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骆冰淫传 第九章 负盟义叔嫂背地偷欢

时间:2018-02-03 时间已经过午,文泰来等四兄弟仍然意兴勃发的在高谈阔论,蒋四根说到有一次,和余鱼同合力诛杀桐柏双熊的往事,更是口沫横飞,站起来比手划脚,讲得活生活现。
  「那次要不是十四弟一脚将章大熊临死击来的铜槌踢开,奶奶的!俺蒋四根还能站在这里和兄弟们说话吗?十四弟!你真是俺的救命恩人,这回你又冒死救了四哥,众兄弟都好生敬佩。」
  余鱼同闻言只是淡淡的一笑,文泰来看他意兴阑珊的样子,只当他是发现自己俊俏的面容已毁,心里难过,不由温声说道:「十四弟!听说天山雪莲有死肌重生的效果,你为我弄成这样,等众兄弟一回来,我一定稟明总舵主,到天山去一趟,务必把它找到,替你治疗。」
  其实金笛秀才的心里一方面在挂念骆冰,一方面暗恨自己不行,但是他又认为那是因为在伤病中的缘故;同样的,驼子章进也是心神不属,自从那天被奔雷手打断好事之后,这两天又脱不开身,早已憋了满身慾火,只觉得若再不发洩,阳具就要爆裂开来。
  文泰来转身端茶时看到章进坐立难安的样子,疑道:「十弟你又怎么啦?」
  章进道:「四哥!五脏庙造反了!」
  蒋四根接着道:「是啊!咦——四嫂怎么还没来?」
  文泰来站起来说道:「我回去瞧瞧!」
  章进跟着起身道:「听说寨里採了一些新鲜的笋子,我去讨点来,再要个猪肚,让四嫂给大伙儿弄个笋尖肚片,我就在厨房帮四嫂把肚子给洗了,她作得快点,十三弟!你在这里陪十四弟!」说罢和文泰来起身离去。
  房内骆冰正娇嫞的趴在床枕上,下身夹着软被,使得浑圆的屁股更加高耸,两脚时而上下交叠,时而左右伸缩,不知放在那处是好,脸颊红扑扑的,眼前儘是廖庆山那根怪异的阳具在打转,秘处更是湿滑火热的难受,回来已经净过一次下身了,现在似乎又一蹋糊涂,只觉浑身有说不出的不舒服。又想起怪手仙猿那含有深意的淫笑和夸张的动作,气闷的想要大叫一番。
  此时文泰来大步走了进来,看到娇妻横卧在床,面上晕红一片,关心的道:「冰妹!你怎么了?可是那里不舒服?」
  骆冰翻身坐了起来,回道:「没什么!大概是那事儿来了,有点难过罢了!哎呀——我都忘了时间了。」说完急急走出门外。
  文泰来在身后道:「十弟已去要些鲜笋肚子,再凑合着弄两样,大伙儿都饿了,今日十四弟精神不错,劳烦你再弄点酒来,大家高兴高兴。」
  急步中的骆冰含糊的应了声,走的更急了……
  厨房中骆冰忙碌的张罗着,已经差不多了,还不见章进,初时还以为他会到厨房纠缠,心里头既害怕又盼望,正在思量间,只见章驼子笑嘻嘻的提着一个篮子,另一手抱着一罈酒,快步走了进来,急急将东西往灶上一搁,回身就来搂骆冰,嘴里低嚷道:「快!快!我们没有很多时间了,就只脱了裤子吧!」
  正在一腔闷气无处发的骆冰,闻言勃然大怒,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反手一个大巴掌拍上章进的后脑勺,厉声的道:「该死的东西!你把我当成什么啦!」
  驼子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看生气中的义嫂别有一番风韵,更觉心痒难耐,涎着脸陪笑道:「好四嫂!是我失言,改日任你罚我。」
  边说边就来扯骆冰下裳,骆冰一手打开,余怒未消的道:「今日不行!我月事来了!」
  章进只当她还在生气,仍然欺身向前拉扯不休。
  骆冰一脚踢向驼子,两手反插在柳腰上,生气道:「十弟你可是不信我?」
  章进闪身一楞,苦着脸道:「好四嫂!你叫我这样怎么出去见人?」
  边说边已把裤子退了,露出朝天一擎的阳具,早已硬账坚实马眼都流出口水来了,骆冰那料到他如此无赖,但是看到那硬梆梆,粗圆圆的阳物,也不觉怦然心动,软声的道:「还是不行!我得将菜弄了!」
  章进笑嘻嘻的掀开篮子道:「我早有準备,特地叫前面厨房备了两样菜,绝不误事!」说罢已搂住骆冰。
  骆冰见再推搪不过,歎口气道:「我今日真是身子不便,就用手帮你去去火吧!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章进见状知她所言不假,也无可奈何,因他人矮,便跳坐到灶边上,一手扯开骆冰上衣,掏出大奶把玩搓弄,一手拉着骆冰的手撸动自己的男根,骆冰雪白的美乳,一只被章进揉捏挤弄,一只被含进嘴里,舌头绕着乳晕打转,乳尖已坚硬如石,下身更是阴精直冒,两脚猛打哆嗦,全身的淫慾器官都动了起来,面红气喘,再也忍受不住,猛的鬆开撸动阳具的手,两臂向上一举一挣,将上衣松至腰部,袒着肥白的双乳,头一低将阳具含进嘴里,咋、吸、吮、舐上下含动,两手更抓着阴囊搓弄。
  章进料不到端丽的义嫂会替自己含箫吮棒,惊喜莫名,阵阵快感冲向脑际,双手不觉抱住骆冰的头往下猛压,嘴里「啊……啊……」直叫。
  骆冰被他大力一压,口中的阳具直顶入喉蒂,「呕……」的一声,差点吐了出来,鬆开口,一掌拍向男根,娇嗔的道:「你要咽死我啊!这么用力!」
  章进陪笑道:「对不住!好嫂子!实在是太舒服了,要是你能再吸吸卵袋,那我一定美上天去!」
  骆冰闻言,眼波流转,无限娇媚的低下头,轻轻用贝齿咬住阴囊,再一放,一含,一吸,舌头再飞快的搅动。章进只感到一阵酸、麻、痛、痒,爽得两脚乱踢,弯下身捞住两只大肥奶,用力的挤捏。
  突然骆冰又吃上肉棍,上下套弄不休,口涎流得章进的阴毛一片湿,过得一会儿,章驼子龟头一阵酸麻,阳精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骆冰一点也没不知道他会突然射精,只感到口中一热,一股腥臭粘粘的东西灌了满嘴,有一些已嚥下腹去,一阵噁心,吐出口中的阳具,冲到水槽边大呕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