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轮姦小太妹

时间:2018-02-02 十一前的一天,我正在单位谈客户,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表妹打来的,表妹在电话裏哭着说:「哥,我被人欺负了!」
我一听,边安慰妹妹,边开始了解情况。
原来,表妹所在的学校是海澱区一所女子职高,由于妹妹天生长的是个美人胚子,所以总有一些校外无聊的男孩子放学后到学校门口追堵我表妹,因为这原因,表妹在学校内不免遭到了一些女生的嫉妒。
那天下午刚一放学,表妹就被高中三年级的几个小太妹揪进了厕所,一个叫小苗(化名)的女孩子在我妹面前耀武扬威,抽了我妹十几个耳光,最后还向我妹索要1000块钱,并扬言如果周五之前不把钱送来,就要找几个男人轮奸我妹妹。
妹妹在电话裏小声说:「哥,这个女的特厉害,她镇海澱、镇香山呢!」
妹妹的话激怒了我!说实在的,小弟虽然已经很久不混了,但是,各地界上玩主还是都会给小弟几分薄面,大姐大我见的多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丫头片子就敢口出狂言的说自己镇海澱镇香山,哼哼,我到要会会这个大姐大!
第二天下午,我带着东子、老金早早的就来到了学校门口等着学生放学。三点半,学生开始陆续走了出来,先看到的是表妹,表妹紧张的走到我身边,回头指着后面人群裏的一个黄毛小丫头说:「哥,就是她!」
说完,象逃跑似的转身钻进了下学的人流中。
那女孩由远而近,我开始打量起她来,这个女孩一头披肩的长发被染成了金黄色,个头有1米65左右,上身穿一件短袖低胸文化衫,衣服上夸张的印着一个鲜红的嘴唇(看起来更象是个被掰开的阴唇),下身穿着一条好象被用刀子划过无数刀的破裙子(据说这款式今年在北京挺流行)。
这女孩子的身材还真的不错,也许她的专横让她感到自负,所以她走路的姿势都一跳一跳的,丰满的乳房也有节奏的一跳一跳的,我看着觉得挺好笑,可我还是没乐出来。
当她从我身边走过时,我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微笑着对她说:「你好,你是小苗吧?」
她楞了一下,本能的回答了一声:「是,你……」没等她说完话,我一把掐住她的后脖子,将她塞进了车裏,东子和老金跟着把她紧紧的夹在后座中间,我猛踩油门,车子飞快的沖出了人群,只留下飞扬的尘土和跟在小苗身后那几个呆若木鸡的小太妹。
车裏,小苗足足愣了十几秒中,然后大声的叫了起来:「你们干吗啊……我也不认识你们,快放我下去,你们混哪的,我大哥……」
她的话陡然停止,原来,东子从怀中掏出的那把明晃晃的尖刀顶在了她的腰间。
「哼哼,小妹妹,别怕,一会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我转过头微笑着对她说。一个黑色的套子套在了她的头上,一路上,我开着CD听歌,没有一个人说话,但从后视镜裏,我看到东子的手不老实的在小苗的大腿和胸上有意无意的磨蹭着,小苗这丫头的确见过些世面,一句话也没说,默默的坐在那裏!!
车足足开了两个小时,快六点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密云北部一个偏僻的小镇裏,我在这裏买了一个小院,本来是周末全家人休閑度假之用,现在却有了新的用途。
我们径直走进北屋,打开灯,红色的灯光撒满整个房间,让人感觉很舒服,我把房间装饰的还算奢华,地毯、XX、电视、双人床一应俱全,我曾经总是喜欢带些女孩子到这裏共渡浪漫之夜,但今晚,没有浪漫,只有疯狂!
我们摘下小苗的头套,坐在了XX上,笑呵呵的看着小苗木呆呆的站在屋子的中央,小苗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让我们感觉很好笑,我想小苗到现在也没弄清楚这突如其来的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吧!过了一会,小苗渐渐恢複了状态,她试探性的说:「三位大哥,您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不认识您们啊……」
「脱……」我只说了一个字,小苗一楞,显然对我这个字没有準备,她楞在那裏,双手垂在身体两边,「脱!!」我又坚定的重複了一句,小苗这次清楚的听到了这个字,我看到她的脸剎那间变了一下颜色。
「大哥,求求您,我怎么了,我怎么招上您了,我真不认识您……」小苗急促的略带哭腔的向我求饶。
「别废话,快把衣服脱了!」东子掏出刀子,恶狠狠的说。
「小苗,你还是自己来吧,别让他们动手!」我发出了最后通牒。
「大哥,我妈还在家等着我呢,大哥,求求您们了,我错了……」小苗的眼泪流了出来。
还没等她说完话,老金从后面一把揪住她的头髮使劲向后一甩,小苗「啊」的大叫一声,一个趔趄仰面摔倒在地上,老金顺势猛扑过去,一下子骑在了小苗的身上。
「啊,干嘛啊!救命!!」小苗惊声尖叫起来,其实她的叫声是根本不会有人听见的。
东子走过去,用刀尖顶着小苗的脖子说道:「别再出声,再出一声,我就划一刀!」我知道,东子真的敢这样做!
小苗是个聪明人,立即停止了叫喊。
老金看后,淫笑着开始扒小苗的上衣,小苗紧紧咬着嘴唇,屈辱的眼泪顺着面颊流到了嘴角。
老金揪住文化衫的领子向上一提,小苗的衣服就掀起了一大截,露出白白的肚皮,我看了一眼,发现少女的肚脐很性感。
老金再一使劲,文化衫从小苗的头上褪了下来。
小苗戴着一个白色的花边乳罩,乳罩紧紧扣在圆鼓鼓的乳房上,随着老金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老金抓住乳罩的中间部分,使劲一拽,「啪」的一声,乳罩的扣牌崩开了,小苗丰满白嫩的两个大乳房像小兔子一样蹦了出来,「啊!」小苗禁不住又叫出声来,但马上又紧闭起嘴唇,双手却本能的要遮护着暴露的乳房。
「把手躲开!」东子低吼了一声,小苗无奈的把手又垂在了两边,任由老金肆意蹂躏。
老金摸了摸她的乳房,用手指轻轻捏了一下她的乳头,小苗羞辱的闭上了眼睛,嘴角一翘一翘的,好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金把手顺着小苗的腹部向她的下身滑去,小苗似乎也意识到了老金下一步的举动,她猛的睁开眼,愤怒和怨恨的目光射向老金,双手紧紧的抓住裙子说道:「求求你!别再脱了!」她在做最后的抵抗。
老金看了看,兇恶的目光露了出来,他左手揪住小苗的头髮向后拽,小苗的脑袋仰了起来,这时老金举起右手照着小苗的脸蛋左右开弓,连抽了四个耳光,顿时,小苗白嫩的脸颊上留下了清晰的手指印,我想小苗这时一定被老金抽的满眼冒金星了吧!
小苗迷迷瞪瞪的好象要昏过去,嘴了轻声呻吟着:「不要、不要!」可是手却不自觉的松开了裙子。
老金见状,呵呵淫笑着一把扯下了小苗那条本来就已经破烂不堪的裙子。小苗穿着一条白色的花边内裤,大腿长的很丰满,也许经常打架踹人的缘故吧,所以腿上基本没有什么多余的肥肉,大腿和小腿的比例也很匀称,属于那种让男人一看就想摸摸的类型。虽然小苗被打的处于半昏迷状态,但是本能使她还是紧闭着大腿,这反而显得更加的性感和撩人。
「大哥,你别光看着啊,帮帮忙!」老金回过头叫我。
我起身走了过去,开始帮小苗脱鞋子和长筒袜,小苗的皮肤很滑嫩,让我忍不住想多摩搓几下。
当我把她的袜子和鞋子脱掉后,老金一把就将小苗的内裤褪了下来,看着眼前美丽的裸体,我的阴茎一下子暴硬起来。
她的阴毛象一个心形一样柔顺的下垂,我和东子一人抓住小苗的一只脚,向两边猛拉,小苗两腿之间的部位一下子在我们三个人面前暴露无遗。此时小苗已经基本回过神来,她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嘴裏发出抽泣声。
小苗的下阴很干净,粉红色的阴唇缩在嫩嫩的肉缝裏,一看就知道没被几个男人干过。
老金和东子都是老手,但还是被眼前这刺激的一幕搞的呆愣在那裏,老金用手指轻轻抚摩着小苗的阴部,用中指的指肚在肉缝的中间快速的摩擦着,而东子则玩弄起小苗的大乳房来。
「别他妈玩了,快干活!」虽然此时的我也被欲火烧的难受,但我还是冷静的发号施令。他们两个人立即停止了手中的活动。
说实话,今天把小苗劫持到这裏,并不是真想强暴她,只是想把她扒光后照些裸照,让她以后不要再欺负我妹妹。
「站起来!」我命令着。
小苗听后,慢慢的坐直身体,蜷缩着慢慢的站了起来,双手始终遮掩着自己的下体。
「把手背到身后!」
小苗犹豫着,手没有动,这时,老金猛的抬起了巴掌,小苗一看,立即把手背到了身后,我知道她被打怕了!
东子走了过来,手裏拿着数码相机,开始前后左右的给小苗照相,闪光灯在小苗的身体上折射着一道道的白光,小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哭,她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几张照完后,东子命令到:「平躺下!」
小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却毫无办法,落在恶狠狠的歹徒手中,结果只有任人摆布!小苗又平躺在了地毯上。
「自己把腿分开,自己用手扶着自己的腿,把你的B让我们看看!」
老金用骯髒的语言戏弄着小苗。小苗缓缓的分开腿,双腿间的肉缝随大腿分开的程度而渐渐变得清晰可见,小苗双手扳住自己的腿,脸侧在一边默默的承受着!
东子蹲在小苗的双腿之间,轻轻拨弄开阴毛,由老金用手指分开小苗禁闭的肉缝,用数码相机连续拍摄了多张阴部特写,小苗的阴道口被手指撑成了圆形,象一张小嘴一样张开着,时不时的一阵收缩,老金故意用了劲头,「啊!疼!」
小苗呻吟着!我们则对视坏笑!
「翻过来在地上爬,把屁股撅起来,要把腿分开!」我下达了一个新命令,小苗没有办法,顺从的翻过身来开始叉开腿在地上爬起来。
我们三个人跟在小苗的后面,对着扭动的肉体连续拍摄,小苗的阴部在爬行过程中被臀部的扭动遮掩的时隐时现,让我们看了都是欲火难忍!
老金的眼睛都有点红了,「出声,给老子叫两声!叫的不好,小心我他妈抽你!」老金吼叫着。
「我,我不会!」小苗低声说道。
「不会?你没让男人操过吗?你不会老子就教教你!」第一个受不了的是老金,他开始快速的脱去了裤子,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龟头泛着亮光,在尿道口处已经分泌出了白色透明的液体,我知道他要干什么,可是,我没有去制止他,因为,我也开始脱裤子了!
小苗还在慢慢的向前爬着,她背对着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坚硬的阴茎正在向她细嫩的肉洞挺刺过来,老金第一个扑了过去,他双手扣住小苗的纤腰,阴茎对準小苗的肉缝不容分说的一棍插了进去。
「啊……」小苗睁大了眼睛,被这从身后突如其来的插入刺激的大叫了一声,浑身颤栗起来,身体被老金巨大的肉棒插得象虾米一样弓了起来,我看到老金的肉棒从阴道裏滑了出来!
「妈的,给我把屁股撅好了!」老金叫骂着,右手狠很的打了小苗的翘臀,双手用力,一下将小苗的腰又压了下去,小苗的屁股一下子高高的翘了起来,老金重新将巨大的肉棒插入了小苗的阴道裏!阴茎像活塞一样快速的抽动着,小苗嘴裏随着抽插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妈的,谁说你不会,你这不是叫的挺好吗!!哥哥再给你点刺激的!」老金说完,双手抓住小苗的肩膀,猛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比一下用力。小苗垂下的乳房随着抽插的节奏快速的前后抖动着,小苗的阴道已经被刺激的分泌出了不少东西,我相信这完全是生理的一种本能反应。
「啪……啪……啪……」肉棒抽插过程中与阴道壁摩擦时发出的声音响彻房间,小苗低着头,翘着屁股,痛苦的忍受着老金的蹂躏。
我再也等不及了,快速走到小苗的前面,一把揪住她的头髮将她的脑袋向后一提,小苗的脸抬了起来,小嘴微微的张开着,我左手卡住小苗的下额,使劲一捏,小苗的嘴一下子就张开了,我不由分说,将阴茎全根顶进了小苗的嘴裏!
「快给我唆!你要是敢弄疼了我,我他妈要你的命!」我威胁着说道。
小苗的嘴裏很温暖湿滑,我双手扶住她的头颅,配合着老金后面的抽插开始有节奏的享受起来。
小苗双手撑着地,嘴裏发出「唔……唔……」的呻吟声,我想她现在一定倍感屈辱吧!
东子呢?东子在干嘛呢?我一看,原来他正在给这刺激的场景拍照呢,他时而把镜头对準老金阴茎和肉缝的结合处进行拍照,一会又走到我跟前给小苗含着阴茎的面部来个特写,他还挺有艺术细胞!
我和老金抽插了十来分锺,感觉高潮快要来了,急忙停止了奸淫,因为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要好好玩玩这个丰满性感的小丫头!我从酒柜裏拿了一瓶白兰地,由东子和老金掰开小苗的嘴,开始给她灌酒。
「不、不,求求你们了,我不会喝酒!」小苗甩着头拼命求饶,可一个小女孩怎可能拗的过三个男人呢,很快的,将近一瓶白兰地被灌到了小苗的肚子裏!
小苗脸色泛红,干噎了几下,没有吐,但是已经开始昏昏沉沉了!嘴裏叨咕着:「我不喝,你们都是坏人……」  我抱起他的身体,把她扔在了柔软的双人床上,「兄弟们,咱哥几个今天比一比,看咱们谁干的次数最多,怎么样?」我淫笑着提议,立即得到了那哥俩的积极响应。
我第一个爬上了床,爬上了小苗的身体。小苗仰躺在床上,此时没必要太多的调情和挑逗,我直入主题,双手分开小苗的双腿,跪在她的腿间,将阴茎整根插了进去。
由于刚才被老金抽插的缘故,小苗的阴道裏已经很湿润了,我快速的抽插一点也不费劲,一下一下的顶着。
在酒精的刺激下,小苗嘴裏发出了呻吟声:「啊……啊……不要……不要插!」我不理会,继续快速的抽插着。
老金和东子看不下去了,他们也爬到了床上,嬉皮笑脸的说道:「大哥,你功力深厚,按你这么干,我们哥俩可得等到明天早上,咱们还是一起来吧!分别插!」我默许了。
于是我们把小苗翻过身,让她趴在床上,我躺在下面,继续插着她的阴道。
老金跑到洗澡间,在自己的阴茎上涂抹了好多肥皂,又对着小苗的肛门吐了好多唾沫,然后慢慢的把阴茎顶进了小苗的肛门裏,两根阴茎开始同时快速的干了起来,东子则揪起小苗的头,开始让她口交。
小苗浑然不知同时被三个男人奸污着,不过从她的表情看得出来,她体会到了快感!只见她紧皱着眉头,一副享受至极的淫蕩样子!
「兄弟们,咱们沖刺吧,一次操翻她!!」半个小时以后,我发出了最后沖刺的命令,于是,三根肉棒开始加速,分别在小苗的阴道、肛门、嘴裏进行最后的抽插!
第一个受不了的是老金,随着他的大叫,一股股精液全部射进了小苗的肛门裏,随后,我和东子陆续在一阵疯狂的抽插中一泻千裏!只有我没有把精液射在小苗的体内,我怕她会怀孕!
小苗被干后趴在床上喘着粗气,我们三个人坐在一旁的XX上抽了根烟,第二轮奸污又开始了……
那一晚,我们每个人都干了小苗起码三次,好象老金干了四次,我记不起来了,再后来,呵呵,小苗成了我们的小阿妹,没事的时候就和我们哥几个玩4P游戏,但要说最爽的,还真得说是和她这第一次的轮奸经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