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球赛–未来篇

时间:2018-02-08 对于铃木富一郎来说,没有甚么比坐在他那办公室之中更惬意。
他是这一家大百货公司的总经理。当然,他今天有这样的成就,绝不是他有甚么的能力,而是因为祖荫。这一家大百货公司,是由他的父亲所创立,他的家族拥有最大的股份。因此,顺理成章地,他就成为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他本身是一个庸才,不过,公司一切已经上了轨道,加上手下有一班能干的助手,所以,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影响。
事实上,他的父亲临终时,把公司最大的实权,交给了自己两个弟弟,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只不过是一个庸才,所以,他并不放心把家族的业务交给儿子。
铃木对此虽然心中介意,却无可奈何。因为,父亲规定,公司的一切,要由董事会中多数通过才可以执行,而两个能干的叔叔,加上几个小股东董事,当然就是掌握了公司的大权。
那么铃木是否就甚么事也没有得做呢?当然也不是。
铃木在公司之中,也抓到了一些权,这一个权,就是管理保安部。
大百货公司的所谓保安部,要做的事情其实十分简单,那就是防止高买及盗窃等等的事务。
对于如何防止高买,铃木完全毋须担心,因为属下的保安经理已代设计好了一切。所有重要的地方,都装了二十四小时录影的录影机,又有保安警钟。至于便装的保安人员,更经常藏身于售货员札顾客之中,既防止外窃,又防止内盗。
既然这样,铃木有些甚么可以做呢?那是他觉得十分有趣的——戏弄那些被捉到的高买。
高买的人有各种各样,其中有下少,都是贪小便宜的人,也有一些盗窃成僻。其实,很多人都有钱,却偏偏喜欢盗窃。面对这些人,铃木自觉有一种无上的权威(这是毫不奇怪的,因为,他在公司之中,其实毫无地位,只有在这种无力反抗、也不敢反抗的人面前,他才可弄权)。他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令对方难堪,而令他更加得意的就是,在这一种奇怪的游戏之中,他经常有一些意外收穫。
为了使这一种游戏进行得更加有趣,铃木特别在他的总经理室后面,闢了一个特别设计的房间。当然,他要设这样的一个房间,并没有人干涉他,因为他的叔父们也都认为,让他管一些事,总比不管好,一点不管的话,他可能反而会花更多的心思来思考如何夺权。
既然得到默许,他玩游戏就玩得更加的起劲,更多花样了。
不过,一直以来,倒未有发生过甚么事。那是因为那一些惨被他戏弄的对象,事后都不敢出声。毕竟,偷窃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不可随便宣扬。
今天,铃木又坐在办公室之中,在等候新的猎物。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进来。』铃木说道。
开门进来的,是保安主任,他对铃木说道:『总经理,又捉到了一个。』他的手上,拿着一盒录影带,递给了铃木,并讨好地说:
   『总经理,今天这一个,你一定会觉得很有趣。』
保安主任当然知道铃木的嗜好,他也有意讨好铃木。只要铃木喜欢,他的地位就可以保得住。
铃木点点头,说道:『你先把他带到贵宾房去。』所谓『贵宾房』就是他戏弄高买者的地方的绰号。
   『知道了。』保安主任退了出去。
铃木把录影带放进了录影机之中,画面出现了公司的内衣部。
铃木被画面上的一个顾客吸引住了。虽然是黑白录影带,但是,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少女,她背着一个挂袋,一只手,正把一个胸围放人袋子之中。
她有着十分娟好的样貌,面上神情却十分紧张。显然,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她一连偷了三个胸围,然后,匆匆地转身离去。
不用再看下去,也都可知道,她一定是跟着走出公司的大门,自以为神不如鬼不觉,却在大门口被人截住。
铃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他按了一下电掣,椅子后面的一道门打开,他走了出去。那裏,有一个小小的通道,紧接另外一道门,那是一道玻璃门。但是,玻璃是特製的,只能由这面看过去。
他现在可以清楚地看见室内的情形。在那张桌子上,放了那个手提袋,以及三个胸围,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就坐着那少女。
铃木一看,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那一个少女,样貌竟是如此的漂亮。
刚才看录影带,他已经觉得,那一个少女样貌娟好。不过,录影机的镜头拍摄时离她并不太近,而且又是由高向低拍摄,所以,看得并不太清楚,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这个少女大约只有十八、九岁,有一双很大的眼睛,鼻子高而略带圆形,配上那樱桃小咀,一看就知是一个十分活泼的少女。
只是,她现在却低着头,似乎面带忧色。
铃木按了一下电掣,那一道玻璃门打开,他走了进去。
那个少女抬起头来,她现在的神色,显然更加的惊惶。
铃木故意扳起面孔,然后坐到椅子上,开口道:『你知道偷窃是很严重的罪行吗?会被判坐牢的!』
少女更加惊恐,她几乎流出了眼泪,,说道:『先生,我知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铃木心中暗笑。每一次,他都先后用这一招。这一招,一向都是十分奏效的,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好了,现在我问你,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铃木说:『你叫甚么名字,今年几多岁了?』
   『我叫冈田高士子,今年十九岁,我是美知大学的一年级学生。』少女说。
铃木心中又惊又喜,对方竟然是一个女子大学学生,那真是很难得的机会了。
   『你住在那裏,父母做甚么的?』铃木问道。
   『你要告诉我的父母吗?』高士子急得流出眼泪:『先生,千万不要,我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如果知道了,他们……』
铃木感到更加奇怪了。原来,对方的父母都是大有来头的人。不过,另一方面,他的心中也更加得意,因为,对力越不敢张扬,他就可以越玩得放肆。
   『告不告诉你父母,是另外一回事,你总得先把名字告诉我,知道吗?』铃木说。
高士子无可奈何地说出了地址和父母的姓名。他们两个,都是大学教授。
铃木望着高士子,问道:『好了,你为甚么要做高买?』
   『先生……』高士子哭泣了起来,说道:『其实我不是有心偷窃,只是和同学打赌,他们说我不敢做这样的事,我一时贪玩,才干出了这样的行为。现在,我十分后悔,我愿意赔偿一切,两倍、三倍付款也可以,只求你放过我,我以后也不会再犯了。』
   『你如果只是贪玩,为甚么不偷一些小玩意,却去偷胸围?』铃木问。
少女的面一下子变得通红。她说道:『那是一个女同学告诉我,胸围部门最没有人注意、最容易下手,所以,我才……。』
铃木故意沉默不语,一时之间,室内的气氛一片死寂。
   『好了,你站起来。』铃木说道。
少女依话站了起来。她的身材修长,有五呎四吋高,发育得十分好,虽然穿着一件鬆身的T恤,但是可以看得出,她的身材十分好。她的下身,则穿着一条牛仔裤。
她的眼中,流露出恳求的神色,并惶急地望着铃木。
   『通常,对于高买者,我们有两种处理方法。』铃木说:『一:报警,警力自然会把偷窃者控告,你有看墙上的那些新闻吗?』
这个『贵宾室』墙上,贴着很多的新闻,都是一些高买者被判入狱的消息。
   『不、不要。』高士子说道。
铃木的面上流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他说道:『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找们是用来对付那些未成年的少男少女,那就是通知他们的家长,由他们负责赔偿和管教。』
   『不,不……』高士子颤声说道。显然,她也十分害怕这一个方法。
   『唔,你刚才说今年几岁了?』铃木故意问道。
   『我今年十九岁。』高子说道。
   『那么说来,你不属于未成年少女,那我们只能採用第一个方法了。』铃木说。
   『先生,求求你。』高士子跪在地上哀求,她的眼中,流出了眼泪。
铃木心中暗暗得意,他说道:『你先起来,事情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少女听见铃木这样说,不觉大喜。她站了起来,说道:『先生,如果你原谅我的话,我甚么也愿意做。』
铃木慢吞吞地说:『那么,就要看你是否愿不愿意合作了。』
高士子说道:『我愿意合作。』
铃木望着高士子,突然问道:『你很喜欢这几个胸围吗?』
听到铃木这样的询问,高士子的脸,马上红了起来。她低下头来,把弄着衣角说道:『我只是随意乱拿的。』
铃木拿起了那三个胸围,其中两个,是粉红色的,半带透明,另外的一个,则是黑色通花的,都十分性感。
   『你以前有用过这样的胸围吗?』铃木问道。
   『没有。』高士子低声说。
   『对了,你是大学生,在学校,并不适宜穿上这么肉感的胸围。』铃木一面说,一面把玩着那三个胸围,他看了看上面的尺码,三个胸围,都是三十五吋的。
   『你的胸脯有三十五吋吗?』铃木问道。
高士子略为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是用这一个尺码的。』她一面说,面红透了,害羞的样子,使铃木更觉得有趣。
   『从外面看,你的双乳以乎没有这么大。』铃木说:『你现在用那一种胸围,给我看看。』
高士子十分吃惊地望着铃木,说道:『不,先生,不要。』
铃木慢条斯理地说:『我本来是想帮你的,既然这样,也就算了,我只好通知警力。』他一面说,一面拿起了电话。
高士子面上又流露出十分惊惶的神色,她说道:『请不要这样。』她顿了一顿,说道:『我用的只是很普通的胸围,没有甚么好看的。』
   『真的很普通吗?人家说,大学女生喜欢用前扣型的胸围,你是吗?』铃木问,同时目光灼灼地看着高士子的胸脯。
高士子低下了头来,一句话也不说。
铃木走到了她的身边,说道:『怎么样?让我看看,我就放过你。』
   『真的让你看看,就算了吗?』高士子似乎下定了决心地说。
   『当然,我只不过想看看。』铃木得意洋洋地笑着说。
高士子咬了咬牙,便把自己身上穿的那一件T恤扯起,她那雪白的胸脯露了出来。
她的身上,果然只是戴了一个十分普通的胸围。那是一种廉价货,而且,已经颇为陈旧,显然已用了相当时日。
那一种古老的胸围,胸罩部份相当大,把她的整个乳房都裹住了。但是,只是从外面观看,也可以知道,那裏十分巨大,三十五吋,相信是真实的数字。
铃木的目光,完全被吸引住了,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要怎样做。
高士子的脸孔,红得就像发烧一样,她站在那裏,一动也不动,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姿势却自然而诱惑。
铃木吞了一下口水,说道:『原来你用这么旧式的东西。』
他的脑中,在翻转着。过去,他也曾经如此戏弄过一些女高买。但是,到此地步,他通常也就会作罢,任对方离去。
那是因为,他自己的心中也都十分明白,如果搞得太过份,公司可能就会受影响,几个叔父,也不会放过自己。
何况,他在过去利用这种方法戏弄对方,只不过是一种报复心理,以企图表现自己的权力。他有的是钱,要玩女人的话,多漂亮的女人也可以玩得到。事实上,公司中不少漂亮的女职员,都主动的向他投怀送抱,他何必要冒这样的险呢。
但是,今天面对眼前的高士子,他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佔有慾,他竟然想真的把对方佔有。
那也是十分正常的。过去,那些高买,也有不少学生,不过,却未试过有大学生。而且,高士子的肉体是那么的丰满,一对大木瓜摇晃摆荡,人又是那么的漂亮。还有,她那一种含羞的表情,也是引人遐思的。
事实上,过去捉到的一些女高买也有身材很好、样貌漂亮的,但她们绝大部份是惯匪;有些则是职业女郎,甚至主动向铃木暗示,可作肉体的交易。那反而把铃木吓怕,他不是一个不懂分寸的人,当然明白乱搞的后果。
但是,面对高士子,他却想去冒险一下。
高士子见铃木不说话,于是放声地问道:『我现在可以离去了吗?』
铃木被她的说话惊醒,立即沉着脸说道:『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你……』高士子急得想争辩道:『你刚才不是说,看看就可以让我离去吗?』
   『你以为我真的要看你的胸围吗?』铃木说:『我是要看看,你是否有偷其他的胸围戴在身上,明白了吗?』
   『那你现在已经看过了,就应该让我离去啦。』高士子说道。
   『哼,我看不清楚。』铃木说:『首先,我怀疑你的胸脯有没有这么大。你这一个胸围,又是这样的密封,难道不可以把其他的戴在裏面,再在外面罩上这一个吗?你们这些高买的人,都是诡计多端的。』
   『我根本就没有进过试身室,怎么会!』高士子急得面色涨红,在争辩着。
   『那是你说的,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进过试身室呢?』铃木说。
   『那、那你想怎样!』高士子说。
   『两个方法,一:是你把胸围脱下来,让我看清楚;另外一个,则是我报警。』铃木说。
高士子又急得哭了起来,她说道:『你,你这不是欺负人家吗?』
   『小姐,你可别乱说话。』铃木说道:『首先,没有人叫你来这裏偷东西。其次,我也没强迫你,要你一定脱下来,一切,都是你自己自愿的呀。』
   『那——』高士子一时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她想了一想,说:『不如这样,你叫一个女职员入来,我让她检查好了。』
   『不,我也信不过我们的女职员。或者,一个折衷的方法,就是让一个女警来搜查,女警是比较可靠的,好吗?』铃木说。
   『你、你……』高士子明知铃木是在威胁她,但是,又想不出甚么方法。
   『怎么样?』铃木催促道。
高士子手足无措,呆呆地站在当场,实在不知道应怎样回答。
铃木微笑着说:『如果你不反对的话,不如我就替你解开、捡查一下。』他顿了一顿,说道:『其实,这也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你在医生面前,不也是经常要让他检查吗?』
他一面说,一面走到了高士子的身边。高士子依然呆立着,并没有作声。
铃木知道,对方已经屈服,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走到了高上子的背后,用手解开了她那胸围的扣子。
高士子用力地挟着胸围,但是铃木却十分巧妙地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腰,高士子的手一缩,那个胸围便挟不住而掉了下来。
铃木的眼睛睁得大大。高士子已经马上用手掩住胸部,但是她那两团丰满的嫩肉,却仍然露出了大半。
那两团肉,就像两个丰满的桃子,而且,由于高士子的双手掩胸,使她那两团肌肉显得更加丰满。
铃木只觉得一阵的冲动。这一种半遮半掩的姿势,乃是最诱人的。他渴望知道,在高士子两手的遮掩之下,到底是甚么。
高士子说道:『现在,我可以走吧。你已经可以证明,我再没有拿其他的东西。』
   『不,还有,你那裤子还未脱下来。偷乳罩的人,通常也会偷内裤。』铃木说。
   『你真无耻。』高士子咬牙切齿地说。
铃木却得势不饶人。他走到了高士子的身边,去解开她那牛仔裤的裤扣和拉鍊。
   『不、不要。』高士子鬆开了双手,用力地扯住了裤子。
她胸前那两个奶子,即因为双手顾着去拉裤子,完全露了出来。
她有两粒又圆又大的乳晕带着淡红色,而在那乳晕的尖端,则是两粒微微突起的乳蒂。
铃木看得呆住了。他看过不少女性的胸脯,但是,论到乳房外型的漂亮,却以眼前的高士子最吸引。
高士子见到铃木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的胸部,吓了一跳,本能的反应,又使她的双手掩住双乳。
铃木见机不可失,马上用力一拉,高士子的那条窄窄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都被这一拉扯脱下来。
高士子又是一声惊叫,她的手向下伸,掩住了自己那神秘部位。
但是,顾得上来,却顾不了下面。那一种的狼狈情形,实在难以形容。
铃木像发了狂一样,把高士子搂入了怀中,手也在她的身上乱摸。她的皮肤,是那样的滑不溜手。
高士子挣扎着,把铃木用力的推开,说道:『你再乱来,我可会叫救命了。』
铃木吓了一跳。他果然鬆开了双手,高士子挣扎着,走到了沙发旁。而且,準备把自己的裤子再次扯上。
   『好,你走吧。不过,那一盒录影带,我却不会把它交给你。』铃木说。
   『录影带?甚么录影带?』高士子问道。
   『你看看,在这裏。』铃木说道,指一指桌子上那一盒录影带。
桌士子呆住了。她不知道,铃木这样说是甚么意思。
铃木打开了录影机,把录影带放了进去,高士子的整个偷窃行动,马上即时显现出来。
高士子面色变得青白,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
她的整个肉体,现在毫无遮掩地显露在铃木的跟前。
铃木简直觉得目不暇给。高士子呆立着时,就像一尊石像一样。她那胸脯,固然漂亮,而在那平坦的小股之下,那一片三角地带,就更加的吸引。
在那裏,铺了一层浅浅的草,柔软地覆盖着那一神秘的部份。
她的大腿修长,肌肉匀称,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高士子望着那录影带,颓然地坐到了沙发上掩面而哭。
铃木坐到了她的身边,把她搂着,说道:『只要你乖乖的听话,那么,等一会,我就把录影带交给你。』
高士子没有说话,依然在哭泣着。
铃木的心中,有一种冲动。面对这个梨花带雨的少女,他有一种优越感,对方已在他的股掌之中,他可以为所欲为。
他的手,开始在高士子那光滑的身体上活动,而且,很快便握住了那两只充满了弹性的奶子。
高士子的身体扭动了一下。她想挣扎,但终于还是停下来,任由铃木活动。
铃木把她轻轻地推倒在沙发上,自己则站了起来,把所有的门都上了锁。然后,按了一下对讲机,说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走进来。』
他再次走回高士子身边。高士子躺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
铃木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然后坐到了高士子的身边。
   『报纸上说,你们女大学生最喜欢玩性爱游戏,在大学校园之中,开无遮大会,是不是真的?』铃木一面问,一面用他的双手,恣意地揉搓着高士子那两个桃子。
高士子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甚么。
铃木捉住了高士子的手,把她放到了自己的阳具上。
高士子『呀』的一声,马上把手缩了回来,面色也变得通红。
铃木说:『不要告诉我,你从来也没有碰过男人的这玩意。』
高士子并不哼一声,她只是任由铃木在她的身上贪婪地抚摸。
铃木再次把高士子的手放到了阳具上,说道:『好好地替我抚摸。』
高士子的面上,再次流出了眼泪。但是,她今次却不敢再缩手,只是默默地在抚摸着铃木那丑恶的男性器官。
铃木的手开始向下移动,越过了那一片草地,再向下移动。
他的手,触摸到了高士子的阴户,而且发现那裏一片湿润。
眼前的高士子,紧闭眼睛,任由对方活动着。
虽然,她的内心是在不断地抗拒,但是,在生理方面,却无法抵受铃木的那一种刺激。
铃木虽然十分兴奋,但是,他到底是一个调情的高手。老实说,他玩女人的经验十分丰富,完全懂得怎样去挑起对力的情慾。
他的咀巴,亦开始向下移动,首先吸吮那两粒突起了的小樱桃。
高士子的身体扭动了一下,而且后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口裏不停发出哼哼哦哦的声音:『呀……哦……唔……呀……哦……』
而铃木的手,更发觉那鸿沟之中,爱液正源源地涌出。
他的咀巴继续向下移动,来到了那泉水淙淙的地方。
他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吻那一处湿润的地方。他深懂其中的诀窍,专门向对方的敏感地方刺激。
高士子的身体,开始了强烈的扭动,并叫道:『不,不要。』
而她的手,却忍不住在铃木的身体上活动,开始不停地抚摸着。
铃木坐在梳化上,把高士子拉到自己身边,说:『来,你也为我服务。』
高十子露出惊恐的神色,说道:『不,不要这样。』
   『你忘了那录影带吗?』铃木竟狠狠地说道。
高士子变成了一只听话的小羔羊,不敢再反抗。
她笨拙地用自己的口,开始去接触铃木的肉棒。她显然是不懂得怎样做才对。
   『轻轻地,唔……啊……好……好舒好舒服呀……唔……呀……』铃木在指导着,他亦不时发出了低吟。
高士子慢慢地懂得了其中的技巧。虽然她极端的不愿意,但是却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铃木只觉得那是一种极大的享受。过去也有不少的女子为他作同样的服务,但那些女子却是富有经验的,怎及得眼前这少女。
铃木再也无法忍耐,他再次把高士子推倒在沙发上,而且把她的大腿向两面分开,开始正式的攻击。
高士子『呀』的一声叫了出来,面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而且眼眶滚落泪珠来。
铃木只觉得那通道是如此的狭窄,简直难以通过。但是,在他活动了几下之后,高士子开始可以接受他的猛烈攻击了。
铃木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激烈,而高士子最初的痛苦表情,也已经渐渐的消失,而且开始发出了愉快的呻吟声。
她的反应,令到铃木更加兴奋,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他在高士子的那一连串喘叫声之中,达到了高潮。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铃木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他发现那地毬上,竟然有一点点红点。原来,这竟然是高士子的第一次,他的心中不禁有一点内疚。他递了几张面纸给高士子后,匆匆穿回衣服。
然后他取出了那一卷录影带以及那三个胸围,放在纸袋之中,递给高士子,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离去。』
高士子不说甚么,只是穿回了衣服,拿过了那个纸袋,把那三个胸围取了出来,掷在桌上。泪水从她的眼睛涌出来,脸上则流露出怨毒的神色。她对铃木说道:『谢谢你今天给了我这么一个永恆的回忆。有一天,我也会给你一个永恆的回忆。』
铃木的面上,略带惭愧之色,而且高士子眼中的那一种怨毒的眼光,使他不禁感到一阵心惊。他不敢再说甚么,只是任由对方走了出去。
铃木依然在掌管着他的王国,而且变本加厉。
对于高士子的事,他只惭愧了一会,也就事过情迁。
而且,由于有了高士子的经验,他变得更加的厉害。
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性,他都会佔佔对方便宜。
利用这一种手段,他已经玩弄过不知多少女子。而令他十分得意的就是,所有的受害人,在事后都不敢报警。
由于完全没有事发生,更加令他的色胆大壮。
这一天,他坐在办公室之中,又见到了保安经理走进来。
   『总经理,今天又有一个合你心意的人了。』保安经理说。他当然知道铃木的一些所作所为,而且也知道他对漂亮的女性特别有兴趣。
和往常一样,他先看看那一盒录影带。录影带中,出现了一个漂亮女郎,她的年龄大约二十五、六岁。
在录影带中,她亦正在偷取胸围。
(女人都那么喜欢偷胸围。)铃木想。
他心中大喜。今天,他又可以让自己发洩一下了。
他走进了贵宾房。那个女郎,已经坐在椅子前。另外,尚有一个男人,正在修理甚么。
   『你是干甚么的?』铃木向那男人问道。
   『我是负责保安系统的修理。今天有点小毛病,我来修理。』那个男子说。
   『搞妥了吗?』铃木问道。
   『马上就可以了。』那男人说。他站了起来,向铃木和那女郎打量了一下,说:『对不起,打扰你了。』便离开了『贵宾房』。
铃木把所有的锁都锁好,把电话挂起,房子现在装了隔音设备,在裏面真是别有天地。
他现在坐回椅子上,细心地打量着那女郎。
女郎的神情有一点紧张,她的外貌,却深深吸引着铃木。
她的年龄大约廿五、六岁,有一把长长的秀髮,眼睛又圆又大,而最吸引人的,却是她的胸脯。她穿了一件窄窄的T恤,那两个乳房,就像要裂衣而出似的。
她整个人都十分成熟,有一种迷人的风采。
铃木打量着这女郎,她并不算得上是绝色美人,却有另外一种韵味。
   『你叫甚么名字?』铃木向对方问道。
   『我叫大野芳子。』女郎说道。
铃木看了看桌子,上面放了一个胸围及一条内裤。
   『这些东西是你偷的吧.』他问道。
   『我、我……』大野芳子支吾了一会,说:『我其实只是忘了付钱。』
   『哦,忘了付钱。』铃木笑着说:『那么,我通知警方,由他们来向你收钱吧。』
   『不、不要。』芳子惊慌地说。
   『哦,好了,你告诉我,你的职业到底是甚么?』铃木问。事实上,知道对方的职业是十分重要的,有一些职业女性,并不害怕对方的恐吓,但可以用利诱的方法得手。
   『我是一个歌星,不过尚未成名。』芳子说:『不过,最近已经有公司找我签约,所以,求求你,不要报警。』
   『你不是说只是忘了付钱吗?既然这样,你可以向警方解释呀。』铃木说。
   『好了,你不要咄咄逼人,我承认一切好了,你想怎样?』芳子说。
   『好,爽快,我最喜欢爽快的人。』铃木说:『那么,你认为怎样?』
   『你要求怎么样?』女郎说:『我想,你并不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你也有你自己的一套吧?』
   『好聪明的女孩子。』铃木说:『我听说,你们歌星十分容易和男人上床。』
芳子说:『听你的话,我想你有意思叫我和你上床。』
铃木『嘻』、『嘻』笑了两声,心想这一个女子,可真厉害。
   『你第一次这样要求那些偷了东西的女人这样做吗?』芳子问:『我想绝对不是,你可以告诉我,这是第几次呢?』
   『为甚么这样问?』铃木嘻皮笑脸地说。
   『你不是说,我是一个爽快的人吗?我想你也同样的爽快。』芳子说。
   『反正你不是第一个。』铃木微笑着说。和这样的一个女人交往,又有另外一种特别的滋味。
   『你这样算不算滥用职权?』芳子咄咄逼人地问道。
铃木觉得有一些可笑。现在,似乎变成了自己是一个受审问的人,而芳子反而是审问者。
   『我应该怎样回答你呢?』铃木微笑着说:『你认为算不算?』
   『当然算。』芳子说:『通常,女人都肯答应你的要求吗?』
   『如果不答应,那么,她们就要去见见警察,由警察来处理了。』铃木说:『所以,我认为我不是滥用职权,我只是给了她们多一种选择。其实,女人和男人干那一回事,对她们本身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那要看对手怎么样。』芳子说:『如果是不中用的家伙,反而是一种折磨。』
   『你要试试吗?』铃木说道。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芳子说。
   『没有,』铃木道:『除非你愿意见警方,由他们来解决。』
   『好了,别再说警方了。』芳子说:『我们的战场在那裏?就在这裏?』
   『对呀。』铃木说:『我在这裏已加了很多设备。你看那一张沙发,可以变成一张床,至于另外一间房间,则是一个小小的洗手间。』
   『你倒设想得十分周到。』芳子说。
她开始把那一件紧紧裹在身上的T恤脱了下来。
铃木只觉得跟前一亮,芳子裏面只戴了一个十分暴露的胸围,两个十分丰满的乳房已经露了一半出来。
那两团肉,真的十分丰满,而且看来充满了弹性。
芳子把胸围的把子解开,两只奶子就向前弹跳了出来。
两个奶子就像吊钟一样,在前端是两个又圆又大的圆晕,然后,是两粒棕色的小葡萄。
铃木看得猛吞了一下口水,那裏充满了诱惑。
芳子微微一笑,她把那牛仔裤也褪了下来,在那牛仔裤之下,是一条薄薄的三角裤,在那三角地带是一片黑色。
铃木只觉得自己的阳具,马上坚硬地扯起。
芳子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怎么样,你欣赏我的身体吗?』
铃木道:『你有一具那么诱人的肉体。』
   『那么,你还在等甚么?这是你的猎物呀。』芳子说。
铃木只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着。他伸出了手,猛地一下按在芳子的肉球上。
芳子的身体向后一缩,说道:『老实说,我觉得你这个人真无耻。』
   『为甚么这样说?』铃木笑道。
   『用这样的方法来胁迫女人,你说是不是无耻?』芳子说。
   『我是无耻,不过,也要你情愿。』铃木笑道。
芳子微微一笑,她把自己那最后的屏障也都解除了。
铃木只觉得自己的手在发抖,芳子的身材的确一流。
他急不及待,把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脱去,然后向芳子扑了过去。
芳子说:『别那么急色,躺到梳化上去,我现在就替你来服务。』
铃木依照对方说话,躺在那一张的沙发床。芳子走到他身边,开始和他热烈地吻了起来。
然后,芳子的咀巴开始向下移动,她移到了铃木那最敏感的部份。
她的确是此中的高手,她的舌头在不断地活动,使到铃木有一种强烈而刺激的感受,他的大脑神经,似乎都被绷紧了。
眼前的芳子,和以前他所遇到的那些女子都不同。以前,他威迫利诱,一切都由自己採取主动,但是眼前的芳子,却一切都採取主动,使他另有一番滋味。
他那最敏感的地方,正在芳子那樱桃小咀中进出。
铃木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他的手也在芳子那滑不溜手的身体上不停地活动着。
芳子坐到了铃木的身上诱导铃木进入。
铃木只觉得,她那一片方寸之地十分湿润,而且有一种火烫的感觉。
芳子变成了一个骑师,她在铃木的身体上奔驰。
她的身体一上一下,活动得十分厉害,而她胸前那两团充满了弹性的肉球,也在一上一下地抛动。
铃木忍不住用手去握住了那两个乳球,用力地搓捏。
   『呀……噢……好……啊……好刺……好刺激呀……呀……啊……噢!』芳子也开始发出了一声声的呻吟。
这些的声音,使到铃木的感受更加的强烈。
芳子的活动现在更加的激烈,她猛地活动了两下,铃木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受控制,达到了最后的高潮。
一切,又再次回复平静。
芳子站了起来,说道:『你躺着休息一会,我先去清洁一下。』
铃木点了点头,这一次,的确十分的疲倦,因为芳子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劲道和力量。
十分钟以后,芳子从那小小的洗手间走了出来,而且已经再次穿上了衣服。
她的面上,带着一丝十分古怪的微笑。她对铃木说:『怎么样,你不去清洁一下吗?』
   『你先不要走,在这裏等等我。』铃木说,他匆匆地走进了洗手间。
当他洗完,由洗手间走出来时,只见芳子坐在沙发上,口中吸着一枝烟,正好整以暇地等待。
   『芳子,今天真的令我难忘了。』铃木对她说道。
   『你已经满足了你的兽慾,现在把那一盒录影带交还我,让我走吧。』芳子说。
铃木把那一盒录影带交给芳子,芳子把带子放入了手袋中。
   『芳子,我们以后还可以再见面吗?』铃木说道。
   『你对我感兴趣?』芳子吸了一口烟,说:『好呀,不过你要找我,先找冈田高士子吧。』
   『冈田高士子!』铃木十分奇怪,那是谁呢?
   『就是第一次你利用权力佔有的那个女孩。』芳子说。
铃木马上记起来了,他记起那怨毒的神色——他心头一震,问:『你和她有甚么关係?』
   『我是她僱来的。』芳子说:『刚才的一切,都已经拍入了录影带中。明天,就会送到各大报馆去,那时你便可以成为名人了。』
   『甚么?』铃木只觉得额头冒汗,刚才那个修理工人,原来……。
   『噢,还有,我忘记告诉你,我是染有爱滋病的。高士子说,要给你一个难忘的回忆。』芳子说。
铃木只觉得全身发软,并倒在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