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乖巧的老婆被别人干

时间:2018-02-02 我是一个淫妻爱好者,喜欢看不同的男人和老婆做爱。
老婆是一个外表贤淑,内心淫蕩的女人,经过我的培养,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实足的淫妇。
我喜欢看老婆被别的男人抽插的样子,喜欢听她在别人身下的呻吟。
下面的文章都是真实的,记下的是我与老婆的生活经历,我在网上发贴子,就是希望能认识更多的朋友,好让老婆享受到更多的性爱。
我老婆,周阳,24岁,身高162,体重50kg,教师。
我和周阳相爱已经八年,结婚四年,没有小孩。
说实话,在八年的时间里,我们几乎尝试了所有的做爱方式,八年的磨合,八年的经历,让我们之间的性爱不再有那种激情的感觉,虽然并不觉得厌倦,但总觉得很平淡……后来,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有关于夫妻交换的文章,感觉很刺激,很想试试,于是就在和周阳做爱的时候说起,她起初不同意(女人嘛,都是这样)。
我就慢慢地开导她,终于有一天,在我插她的时候,我问她:「老婆,想不想试试别的男人的味道啊?」她竟然轻轻地说了一声:「嗯」……从这以后,我就带着她一起上成人网站,一起看有关夫妻交换的文章。
同时,我也在网上发了有关这方面的贴子,并贴上了周阳的相片,留下了qq号码。
很快,就得到了回应,有网友发来留言,说周阳漂亮,有的说很有女人味,还有的竟然直接大胆的说想干她。
周阳和我一起看着这些留言,很兴奋,下面都湿了,我知道,她已经开始喜欢这种感觉了。
慢慢的,我开始希望能把这样的事情变成现实。
2003年初,我和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喝酒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周阳真不错。」我说:「是吗?不要,让你也尝尝她的滋味?」他以为我开玩笑,没再说什么。
但我从此之后,就一直希望周阳与他之间能发生什么。
于是,就有意无意的安排他来我家,经常带着周阳和他一起出去玩,并时不时製造让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朋友给我发来短信,问我那天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说当然是真的。
于是,我们又坐在一起喝酒,确定了我的想法。
这一天终于来了,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穿着超短裙的周阳和我一起去了朋友的酒吧,人很少,我们三个就坐在阁楼的包厢里喝酒,聊天。
过了一个小时,也没发生什么,我有点急了,就对他们说,我下去买点吃的。
然后下楼给那位朋友发了一条短信,叫他如果想,就抓住机会。
我特意在楼下呆了半个小时,然后悄悄地上楼,轻轻地走到包厢门口,一看,晕死,他们两个竟然还是我下楼时的样子,对坐在两个沙发上。
没办法,我只好走进去,坐在朋友的旁边,然后叫周阳坐在我们中间,周阳顺从地坐在了我和朋友中间的位置,我们又开始喝酒。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吧,在我的示意下,朋友试探性的把右手搭在了周阳的肩上,周阳没有反对,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然后朋友又把左手放在了周阳的大腿上,这次周阳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示反感。
朋友的胆子渐渐变大,左手在周阳的大腿上游动,嘴也慢慢地贴近了周阳的耳垂。
这是周阳最敏感的地方,朋友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周阳的耳垂,我听到了周阳发出了轻轻地哼哼声。
紧接着朋友的右手从后面慢慢地伸进周阳的衣服里面,轻轻地抚摸着周阳的背部,而左手则捧着周阳的脸,把她的脸转向一边。
我看到了两张饥渴的嘴渐渐靠拢,他们的舌搅在了一起,疯狂地吻着,而此时,朋友的左手已经悄悄地滑到了周阳的胸前,不停地揉捏着周阳的乳房。
我的心跳动着非常厉害,这样的场面,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而下面,已经举起了钢枪。
我的手也情不自禁的去抚摸着周阳的大腿根部,舌头舔着她另一个乳。
此时的周阳已经花容失色,阴部已是淫水犯滥成灾,而她的小手不知何时已经伸入朋友的裤内,抓着朋友的阴茎不停地套弄。
这样刺激的场面,看来只有我能控制了,他们两个显然已无法自拔。
我把嘴凑到周阳耳边,问:「老婆,怎么样?好玩吗?」周阳没有回答我,只是点了点头。
我又问:「想不想吃吃他的鸡八?」周阳轻轻地「嗯」了一声虽然很轻,但我和朋友都听见了,确实听见了。
朋友很自觉地脱了裤子,长长的阳具硬硬地挺立在周阳的面前。
周阳也很自觉地蹲了下来,左手轻轻地抓住朋友的阳具,嘴慢慢地靠近,伸出舌尖舔弄着朋友的龟头,然后慢慢地将龟头含入嘴中,轻轻地用小嘴套弄着朋友的阳具,右手则揉捏他的阴囊。
一旁的我,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掏出阴茎,疯狂地套弄着,没几下,精液便喷涌而出。
周阳这时候已没了平日里面端庄,像淫妇一样忘我地舔吸着朋友的阳具,朋友的双手则不停地揉捏着她的双乳。
处理完精液的我,来到周阳身后,轻轻托起她的屁股,然后褪下了她事先特意穿上的性感小裤裤(其实这条小裤裤在整个过程中好像没发挥什么作用,因为朋友压根就没看到。
我看了一下,她的小穴已经张开了,好像一张小嘴要吃肉,淫水已经把本来就不大的小裤裤湿透。
我说了一句,「你们做吧,别浪费时间了,」朋友便领命似的把周阳拉起来。
朋友坐在沙发上,周阳面对着他,双腿慢慢地分开,跪坐到他身上。
周阳用双手把小穴轻轻地掰开,朋友用左手扶着他硬邦邦的阳具,凑到周阳的洞口,这时只见周阳的屁股轻轻地往下一坐,朋友的阳具便齐根而入,消失在周阳的双腿之间。
周阳「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屁股开始摇晃起来。
第一次当着自己老公的面被别的男人插入,这种感觉应该是非常之刺激的,此时的周阳已经没了开始的羞涩,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阳具插入自己体内的快感。
她死死地抱住朋友的脖子,雪白的屁股不停地晃动,朋友的双手则紧紧地抱着周阳的屁股,双腿拚命地将自己的阳具往我周阳的阴道里面送,不断地抽插。
随着朋友阳具的抽动,周阳的大阴唇时隐时现,淫水不断地往外流,顺着朋友的阳具一直流到沙发上面。
周阳不断地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好让朋友的阳具更加深入地进入自己的体内,上面豪乳正被朋友的双手揉捏着,乳头也被朋友含在嘴里。
他们两个热火朝天地干着,好像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
我问了一句:「老婆,爽吗?」周阳没作声,只是一个劲的呻吟着。
「回答我啊,周阳!」我又说,「你到底爽不爽啊?」这时周阳回答似地「嗯」了一声,仍然继续着他们的游戏。
没办法,我只好把嘴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周阳,你说话啊,要淫蕩点啊,刺激一下他嘛,这样才能更好地干你啊!」这句话似乎很管用,周阳果真淫蕩地叫起来:「噢,老公,他干得我好爽…………嗯,鸡八好长好硬…………哼,好舒服,都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噢,嗯…………真好」,一声春叫胜过万千壮阳药,听到如此淫蕩的叫声,朋友的阳具在周阳体内抽插得更快了。
他们这样玩了一会儿,朋友提出换个姿势,周阳很听话地从他身上下来,转身跪趴在沙发上,屁股正对我们。
朋友走过去,但他没急着插入,而是用手去摸周阳的小穴,用手指去拨弄她的阴蒂。
周阳当然受不了这样一来,浪叫着:「嗯…………好痒,不要啊…………快啊,快点插进来啊!」。
朋友没听她的,仍然用手指快速拨弄着周阳的阴蒂,说道:「什么插进来啊?嫂子,你说清楚点嘛!」周阳摇摆着自己的屁股,爹声爹气地说:「好人,快点嘛,快点把你的鸡八插进来啊,用力干我啊!」听到这样淫蕩的话,朋友将阳具凑到周阳的穴口,用龟头研磨着周阳的阴户,就是不插进去。
周阳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叫着:「嗯,快点嘛,快点插进来啊!!快啊!!」只见朋友屁股一挺,阳具便直直地插入了周阳的阴户之中,「啊…………」周阳发出非常满意的呻吟。
朋友双手扶着周阳的腰部,下体不断前后运动,阳具在周阳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随着阳具的抽插,不断有淫水滴到沙发上。
这时,我的阴茎又有了反应,开始硬了起来。
于是,我走到周阳面前,将它掏了出来,周阳见状,立即将它含在嘴里,吮吸着。
就这样,我们终于第一次实现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3p,朋友在后面干着周阳,周阳帮我口交。
也许是这样的场景太过刺激,没过多久,朋友在剧烈地抽插了若干下之后,投降了,不过还好,他很自觉的在紧要关头,把阳具抽了出来,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到了周阳的屁股上面。
而我也很不争气地在周阳的嘴里缴械……我和朋友都已经投降,可周阳好像仍意犹未尽,显然,她还没到高潮。
没办法,她只好翻过身来,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阴蒂自慰,一只手用力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娇噌着:「你们怎么这么没用嘛!!」弄得我和朋友面面相觑,是啊,两个男人也没能满足她。
最后,周阳还是在自己的小手帮助之下,达到了高潮。
在她下楼到卫生间处理的时候,我问了一下朋友,「感觉如何?」朋友说:「嫂子真极品啊」,听到这话,我心中非常开心。
就这样,我和周阳终于尝试了第一次三个人做爱,第一次3p。
周阳对朋友的阳具非常满意,她说就喜欢这种又长又硬的阳具,喜欢被这样的阳具插入的味道。
后来,朋友又和我们做过几次,大家都很尽兴,一直到朋友到外地工作…初尝婚外性的周阳从此开始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从开始的将就变成了嚮往,她和我说,喜欢这种被两个男人服侍的感觉。
从那以后,周阳就经常上qq,与一些网友聊天,有时我还甚至看她一边聊天,一边对着电脑自慰。
我曾劝她与网友视频聊,可她不愿意,她说她不喜欢这样面对面的聊、互看,只喜欢文字的调情,还喜欢真实的做。
很快,在众多的网友里面,周阳选中了程。
周阳和他聊过很多次,每次都要聊很长时间,有时甚至到深夜。
在网上,程很有礼貌,并不像有的网友,一上来就是要激情视频,要脱光了衣服互看(周阳最讨厌这样没素质的人),而程从来不提这样的事情,甚至没有要求过与周阳视频,他看过的,仅仅只是周阳的一张生活照而已。
时间聊得久了,自然就有了见面的想法,不过程是外省人,只能找到我们这边出差的机会看望周阳,不过他答应过周阳一定来看她,并且和周阳约定,如果到时候见面,感觉不好,就只是大家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2003年7月,我们与g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见得那是一个下午,我们和程约好5点在我们在一个麦当劳见面。
周阳这天打扮得很性感,上穿低胸的小吊带,下穿迷你短裙、t字小裤,吊带白蕾丝袜加绑腿靴,非常之惹火,我知道,周阳是想第一眼就要迷倒对方。
程很準时,在4点55分拨通了我的手机,紧接着便出现在麦当劳门口。
他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高高大大,我们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们招呼他,他便很自然地走过来,坐下,从包里取出了送给周阳的礼物,周阳很开心。
然后我们便在一起聊天,吃东西,完全不像陌生人,更像是久违了的朋友。
晚上八点,我们从麦当劳出来,程提议去酒吧坐坐,我和周阳商量了一下,这样也好,方便大家相互了解,于是三个人便一起去了酒吧。
周阳今天的打扮实在是太挑逗,在酒吧门口,有很多男人禁不住用眼神「强姦」她,色迷迷地盯着她看,这更让我们两个带着她的男人感到自豪。
进去之后,我们找了一个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周阳坐在了我与程之间。
随后,就是喝酒、跳舞、聊天,酒吧的气氛很海,我们也玩得很尽兴,当然也喝了很多的酒。
趁程上厕所的时间,我问周阳:「周阳,怎么样,感觉可以吗?」,周阳此时已经微醉,她咬着我的耳朵告诉说:「嗯,我想要他噢……好吗?」周阳同意,我当然没话说,只要她喜欢就好。
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是晚上十二点多,我开车,周阳则和程坐到了后座,通过后视镜看到程用右手搂着周阳,而左手已经放到了周阳的大腿上抚摸着,而周阳则是小鸟依人的靠在程肩上。
真是刺激,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一点时间都等不及了,在车上就调起情来。
我看到程的手已经慢慢地摸到了周阳的短裙里面,两人的嘴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了一起。
酒吧离我们居住的社区不远,一会儿,我们便到家了,他们只好分开。
进了家门,程似乎没了刚才在车上的胆量,显得有些拘谨,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周阳也不管他,哼着歌去了浴室洗澡。
我和程坐在沙发上,问他:「你感觉我老婆如何?」程说:「真是不错,好性感,太惹火了,刚才在车上我都差点……」我笑着对他说:「到浴室去吧,我想她这时候肯定想你去的」程受到了鼓励,脱了衣服进了浴室。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没过多久,浴室便传来了周阳淫蕩的呻吟声。
我悄悄地走到浴室门口,透过门缝我看到程正卖力地干着我的周阳……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周阳依偎在程身上走出了浴室,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共裹着一条浴巾。
他们一起走过来,坐到沙发上,疯狂地接吻,好像我并不存在,虽然他们裹着浴巾,我看不到他们的动作,但我知道,浴巾下面,程的手一定在抚摸周阳的乳房,而周阳的手也一定在套弄着g的阳具。
周阳终于想起我来了,看了我一眼,有点害羞地说:「老公,你也去洗洗嘛……」我明白了,周阳在暗示我离开……我走进浴室,发现垃圾桶里丢了一只用过的安全套,嗯,他们的还算自觉。
等我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客厅里面已经没人了,沙发上只剩下他们披过的浴巾。
卧室的门敞开着,我轻轻走到门边,看到程成一个大字躺在床上,周阳正忘我地舔吸着他的阳具。
我走了进去,程看到我,朝我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周阳也扭头看了看我,然后继续为他口交。
我来到周阳身后,伸手摸了摸她的阴户,那里已经是淫水犯滥,湿得不成样子了。
我伸出手指,轻轻地揉着周阳的阴蒂,周阳随着我揉动的节奏,不断地晃动着她雪白的屁股,喉咙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淫水顺着我的手往下滴。
她吐出程的阳具,回过头来,娇声地说:「老公,不要嘛,你摸得人家好痒噢,不要………」然后又问程:「我舔得好吗?舒服吗?」程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拉着周阳,断续为他口交,周阳也很乐意地继续吮吸着程的阳具。
哎,这个小骚货,真是没救了……我把头低下去,掰开周阳的阴户,伸出舌头用舌尖去拨弄她的阴蒂。
没一会儿,周阳便受不了啦,翻过身来,不让我继续挑逗她。
这时,我发现程硬硬的阳具上不知道何时已经戴上了安全套,难道是周阳用嘴给他套上去的?周阳什么时候已经掌握了这样的技术?不管怎么样,事实已经告诉我,周阳又想让他操了,我当然很知趣地对程说:「你来吧,她又想要了……」周阳便很自觉地跪在床上,屁股对着程,左手还不停地抚摸自己的阴户。
程哪里受得了这般诱惑,举起硬梆梆鸡八,直直插入了周阳的淫穴之中。
周阳又开始浪叫起来:「程,你好猛啊,怎么这么厉害噢,干得我好爽…………噢…………嗯……爽死了……」,她一边叫,一边把手往后伸,去抚摸程的阴囊(后来她告诉我,这样做能让男人更加兴奋,阳具更加坚硬)。
程用手扶着周阳的翘臀,用力地抽插着,阳具在周阳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时隐时现。
我在一旁看得是慾火焚身,阳具涨得大大的,很是难受。
3p的真正含义应该是三个人的互动,而不是两个人做给另外一个人看,于是,我也加入了进去。
周阳和g用的是跪姿,周阳跪着,程从后面干她,我面对着周阳躺到了她下面,用舌头去舔周阳的阴蒂,周阳则很自觉地把我的鸡八含在嘴中。
周阳已经被刺激得快要发疯了,后面是陌生的男人抽动,下面是自己的老公在舔吸,而嘴里还含着老公的阳具,此时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两个男人给她带来的无比乐趣。
我在下面不断地舔着周阳的阴蒂,由于程动作的剧烈,有时也不小心舔到他们的结合部位,甚至是程的阴囊,这样更加刺激了程,很快程便大叫着射了。
周阳显然还没满足,转过身来,抓住我的鸡八,坐了下来,将它塞入自己的阴道之中。
周阳在我身上扭动着,程则从后面抱着周阳,双手握着周阳的双乳抚摸着。
周阳把头转过去回应着程,与他深吻着,我在下面用力的往上顶,想让自己的家伙更加深入地插入周阳体内。
过了一会儿,程站了起来,我看到他的阳具上面竟然还戴着安全套,真是可笑。
周阳很温柔地帮他拿掉了安全套,又用舌尖舔净了程龟头上残存的清液,然后将程软软的阳具含入嘴中。
周阳的口技可真是一流,没过多久,程的阳具便在周阳的嘴里重振雄风,直直的耸立在周阳面前。
周阳很满意地用右手将它抓住套弄着,另一支手则在程的阴囊与屁股之间的部位抚摸着,舌尖在程的龟头上打转转。
也许学医的人对人体的敏感位置非常了解,程只坚持了几分钟,就毫不保留地将精液射到了周阳的乳房上面。
从来就是爱乾净的周阳此时也不嫌弃,用手将程的精液涂抹在身上。
真是太刺激了,我也很快将子弹射入了周阳体内。
周阳与我同时达到高潮,软软地摊在我身上,任凭精液与淫水慢慢地从她小穴里流出,流到床单上……这一晚,我们三个睡在同一张大床上,周阳睡在中间,我与程一人一边拥着周阳,爱抚着她,她就像一个女皇一样幸福极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听到周阳在轻轻的呻吟,手顺着她的大腿往上一摸,发现程硬硬的东西竟然又插入了周阳的体内…………程在我们家呆了两天,这两天时间里,我们除了吃饭,几乎没有出门,全是在家里,周阳也差不多将他的精液搾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