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魔王重生 第七章 课外兼差

时间:2017-11-27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0 编辑

  昏昏沉沉之中,光又感觉到下面的分身有种被人舔弄的反应。
  (对了,那时和小艾完事后就睡着了,被回来的若叶唤醒之后才发觉到小艾已经离开了我的身体。之后,和回来的若叶和玲说明原因之后,小艾和侍女蕾娜决定暂时留在这里(看来对我很满意的样子),而若叶倒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只是要我明天乖乖上课。)
  (……那现在应该是隔天的早上了吧?只记得那天晚上各人忙各人的,虽然之后没人喊着要和我做爱,但是玩得也够累了,结果变成我是最早睡的。)
  (那现在………难不成又是……?)想到这里,光打开双眼-原本以为是妹妹玲的杰作,结果眼前一亮,原来是艾鲁美丝女王的侍女蕾娜。
  「你……?」发觉到是蕾娜的光,露出一副出人意料之外的表情。
  「啊,主人,早安。」发觉到光醒来的蕾娜停下了原本舔着光的分身的嘴,一边问好一边手还搓弄着光的分身。
  「怎么是你?你应该待在女王的身边吧?」
  「女王命令我,从今以后成为你的贴身侍女,无论身心都将为你所用……」说完,蕾娜又开始舔着光的分身。
  (不行……这样舔下去会出来的……)快感冲击着光的脑袋,让光赶紧叫停:「这样就行了,用你的身体让我更舒服吧。」
  「是的,主人。」蕾娜柔顺地跨坐在光的身上,然后掀开裙子-竟然没穿内裤,让浓密的阴毛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扶着光的分身,接着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好棒~~」一插进蕾娜的阴道中,蕾娜就忘我地喊了出来:「满满的…直顶 …顶进了子宫…」
  蕾娜忘我地狂抽动着,而光也扶着蕾娜的细腰,猛力地将分身顶进蕾娜的阴道之中。
  「啊、啊…」光猛力地顶着,蕾娜被顶得连淫叫声都是断断续续的:「老…老天… 怎么…这…么狠…顶的我…花心…都掉出来了…啊,我…快…」
  「唔~~」当蕾娜达到高潮的同时,光也将精液全数灌进了蕾娜的身体之中。
  「主人……」全身无力地趴在光的身上,蕾娜双手慢慢地抚摸着光的身体:「从今天开始,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我乐意…为你作任何事,就算…要替你生孩子…我也愿意。」
  光爱怜地抚摸着蕾娜的头髮:「那倒不用了。」
  「主人你……嫌弃我吗?」
  「我那会……只是现在说这些不会太早了吗?」
  「太早?」
  「…你现在只要想着如何服侍我就好了,其他的事暂时不用想,好吗?」
  「嗯,主人。」
  之后,两人起身,敬业的蕾娜立即替光换衣服。
  (对一位拥有足够训练的女僕来说,能专心地伺服一位好主人是再好也不过了,虽然说以人类的观点来看,魔族长达人类的三到四倍的寿命来说是很漫长。)
  (我当然没办法去让每一位身陷在地狱中的女僕都获得自由,就算我拥有了强大的能力也是一样,光用力量是无法扭转命运的。)
  (如果世界想要改变,我会清除掉所有阻碍我的人,但是现在的世界并没有改变的必要,所以现在的我,就选择了平静的生活,等待着世界想要改变的那一天。)
  想着想着,光和大家已经在餐桌上吃着早饭了。
  「对了,小艾,」光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身为女王的你应该不能来到人间界吧?」
  「是没错。」女王依然一副安然的样子。
  「……难不成你已经……」光还没说完,女王就接着说道:「我已经把位子交接给我妹妹了,反正她一直就很想要我的位子,只是不说而已。」
  光看的出来,女王的表情始终没有任何波动,看来她一直想要离开那个位置很久了,不然不会这么果决。
  「那,有什么计划吗?」
  「嗯……大概想先在这里悠闲地过一阵子吧。」喝着咖啡,艾鲁美丝女王说道:「毕竟在魔界里过惯了忙碌的生活,现在享清闲是时候了。」
  「……反正一句话:这里随时欢迎你们。」吃完早餐的光站了起来。
  「对了,光,今天要早点回来喔。」若叶也跟着起来:「工作有着落了。」
  「喔?这么快啊?」听到若叶的话,光的眼神整个亮了起来。
  「嗯,因为回来后还要开会议,所以务必要早点回来。」
  「知道了。」
  「啊~这下又要忙了。」玲说道。
  「……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有在外面兼差的样子。」女王说道:「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这啊……等我们回来再说吧。」光丢下这句话,就赶紧出门了。
  「喔?」
  「嗯嗯,因为要解释起来需要许多时间,所以……」
  「好吧,你们先去上课吧。」
  「抱歉了。」若叶和玲作了个抱歉的手势,说道。
  中午,光、若叶和玲三人在教室顶楼吃完中餐之后,光边收拾便当边问道:「这次的性质是什么?」
  「还是老样子。」若叶简单地答道。
  「老样子啊……」
  「因为这次地点所在的建筑物满複杂的,而且门禁森严,所以有必要开个小会议。」若叶收拾完自己的便当,说道:「目标只有一个,我不想作多余的事。」
  「我还是在后方援护你们好了。」玲说道:「我可不想再一次拖累你们。」
  「有这点自知之明就好。」光话说完,自楼梯口传来脚步声。
  「嗯。这感觉……」人未到,光已经感觉到大概是谁了:「班长,是你吗?」
  听到光的声音,班长神鸣素子有点吃惊地走出楼梯门,说道:「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光随便敷衍后问道:「有事吗?班长?」
  「嗯……有点事情要拜託你。」有点脸红地,素子说道。
  「拜託我?」光有点摸不着头绪。
  「……去帮忙吧,反正刚吃完,做点运动也好。」若叶以有点诡异的眼神看着光。
  光一眼就看出来若叶的眼神所代表的意义:「拜託,就不能想得正经一点吗?」
  「我刚刚有说什么吗?」若叶的眼神转为俏皮。
  「……算了,当我没说。」光走到素子面前:「带路吧。」
  看着光和素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后,玲说道:「……那位学姐……该怎么形容呢…… 怪怪的。」
  「还看不出来啊……」
  「嗯……难不成?」玲忽然想到什么似地说道。
  「去休息吧,晚上还有事做呢。」拍拍玲的肩膀后,若叶也走下了顶楼。
  「啊,等等我啦。」玲也跟随在后。
  体育器材室那原本应该锁着的门,此时却细细地打开了一个缝。
  而在器材室的一个角落,素子正热情地舔着光的分身:「好棒…好久没尝到了…唔~唔~」
  「喂喂……你说的『帮忙』难不成就是这个?」光有点啼笑皆非地说道。
  「唔…因为…这几天晚上…都梦到主人…和我…做爱…」素子边舔边说道:「把我 …插得…又舒服又爽…每次作梦…都让我…湿了好几件内裤…」
  「这样啊……」光听了之后,便让素子停止舔弄,然后双手把素子抱起来,让分身顶着素子的阴部:「要的话把你的那里露出来。」
  「是,主人…」红着脸,素子把内裤分到一旁,让被阴毛包围的阴户露出来:「请 …享用…」
  「那,就不客气了。」扶着素子的身体,往下一沈,瞬间光的分身全部进入的素子的身体!
  「啊~~好满~~」素子舒服地淫叫着,并且不断地扭动身体:「主人…快捅我… 我要…深深地…」
  「我会好好地让你舒服的~」语毕,光将素子的身体放在跳箱上,然后就开始猛力地抽插着。
  「啊…主人…好舒服…还要…」素子忘我地抱着光,下体迎合着光的动作,一阵阵抽插的声音不绝于耳:「快…插死我…还要深…深地…怎么…这么舒服…主人的…… 肉棒…继续…」
  「看样子素子已经是相当饥渴了……」光一方面猛力地抽插着,一方面双手也不安分地揉弄着素子的乳头:「说,你现在想的是什么?」
  「主人的……肉棒…」
  「想不想继续下去?」
  「要…」
  「那你应该要怎么作呢?」
  「请…玩弄我的身体吧…」素子有如梦呓般地说着:「我的身体、我的胸部、我的蕩穴、我的一切……都是主人一个人的……啊~~」说着说着,素子已经达到了高潮了。
  看见素子达到高潮,光便将分身抽出来。
  「啊~不要拔~」素子有气无力地哀叫着。
  「还有呢。」光将素子翻了个身,然后抱着向着自己的素子屁股,握着分身就插进素子的阴道之中。
  「啊~~」素子像是获得甘霖般地叫了一声:「好…好满…」
  「你现在……是我的什么?」
  「是主人的…爱奴…」素子身体还趴在跳台上,屁股下意识地随着光的抽插而摆动着:「永远……属于主人一个人…」
  「好,那我就给你奖赏吧。」
  「啊…谢主人……啊~~不行了……主人……」随着素子极快的第二次高潮,光也顺水推舟地将精液射进了素子的身体中。
  「这样就灌溉了一个……嗯?」刚喘口气的光忽然感觉到有熟人的气息接近-一般来说,只要和光做过爱的少女,只要接近光都会感知到,不过刚睡醒时会无法分辨是谁。
  「……奈留,过来吧。」随着光的声音,奈留关上门,来到光的面前:「主人果然在这里……唉呀,素子已经先一步享用过了吗?」
  「你也想吗?奈留?」
  「当然,早上一看到主人,那里就……」奈留掀开裙子,只见湿透的内裤还缓缓滴着液体-那除了淫液之外没有别的。
  「那,你自己上来动吧。」光躺在地板上,让自己的分身直指向天-虽然射过一次,但是根本没有萎缩的样子:「不让我射出来不准离开喔。」
  「是,谢谢主人!」奈留露出欣喜的样子,立即脱掉内裤,坐上光的身体,「噗」的一声就让光的分身进入自己的体内了:「啊~~~~好舒服喔~~」
  在奈留不断地套弄和淫叫中,光此时却在想着一些事情:(以我的力量,虽然还是无法让他们在意识上恢复正常,解除对她们的控制,但是让她们在这方面获得满足,这应该不是问题-虽然可能会造成类似「上瘾」的情况。)
  (而且这样子持续和她们做爱,她们的外观也会因为我的力量而逐渐有着明显的美化,而且也会激发起她们体内潜在的力量,我想,这也算是另一种的补偿吧。)
  等到光第二次爆发,奈留已经洩了起码五次以上。
  「啊啊…好棒喔…」光将已经陷入失神状态的奈留靠在另一个跳箱边,而此时素子也总算有力气起身,一站起来,光的精液就自阴道中流出来,滴在地板上。
  「……素子。」
  「是,主人。」
  「顺便告诉晴香和响子老师,有需要的话就来找我,你们应该知道我在哪里。」
  「是,主人。」素子回答完后,不自觉地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
  「谢谢…主人…」虽然身体还沉浸在高潮中而无法行动,但是奈留还是回应了光的话。
  休息完后,三人整理完衣服,就由光利用瞬间移动到屋顶上,然后三人才各自下去,回到原班级上课。
  放学后光、若叶和玲三人在回家的路上。
  「……你準备怎么安置她们四人?」若叶突然的一句话,让光有点措手不及:「耶?什么?」
  「别装傻了。」
  「……知道了啊……」知道了若叶话中的含意,光老实地说道:「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虽然明知道她们已经无法恢复正常,但是……」
  「我不会阻止你对她们作什么,因为毕竟那也不是你愿意的。」
  「若叶……」
  「而且连我都着了你的道,就算你叫我当街和你做爱,我也只有点头的份。」若叶说道:「不过对你而言,她们四人不应该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吧?」
  「……其实我整个下午都一直在想这件事。」光说道:「但是却想不出一个有效的办法出来。」
  「把她们四人接来家里住不就得了?」玲在一旁说道:「这样艾鲁美丝女王和蕾娜姊姊也有个伴啊。」
  「那这么简单啊,虽然是不错的主意……。」光说道:「想要这么做,就得先摆平她们的父母才行。不然想闹出社会问题啊?」
  「哥的力量应该可以摆平吧?」
  「呵,想试探你哥哥的能力啊?」光敲了玲的头,玲也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看来也只有这方法了。」若叶说道:「别忘了,因为你的关係,她们现在大概都拥有了超越一般人类的寿命……别忘了你哪一次有体外射精过。」
  「……连这点都被你看出来了……等等,我是根本拔不出来啊…」光连忙辩解:「我也不想十个月后突然出现某人抱着孩子向我要奶粉钱。」
  「这点就请你放心吧,除非你真的想要,不然绝对不会有人会怀了你的孩子的。」
  「……难说。」
  「好了,等差事完了再继续讨论这问题。」若叶转移话题:「该不该让女王知道我们的『兼差』?」
  「说比较好,省得她乱猜。」光说道。
  「暗黑仕事人?」听了若叶的话,女王露出疑问的表情。
  「简单地说,就是专搞暗杀的杀手。」若叶继续说道:「我和光自小就修练着『草剃流古武术』,虽然光无法发出草剃家独有的红色火焰,但是就武术造诣上来说已不输给一般人。」
  「你这样说好像我很弱的样子。」光发出不平之鸣。
  「就某些程度上是如此。」若叶继续说道:「不过从去年开业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接了四个工作,虽然都很成功就是……」
  「这次和上一个工作只间隔了两个月,和之前比起来算快的。」光接着说:「虽然这次的价格并不诱人,或者说可能会倒贴也说不一定,不过作作好事是应该的,因为这次目标似乎干了不少不堪入目的事情的样子……」
  「……这次委託者不只一个人,或者说,是目标所加害者的亲人才对。」若叶说道:「虽然她们提供的金额实际上很多,但基于那些钱都是她们辛辛苦苦所赚来的钱,我们只拿了一半而已,另一半就请她们自己留着好好过日子了。」
  「……总觉得好像在作慈善事业一般。」玲说道。
  「没办法,本来我们是準备分文不取的,但是……总而言之是凹不过她们的眼泪就是了。」若叶说道。
  「……没想到人类社会也有这么有趣的事啊……」蕾娜说道。
  「那我们就在这边等你们回来了。」女王一副悠闲的样子:「以你现在的能力应该不成问题才是,小光?」
  「……确实如此。」若叶说道:「不过……『小光』是只有我才能叫的,女王大人拜託你换点别的吧。
  听到若叶的话,女王只是笑笑,没作任何表示。
  次日,报纸以显着的篇幅报导着前些日子因为一起姦杀案件而被警方当作嫌疑犯的某大亨之子,清晨被发现死于公司的总经理室中,虽然有多重保镖保护着,却依然遭到像是被火焚身一般,全身烧伤面积达到95%以上而死。
  之后警方也在房间查到关于姦杀命案的相关证据,确认已死的大亨之子就是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