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尿咏人生

时间:2018-02-03 商务车继续疾驰如风,车厢里也恢复了平静。
  俏婷婷还是那身打扮,上身外罩粉色的甜美公主V领长款收腰双排扣大衣,里面一条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肉色的天鹅绒长筒保暖袜裹着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粉色尖头小羊皮抓皱细杯跟中统靴,再配搭上脖颈上粉色的长围巾、头上雪白甜美气质的浅帽檐勾花兔毛公主帽,银色大耳环和水晶小项链,看起来依然青春靓丽。
  痛苦可以忘却,历史却不可更改,伤好了,伤痕还在!
  看起来完好无损的瓷娃娃,内里却全碎了。粉色的长围巾和雪白的浅帽檐勾花兔毛公主帽都已经带了些许污秽,蒙尘玉女的米色针织膝上裙领口也被撕裂,难掩酥胸粉乳,时不时春光乍现;肉色天鹅绒包臀裤袜已是支离破碎惨遭开裆,而雪白的绸缎蕾丝奶罩和三角小裤衩早已蕩然无存,内里全然真空。一双柔荑玉手被绒毛手铐铐着不算,还用软手铐吊在车子第三排左下角的把手上,无助且无奈的女孩子只能任我鱼肉了。
  记得我们上中学政治讲唯物唯心的时候,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利特曾提出「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也许表明了她现时的心境。
  「白秋你这个臭流氓,你太坏了!你不是人!让我下车啊,让我走!」俏婷婷无力抽泣着哭诉着,俏脸上泪光盈盈梨花带雨,煞是惹人怜爱。
  「别动,让爷亲一会!习惯就好了!」我上下肆意亲吻着俏婷婷刚替我品箫嚥了精还带着点腥臊的小嘴儿和粉嫩高耸的奶子,俏婷婷麻木地闭上眼睛忍受着,此刻在这里,她决然逃不出我的魔掌,内心充满了屈辱哀怨,只能耐心等待我的兴奋彻底消退。
  「呜……呜……」俏婷婷抽泣起来,从进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以来,她就惹男的喜欢,也很喜欢男人往自己身边贴的感觉,她常常幻想与男人在一起的滋味。虽然常常内心责怪自己轻浮,可刚才却是被强姦了,难道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报应吗?
  破碎的针织裙、断带的胸罩、撕裂的内裤,看到这些俏婷婷知道自己今天彻底毁了,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也许就此改变了她的人生曲线。
  「白秋,求求你放了我吧!」她无奈地哀求着,「要我放你,呵呵,我哪里捨得哦,婷婷你太适合做婊子了,男人就稀罕你这样的女人,年轻漂亮的青春玉女,有身材又有气质,小模样、小嫩逼,经看又耐干。老子今天好好餵了你,以后还要满满继续餵你呢。」
  俏婷婷闭上了迷人的大眼睛,内心消化着被姦淫的痛苦。也许自己真的天生就不乾净,不然为什么男人都愿意往自己身上靠,她不知道。
  我像欣赏一个猎物般叼着烟卷,淫秽目光冷眼旁观着婷婷的狼狈相,此时的俏婷婷无处躲闪,被铐在车上她没法逃,何况这样半裸着身子,自己也没有勇气冲出去,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
  「白秋,求你了,我受不了了!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都吊麻了,我不跑还不行吗?」她低声恳求着,内心再次唤醒了被强姦的屈辱。不敢想像自己被我这么彻底折磨玩弄后,还有没有男人会要自己。
  我多少动了恻隐之心,解开软手铐放下了婷婷双手,她也不再哭闹,任我在她身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吃着豆腐。不过刚才的贴身肉搏大战让我彻底尽了兴,玩够了便懒洋洋地丢开了被里外蹂躏个遍的俏婷婷。
  斜靠在右侧的月琴身上,想打个了盹儿休息一下,毕竟今天大年二十九,回到江陵还有一大家人需要问候需要抚慰,明天如果按原计划陪叶锋回晴川老家的话,今晚还得惦记着给雯丽交点儿公粮啥的巩固下夫妻感情。
  瞇了一小会儿,却难以睡着,原因其实很简单,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车里的空调开得很足,身边的骚货月琴早脱了外面的黑色高腰羽绒服,穿着性感的黑色高领紧身毛衣和贴身包臀牛仔裤,显得媚骨妖骚,而且下面的黑色棉袜骚蹄和细跟带袢子高跟鞋挤在我的脚之间不停地摆动摩擦,没两下便勾引着我的魔爪伸进她这妖骚美女的紧身毛衣里揉捏着,惹得骚货娇喘连连媚眼如花。
  看着眼前这要人命的小妖精,我暗暗叮嘱自己一定要把持住,突然觉得腰眼子有些发涨发酸,自己是干得有些太过了,便让月琴将我的背包翻出递过来,取出随时不离身的宝贝药匣子,拿了几粒老孙为我专配的「固本延年丹」和「回天补肾丸」想嚥下去,却发现缺点水润喉咙送药。
  「哟呵,白秋你这死赖皮还有熬不住的时候啊,终于要吃药补身体了!」月琴有些夸张但又极低的声音咬着我的耳朵取笑着,「还不都是你这骚货害的!」我瞇着眼笑了笑,表情十分猥琐地瞟了月琴一眼,随手在紧贴自己大腿的美女高挺的柔软胸脯上捏了捏,月琴这骚货哪有半丝羞色,朝我飞了个媚眼儿,端起旁边杯座上的王老吉,轻轻含了半口,微微瞇着双眸,娇艳红唇微微张合,慢慢贴进我的怀里,用她的小嘴儿口对口渡进我的嘴里。
  我被刺激得浑身一个激灵,但接连着又是几口,终于在月琴这香艳侍奉下服了药,好一个媚骨骚货,花活儿就是多,我搂过来上下几口亲得不亦乐乎。
  服了药,有些神清气爽,这时前后座之间隔着的厚重帘子掀了开来,美艳潘莉按下第二排中间的折叠座椅,笑盈盈地沿中间通道走了过来,月琴一见,连忙起身坐到对面去了,让出了位子。
  潘莉在我身边坐下,轻声问了句;「冤家你折腾够了吧?」斜眼看着身侧花容失色有些委顿的蒙尘玉女俏婷婷,突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对不起婷婷,也对不起自己,当然还有就是对不起身边一心一意爱我死贴我的潘莉潘大美人儿。
  往事不用再提,人生已多风雨,我歉然一笑说,「莉儿,不好意思了,刚才没惊着你吧?」「没有啊,我听音乐来着,顺便瞇了一小觉」,潘莉懂事地婉然一笑,也不清楚是真没听到还是假的。
  「快到高速公路休息区了,咱们停一下吗?」她柔声问我,「休息一下吧,只是你告诉娟儿,把车停在一个偏僻点儿的地方。」我叮嘱了一句,潘莉看看身边还被铐着双手的婷婷,懂事地对我点点头。
  车进休息区,远远避开人流在僻静的地方停下,几位美女都下车方便去了,只留下我和几乎哭干眼泪显得没精打采的玉女婷婷。
  「白秋。」「嗯,什么事?」我正闭目养神,被婷婷叫醒后奇怪地看着她,只见婷婷脸红了一阵却没有说什么,不会有什么毛病吧。「没事。」俏婷婷轻咬下唇,脸色的微红并未褪去,有些奇怪的说道。「没事你叫我干什么?不知道我正想好事儿吗。」我小声嘀咕着埋怨着。
  大家都上了车,小车滑出休息区又上了高速,开始巡航起来。
  又过了几分钟,婷婷又道:「白秋。」「到底有什么事,你说啊。」我觉得俏婷婷也太奇怪了,翻来覆去地折腾我。「我,我,我也想上厕所。」俏婷婷一咬牙说了出来。
  「啊,什么?」我吓了一跳。「你想上厕所?」俏婷婷脸色已经红得要滴下血来,点点头小声道:「嗯。」
  早不上,晚不上,偏偏这个节骨眼上要上厕所,这可怎么办,憋坏了她可不行。「你怎么上啊?」我问道。「我,我不知道才问你啊。」俏婷婷看着我一脸无辜。「哎,你怎么不早说呢?刚才在休息区的时候!」我瞪了婷婷一眼,突然想起那时候她即使提出来,我又哪敢让她这么半裸着身子下车去,如果有人看见大美人儿这刚被强暴蹂躏了一番的迷人模样儿,我们哪里还走得了路。
  我想了想凑到俏婷婷耳边说:「要不,我给你找个东东,你就地解决。」俏婷婷恐怕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脖子根儿都红了。在疾驰密闭的车厢里就地解决,也只有我这样的牛人可以想得出来。
  「不行,多害臊啊,我不干!」俏婷婷小声抗议道。「那,你就这么憋着好啦!」想起俏婷婷勾魂美臀上的两个洞洞,我不禁心中一蕩。
  「可人家实在憋不住了呢!」俏婷婷羞愧难当,又要开始抽泣起来。「真的吗?不能憋到江陵吗?」我很关心地问道。「我,我不能。」俏婷婷低头小声道,和一个男生说自己要去厕所,这已经羞死她了。
  「这也不能,那也不能。你说该怎么办啊?」我无奈道。俏婷婷的美臀动了动,满脸通红,看来的确快要憋不住了,想了一会儿咬牙道:「白秋,你快替我找个东西吧!」我瞪大双眼反问道:「想好啦,就……就地解决。」「嗯。」俏婷婷的声音大概只能她自己听到。
  「婷婷等等啊,我马上替你找个东西。」我四下里到处踅摸一下,一眼看见装着那双绝艳的性感妩媚至极、魅力四射的紫色镶嵌水晶鲤鱼嘴性感高跟鞋的中等大小透明塑料袋,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一把抓了过来。
  我先取出这这双鞋欣赏起来,怎么看都显得鹤立鸡群尊贵华美,令人色予魂销的浅口鱼嘴紫色缎面,一块妩媚的黑水晶扣点缀在紫色的鞋头上,更显出紫色的妖娆风情,搭配后半部银色鳄鱼纹拼皮,和银色金属圆棍式样的细高跟儿,彰显出优雅妩媚的本色。
  月琴和叶锋发觉了我的小动作,一双旧高跟鞋当个宝贝似的,拿在手里左看右看不嫌臭,知道我中了毒,瘾给逗了上来,深知我癖好的她们两个,顿时收紧双蹄坐直身子不敢吭声,深怕惹火烧身。
  我将这双女色高跟鞋中美艳高雅的皇后拿在手中慢慢把玩一番,取出里面塞着的那双薄薄的浅灰色长丝袜,没过多久便低声指使着身边的俏婷婷,「婷婷我的心肝儿,把这双高跟鞋套在你的粉蹄子上浪给你哥看看!」
  婷婷此时又羞又急,「死白秋,老捣鼓人家的高跟鞋干什么,人家快憋不住了。」说完她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处境,举起还被铐着的双手,无奈地对我说,「你看人家都这样了,还怎么穿鞋啊!」
  面对酌娇羞无奈的俏婷婷,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她实在有些情急,知道快憋不住了,便探下身去,我三把两把就扒掉了她脚上那双精緻漂亮的粉色尖头小羊皮抓皱细杯跟中统靴子,随即活生生将这双绝艳的紫色镶水晶鱼嘴性感细高跟鞋套在她穿着肉丝袜的一双雪白粉蹄子上面。
  此时,我突然感觉到一种窒息般的惊艳感觉,细细赏来,美艳中带几丝妩媚,优雅中携少许风骚,玉女公主俏婷婷的肉丝配上这双性感的细高跟鞋儿,实在让我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我尽情赏摸着捨不得放手,阴茎渐渐又有挺立粗硬的架势。
  「求你了白秋,别老玩我的脚了,人家受不了啦!」她哀求着我。但我没有理她,抓住俏婷婷的长髮强迫她抬起身来蹲在我旁边的座位上,俏婷婷本能地躲避着,我的这些强迫的动作让她作呕、让她害怕。但我兴发起来浑身透着狰狞透着邪恶,像恶兽一样呲牙向她示威,俏婷婷看也不敢看我一眼,把脸尽量别到一边,只能忍受不敢反抗。
  「来,让你蹲这儿就蹲这儿!」我厉声命令着,看我凶神一般的淫威,她还是默默地承受了又一次的被侮辱,心惊胆战含着眼泪乖乖地收起那双修长玉腿蹲在车子第三排座椅上,只求折磨早点儿过去,早一刻摆脱我的魔爪。
  隔着那条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我亵玩了两下她那薄薄的衣服下轻轻颤动的丰满坚挺的光溜溜的奶子,俏婷婷被我收拾得服服帖帖,此时不敢吭声儿快。
  我随后撩起针织裙的下摆,让她用手抓紧,肉色开裆袜笼着的粉胯中间,一小撮俏皮而又鬆美的黑绒绒油亮亮阴毛,以及粉红色水灵灵羞答答娇滴滴的小嫩屄都在我的面前展露无遗。搭配着两条肉色的天鹅绒长筒保暖连裤袜裹着的修长匀称的大腿和骚蹄上那双性感优雅的镶水晶鱼嘴性感细高跟鞋,身边这凄美绝艳的女色简直要了我命。
  不过,此时的俏婷婷似乎憋不住了,浑圆的小屁股左右翘动着拉出优美的弧线,嘴里哼哼唧唧的,眼中充满了焦急,我看差不多了,便将那只装过绝艳高跟鞋的塑料袋放在婷婷的胯下,但摆弄了半天却总不怎么听话趴在车座上,无法形成一个立体的溺器。
  弄了半天都没有成功,心里多少有些烦躁,抬头看见俏婷婷头上的那顶蔓露卡雪白的勾花兔毛公主帽,带一个圆弧状浅帽檐,罩住她一头飘逸的长髮,显现出无比甜美娇俏的气质,让我有些看呆了。
  「婷婷,你这头长髮真美,钩花公主帽也很漂亮,来,哥借用一下!」我笑着一把抓下她的兔毛公主帽,将塑料袋套进去,上下端详一下实在是天衣无缝完美无缺,于是反扣在她胯下,没忘了取笑几句,「真完美啊,也只有这么精緻甜美上档次的小尿盆才配得上咱的车班公主天龙玉女!」
  「来,张开你的小嘴儿替你达叼着这双性感的肉丝袜子。」我继续命令着,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彻底失身了,俏婷婷害怕我再次打她,乖乖地张开了樱桃小口,半含半叼住了递到她嘴边的丝袜子。这双浅灰色长筒肉丝袜子放在那双紫色细高跟鞋里应该有小半年了,带着几丝骚臭和污秽,让俏玉女的表情在厌恶中又透露出些许羞涩和无奈,凄美和艳绝的感觉让我刚平息了一点的性慾又勃发起来。
  「好了,哥替你準备好了,妹妹别憋着,好好把尿撒出来!注意别洒出来,否则哥饶不了你!」我边说便伸手掏弄着俏婷婷的粉胯和阴毛、阴部,在我言语和动作的双重刺激下,青春玉女的她下面已然湿润,眼看就要珠落玉盘、尿花四溅。
  但也许是被我骚扰,也许是害臊,也许是不太习惯,俏婷婷抓着及膝裙下摆的双手绞在一起,俏脸憋得通红,好半天了,却一滴尿也没解出来。
  我没理她,左手在她的水淋淋的阴部摸完又去摸她俊俏的脸蛋儿,然后是肉丝美腿和性感优雅的细高跟鞋儿,尤其是这双紫色镶水晶鱼嘴性感细高跟鞋,拼接出银色和紫色连接着鞋头和鞋尾,套在俏婷婷的玉足上,其视觉感受充满着性感诱惑,侧面完美的曲线配合金属细高跟的高度,把她修长的小腿衬得淋漓尽致,相信如果配上一条性感的晚礼服,再穿这样一双高跟鞋出席Party或者重要场合,肯定是羡煞旁人!
  挂着窗帘,车厢里有些昏暗,还有若有如无地女性幽香,这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慾。我在婷婷身上大吃豆腐,下面竟然又开始蠢蠢欲动,内部空间似乎已到了极限,我的小兄弟憋得有些难受,顶樑柱开始呈弯曲状,好在身边有的是美艳尤物性感娇娃任我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我看见坐在对面的叶锋,说实话,叶锋在整个天龙的美女群中也算得上是漂亮的,短髮干练脸蛋俏丽,加上个子挺高皮肤白嫩,平时看起来确也让人眼热。车班里兄弟都笑我这个癞蛤蟆终于找到个白天鹅,由他们说去,傻瓜都听得出他们话里的醋意。
  平时闲谈时议论过天龙美女们,波霸魔女叶锋这个天龙叶子楣最诱人的还是她那丰满匀称高耸入云的乳房,不管穿什么胸前都鼓出大大的两砣,不禁让人幻想握在手里会是怎样的舒坦。
  和叶锋接触久了,我感觉她英气的短髮配上俊俏的脸蛋,十六二CM的身高,虽然外表火辣,但性格上却少有对我的违拗,随时充满温柔体贴,眉眼间透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动不动漂亮的脸蛋就羞得通红,让我常常心生怜爱。
  今天叶锋打扮比较特别,外面一件黑白小方格双排扣呢上衣,蓝色高领套头羊绒衣贴身合体,两个大奶子高耸着若隐若现,下面是条黑色薄呢包臀短裤,一条深蓝色丝绒长袜包裹着她的一双美腿,脚上则是双黑色带金色环饰的小牛皮高跟长筒靴。
  我示意叶锋过来,平日里少有看见我发飙,可能今天看我玩命儿欺辱段婷婷让这个小魔女也有些弄不懂我了,这个具有魔鬼身材和天使脸蛋的叶锋迟疑着,不知该不该上前。
  此时我身边的月琴瞪了她一眼,厉声道:「磨蹭什么,爷招呼你呢。」在月琴的呵斥下她终于还是战战兢兢地上前,我一把将她按得趴跪在我的胯前。
  见这浪货脸蛋俊美、奶子高耸、身着高跟靴子雌伏在自己胯下,我心中燥热无比地说:「快,给爷含一下。」接着又对身边的月琴吩咐道:「杵着做什么,帮帮她,教她怎么伺候爷!」
  骚货月琴犹豫了一下,娇声说:「白秋你真够馋的,刚刚折磨了人家和婷婷,现在又开始猴急起来。」娇美的声音甜甜糯糯逗人情发。话虽然这么说,她还是用纤纤玉手解开我裤子拉链,小手握住我软绵绵的阴茎轻轻抚慰一番,然后请出慢慢兴发的紫红色又长又大的小兄弟,颤巍巍往浪货叶锋的嘴边递去。
  浪货叶锋有些不情不愿,月琴低声骂道:「作死找打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爷平日里养你干什么,没用的东西,还不快张开小嘴儿替爷含进去。」叶锋听到这里,再也不敢忤逆,只好乖乖张开小嘴儿,一口叼住我的小兄弟,细细品含起来。
  在旁边的俏婷婷张开眼睛好奇地向下望,只见我赤裸着下体坐在座位上,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张开,闭着眼睛张大嘴,看起来非常享受的模样。一个奶峰高耸皮肤光滑细嫩穿着黑色带金色环饰的小牛皮高跟长筒靴的性感女子跪在我的两腿之间,头部在我的胯间上下运动着,乌黑俏美的短髮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飞扬,充满了妖异的诱惑力。
  看到这无耻的一幕,俏婷婷微微摇了摇头,瞇上了眼睛,想着月琴和叶锋两女都是貌美如花的美人儿,不觉得一哆嗦,到底是两块好肉,可惜又便宜了白秋这个死流氓!
  接着就听见女子吸吮的阵阵声音,弄得人心痒痒的,在这幽暗的车厢里让人不由浮想联翩,死白秋还真会享受啊,不过这幅淫蕩的画面让她的身体也开始热了起来……。
  一边享受着雌伏于胯下的魔女吹箫,一边用手大吃着蹲在旁边青春玉女的豆腐,我的贼眼却没有放过剩下那个坐在我右侧的美艳骚货辜月琴。
  潘莉的容貌不必多说,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她实在有些高不可攀的感觉。而我的另一位老情人辜月琴其实也算个美丽绝伦的尤物,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飞龙厂甚至龙腾和繁花,漂亮女人辜月琴是男人们心中的梦中情人,身材已够诱人,而声音也那么柔美骚媚。
  前段时间她和君红共同主持公司的迎春联欢会,公司里上百号男同胞都被她诱人姿色给迷住了。这些小子面对公关部摄像机时一个个庄重严肃,摄像机一偏过去,无数双眼珠就全部扑到了月琴和君红这对大美人儿身上。
  月琴文化程度并不高,但不知怎么的,只要穿上OL套裙丝袜和细高跟鞋,顿时变身为那种很职业化的白领丽人,浑身透出一股娇媚万状的气息,晶莹如雪的皮肤白得耀眼,再加上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更是迷死人,伴着盈盈笑声,醉人的眼波微微一瞟,就足以晕倒臭男人了。特别是她对着你专注地看着时,平日里再骄傲再自大的男人也会觉得心跳加快语无伦次。
  我一眼望去,她刚才细细补了下妆,此时的眼妆不再是烟熏,淡到透明,意在回归本真,而鲜艳的红唇则给我以巨大的冲击力,肤白胜雪,映衬着鲜艳至极的红唇,居然散发出东方女性的委婉优雅的气质。散落的青丝无数,映衬出这个窈窕性感的大美人儿,美色当前,我哪里还忍得住,立时搂了过来亲到了一起。
  月琴半梦半醒中任由我摆弄,嘴里带着撒娇嗔道:「爷,你刚折腾了人家,怎地还来……」虽然她低声娇嗔着,但声音却越来越小,想来已然入港。
  我拥吻月琴的动作似乎有些粗重,将她弄得娇声连连。「月琴,你的这张小嘴儿包着蜜呢,真馋死爷了。」我轻声讚歎着,紧接着拥抱亲吻的声音,女子娇柔的轻喘和着男人粗重的呼吸,俏婷婷不看都知道我和月琴又腻到了一块儿。
  此时我的左手也没有闲着,在俏婷婷的身上游蕩肆虐着玩弄她的下体,不停地摸弄着女孩儿温热滑腻的臀沟和大腿根儿,手指头还不时触及俏婷婷的阴唇处,这种非人的淫辱简直令平日里高傲的俏婷婷痛不欲生。
  终于,一阵悉悉索索,这靓马子再也憋不住,尿了!我正亵玩女孩儿大阴唇的手被一股暖暖的尿液淋过!她大腿根一紧,死死地夹住了我伸在她胯间的魔爪,但同时另一股尿又接着流了出来,热热地浇在我的手上。
  美美享受着身边三位美女的春情万种,我的心里激动无比,美女任我把玩小解,苍天啊,大地啊,你实在太照顾我了。
  一小会功夫,一阵流水声传进我的耳朵,我心里那个火像是浇了油,直冲脑门,搂紧骚货月琴使劲亲嘴咂着她的嫩舌头,在浪货叶锋口里正爽着的小兄弟已经不受控制一柱擎天了,插得性感魔女直翻小白眼。
  或许俏婷婷已经憋了很久,这泡尿断断续续持续了好久,终于流水声消失了,我顿时像焉了一样,问道:「婷婷,行了吧。」过了好一会儿,俏婷婷弱弱的声音才响起。「好了。」
  我鬆开怀里的骚货月琴,也放开胯间的浪货叶锋,长吁了一口气,转眼一看俏婷婷还乖乖地蹲在座位上呢。我取下叼在她嘴上的浅灰色肉丝袜子,优雅地擦了擦自己的手,然后替俏婷婷在下体上里外仔细擦拭一番,最后扔到袋子里。
  「没,没弄到外边吧?」「没有。」她羞红着小脸蛋儿对我点点头。
  我搀扶着她下来,月琴拿起那顶装着一泡美女骚尿塑料袋的雪白甜美气质浅帽檐勾花兔毛公主帽,低头问我:「白秋,这个该怎么办。」
  「扔了啊,还能怎么办。」我看着那一泡清清亮亮的骚尿,浅黄色带点尿腥,虽感觉到刺激但还是多少有些厌恶。
  不过也许有些过劳,我感觉刚被浪货叶锋给品含了半天的小兄弟不仅没有射精的慾望,反而有了些许尿意,便叫停了月琴,「等等。」
  我让再没了脾气的玉女婷婷乖乖地在我前面跪好,将她那优雅长髮拨到一边挽住,她眼帘轻垂,微抬着娇脸静静在我胯前等候着。
  我两脚分开,站在她面前掏出阳具,刚才还硬梆梆的鸡巴现在已经有些疲软,在她的鼻子上方寸许的地方晃来晃去,俏婷婷不敢多看,连忙用手捧起我递给她的那个用雪白兔毛公主帽作的溺器,将浅帽檐细心地贴着我的阴囊呵护着,做好準备来迎接我的尿液。
  俏婷婷捧着的精美诱人的溺器就像是只特殊的马桶,我膀胱使力,不一会,琥珀色的液体直冲下去,温热的水柱準确地奔着漂浮在尿液上面的那双浅灰色玻璃长筒丝袜子撒了进去,顿时尿花儿四溅,少许溅射在婷婷的俏脸上……。
  过了一会儿,感觉到尿柱开始变小。我的心情无比舒畅,激昂高越酣畅淋漓地将一泡尿撒了出去,巨大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对準胯下这漂亮美人儿溺器我尿咏人生。
  大鸡巴还在滴滴答答,我就兴致勃勃地将雪白兔毛钩花帽子里面的塑料袋打结封口交给身边的月琴,让她帮着扔出窗外。
  但对于婷婷来说,噩梦还没有结束,我就手将略有些被渗出的尿液浸湿的甜美兔毛公主帽扣在她的脑袋上,然后死死把住美人头儿,将尿意未绝的大鸡巴连汤带水地撬开俏婷婷那妩媚优雅的樱桃小口,也不管她一千个不甘一万个不愿,活生生给塞了进去,顿时满满当当再没个躲闪处,就着红唇嫩舌就美美擦拭起来。
  一边亵玩着青春玉女俏婷婷,我腾出一只手捏住跪在身边浪货叶锋的修长脖颈,轻声道,「张开嘴!」浪货似乎有了怯意,虽微带腼腆但没有迟疑地温柔点点头,张开了檀口红唇,显得好不温顺。
  我凑近她的身子,嘴里啜满了唾液,叉着浪货叶锋的脖子让她仰起娇面张嘴承接,透明的黏液拉出一条细丝缓缓滴落进她张开的朱唇,良久方断。
  「嚥了!」我话音未落,美艳浪货叶锋长长的睫毛轻闪、喉头微动,乖乖吞下我的唾液。
  车子停靠在路边的紧急停车带上,月琴拉开车门,将满满一包尿液腾空扔出。
  正在此刻,「婷婷,哥餵你喝点茶,品品味道可好?」我促狭地淫笑着,插进俏婷婷小嘴儿深处的大鸡巴没再故意把持,余下的小半泡骚尿美美射进俏婷婷的小嘴里喉咙里。
  「婷婷听话,吞下去,否则老子掐断你的小嫩脖儿,」我搂死俏婷婷的美人儿臻首,威逼利诱着她已完全丧失了反抗能力,「嗯。」此刻俏婷婷已经只会说「嗯」了。
  玉女婷婷乖巧地把嘴张得更大些好迎接我的尿液,但当浓烈刺激的味道灌满她口腔时,发现自己实在难以下嚥,片刻的犹豫让她嘴里注满了我的尿液,没多久便从嘴角溢出,一直流到她的下巴处。
  此时婷婷俏脸通红,不敢多想,憋住鼻息强忍噁心将嘴里腥臭的尿液嚥下,甚至还发出了几声「咕咚咕咚」咽尿的声音,但她也许只喝下了一小半,其余的从嘴里溢出,沿着她的脸颊流过粉颈、胸部,将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的领口处弄湿了一大片……。
  口爆、肛交、饮溺,这些重磅炸弹绝对是俏婷婷今生第一次经历,这一天所经历的事情怕比得上她这么些年经历的还要更多一些。
  在家里是掌上明珠,在单位里是车班公主天龙的玉女,哪容得如此放肆侮辱尽兴蹂躏。我像一个命里注定的恶魔让俏婷婷好好堕落了一次,不过带给她的新鲜感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她的心田。
  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看着躲在车厢角落里被我精染秀髮、尿咏人生,已然欲哭无泪的落难公主,想不到老子今天居然接连干出了这些事情,真他妈的太爽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