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凌辱女友 第16章 迷幻舞会

时间:2018-01-19 每年的暑假我和女友都很甜蜜地渡过,尤其当我想起和她相处的时间多了,也就有更多的机会暗地里凌辱她,满足一下自己喜欢凌辱女友的心理。可是今年暑假的第一天,我就和她闹翻了!
  那天晚上我和女友相约去看电影,虽然经济继续不景气,但考完试之后,看一片电影减减压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女友出现在我眼前时,我顿时双眼发亮,她本来很美的长秀髮突然改变了:本来整齐披肩的秀髮,现在剪齐了,刚好在两个香肩上抚过,最特别的是那秀髮又直又亮,贴贴伏伏地垂了下来,加上淡妆,活脱脱像个小明星。
  她展开我熟悉的却每次都令我神魂颠倒的笑容说:「非,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漂亮?很吸引你?」
  我笑笑说:「你头髮很亮哦,用了新的洗髮水吗?」
  她摇摇头说:「我去做负离子直髮嘛,今年时髦的,你看不出来吗?」说着嘟起嘴巴:「不过我也不知道要那么贵,我做了之后才觉得心疼……」
  我问:「很贵吗?」
  她「嗯」一声说:「两千五百……」
  我神经有点跳动起来,震惊地说:「什么?两千五百?」还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不是上理髮店,是上了黑店吗?」
  我这样的表现是完全失败的案例,各位色友千万不要学我,如果你的女友对你这样说,你应该(装得)很轻鬆地说:「两千五百,哦,头髮可以变得这么漂亮,很值得嘛!」
  但我那晚却说以上这种话出来,本来我女友自己已经有点心疼,又给我这么大惊小怪这么责怪,登时老羞成怒,回过身头也不回就走了,让我呆呆自己一人站在电影院门口,她也走进如鲫的人流里,消失了。之后几天,我打电话去她家里,她都不接我的电话。干,真是……哎……
  女友不理我了,我只好自己上去阿彪那里玩。
  各位还记得阿彪这个小滑头吧?他是我妹妹小思的男朋友。在凌辱女友(十三)那篇里讲我和女友去他家里作客,他却在衣柜镜里放个隐敝摄录机,偷拍我们做爱。当然这种小技魉逃不过我明亮的眼睛,但我却偏偏喜欢凌辱女友,顺瓜摸籐就把女友大刺刺地在大镜前做起爱来,让阿彪尽饱眼福。阿彪后来替我修理电脑时,发现我凌辱女友这些秘密记录,也知道我喜好,还把那天我和女友做爱的片子製成VCD。
  有一次,我去阿彪那里玩的时候,他正好要和我妹妹出去,就叫我自己去拿VCD,他和我很熟,当然很信任我。我上楼进去他的房子,房子的东西很乱,VCD到处都有,有些以前已经曾经「进贡」过给我和PAUL这两个学长,就是那些日本美国真枪实弹的男女鬼混影片。
  我打开左边第一个抽屉,在杂乱的VCD里找到两片写『少霞』的VCD,一片写COPY1,另一片写COPY2,我想应该是相同的,他做成两个拷贝而已,我就拿走其中一片,留下一片让他继续保存欣赏。其他VCD乱七八糟,上面也不知道他写些什么,只写一个编号。干,这色魔家伙,一定有不少珍藏,我就随便拿他五、六张,我看他也不知道。
  我回到租房里看看从阿彪那里取来的VCD,哇塞!重新看一遍自己和女友做爱的情景,果然是相当激烈,尤其是我把她弄得正对着镜头,把她两腿抱起来然后向两边分开,女友两腿之间的小穴全暴露我电脑的屏幕上,连暗红的肉缝都能看见。
  我一边看一边也忍不住搓几下鸡巴,VCD的画面能够看到我把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干,我也是第一次这样清楚看到自己的鸡巴插在女友的小穴里,简直比日本美国那些超淫贱片还要淫贱,我想阿彪一定翻看这一幕好几遍。
  看完之后我差一点要洩出精来,但却有点怅然若失,想起女友现在还在恼怒我,算起了已经十天没见过她,真是想念她,只是她总是不听我的电话,哎,怎么办?
  妹妹突然打电话找我:「明天晚上有个Rave Party,阿彪的猪朋狗友搞的,我会去请少霞姐,哥哥,这是你认错道歉的机会,我把入场券放在家里。」
  妹妹对我真好,她知道我和女友闹翻之后,就一直找机会让我们复好。我的心情登时晴天万里。
  我继续看从阿彪那里拿回来的其他VCD,原来有两片VCD是美国的色情片,里面男人那些鸡巴足足有一尺长,又粗又大,但那些女人身裁也是很粗大,皮肤粗糙,雀斑又多,淫穴也有三吋宽,实在有点倒味,我只看几分钟就拿掉。
  还好有一片VCD是阿彪偷拍的,阿彪这家伙家里有钱,就买了一些小巧摄录机到处乱拍,我看到他进了大学图书馆理,有个样貌娟好的女生正坐在桌边温习,他就在她对面坐下,镜头就移下来,哦,原来那女生穿裙子。一会儿,那女生稍微换个交叉腿的位置,裙底春光就给他拍下来。像这样的镜头很多,里面竟然还有我女友的裙底春光,干,这家伙竟然在和我和女友一起吃午饭时偷拍她,去他妈的!不过我女友的裙底确实不错,两条白嫩嫩的腿加上小小三角内裤,实在太诱人了。
  那片子里偷拍了的女生不少,被拍的女生大多数有个男友陪伴左右,他还故意拍拍男女朋友甜甜蜜蜜在一起,然后再偷偷拍那女生裙底的风光,干,阿彪也着实太变态,就是喜欢偷看别人的马子。各位色友陪女友出去玩的时候可要小心像阿彪这种人噢,不然女友胯下的美景都给他拍去了。
  最后一片VCD,我看到是在阿彪家里,阿彪对着镜头说:「PAUL兄,时间差不多了,来,跟我过来探险!」我看不到PAUL,他应该是拿着摄录机,只听他的声音从镜头外传出:「你真的不介意?」阿彪回头说:「当然不会介意,兄弟有福同享嘛,你以后马子也让我看看就行。」
  镜头摇着晃着,阿彪轻轻推开房门,只见我妹妹小思和衣横躺在床上,窗外的光线充足,看来是在午睡,阿彪和小思感情已经很深了,所以她在他家里也像个女主人。镜头贴近小思的身体,先拍摄她的脸,好可爱,睡得很熟,然后往下拍,拍到她的短裙上,然后拍到她两条修长的嫩腿。
  阿彪对镜头说:「来,注意拍啰……」说完用手轻轻拉起他女友的裙脚,然后向上掀去,白晢晢的大腿越露越多,然后看到小小蕾丝内裤,很薄的,阴阜上坟起的部份,棕黑的阴毛都显露出来。我听到PAUL说:「哇塞,很漂亮呢!」
  然后我看到镜头后伸出一只手出来,是PAUL的魔手,轻轻在小思的阴阜上摸了一下。
  「喂喂喂,小心,别吵醒她……」阿彪说:「过来这里拍……」说完镜头就对向阿彪,他轻轻解开小思衬衫的钮扣,然后把衬衫向两边翻开,两个隆起圆圆的乳房给乳罩包着,但那乳罩只有半杯状,两团嫩肉都在镜头下暴露出来。
  PAUL的声音:「干,你马子实在太辣了……」
  阿彪说:「嘿嘿,这件奶罩是我买给她的,你看,扣子在前面……」说完又伸手轻轻解开那扣子,但那扣子太紧了,小思给弄得翻个身子侧睡过去,这样那个扣子也就给阿彪解开了。他把两个奶瞉展开,两个圆圆的美乳都展现了出来,两个浅棕带红的小乳头也完全暴露出来,PAUL的手可能发颤,弄得镜头一晃一晃。
  PAUL说:「呀,我不行,一定要打手枪才能解决,你自己来拿摄录机。」一阵子摇晃,摄录机递给了阿彪,镜头对準PAUL。
  他拿出鸡巴来,不算很长,但粗粗黑黑的,一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思,一边搓弄着鸡巴,打起手枪来,越搓越快。突然一条白黏黏的精液射了出来,黏在小思赤裸裸的胸脯上,小思又给弄得翻个身子,恢复仰躺的姿势,阿彪把镜头对準她的胸脯作个大特写,看到两个奶子上面黏着PAUL的精液。
  我看得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干!原来阿彪他在凌辱女友方面还比我更大胆,竟然趁着我妹妹午睡时,让PAUL做出这种事来,我有点后悔把凌辱女友这种喜好告诉他,现在好像间接坑害了妹妹。
  这个Rave Party租用了一个郊区空置的农物货仓,阿彪也是搞手之一(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得到入场券,一般的RaveParty入场券也是很昂贵的。)他用客货车把家里的两个BOSS音响喇叭载来。我到达时,就看到他的车子就停在那货仓外的草坪上。
  我当然是早到,眼巴巴看着那条小公路,等着女友出现。天色暗了下来,人越来越多,货仓里已经尽情开放着音乐,吵得翻天。
  来这种Rave Party的人,都是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穿着很是前卫,很多女生都穿着今年时髦的TUB-TOP,只有一件宽布条围着胸脯那种,露出小肚脐和小蛮腰,性感极了,但也不是每个都是辣妹类,还有不少是猪扒类、恐龙类的。只是每个人都要尽量狂欢一夜,什么类都无所谓了。当然也有一些三、四十岁色迷迷的中年人,他们跑来这里当然是要想把几个幼齿弄上手,反正各取所需吧。
  女友原来和我妹妹一起来,我妹妹把她推到我面前说:「哥哥,你们好好聊聊,我要去找阿彪了。」说完就钻进那喧闹的货仓里。
  少霞站在我面前,又直又亮的长髮依然很是诱人,她今晚还穿一套新衣服出来。这套是仿古却又很时髦的仿旗袍连衣裙,上身活钮扣从左腋下扣到纤腰上,虽然把胸前包得密不透风,但却是无袖的,露出她两条像白笋般幼嫩的手臂,连衣裙遮到膝盖上五寸的大腿上,本来是保守的样式,但两边的开叉位的上方是用拉链控制的,她那晚把拉链拉得很高,那叉开位露出好长一段美腿,只要弯下腰就会看到内裤呢!
  嘿嘿,女友一定知道我喜欢她性感,我知道她嘴硬心软,口中虽然不会讨好我,但从她特意打扮也知道她那种爱慕我的心情。
  我笑嘻嘻地对她说:「小器的大小姐,你生气完了吗?」女友说:「还没生完气呢,要看你今晚怎么讨好我才作结论。」听到她说这种话,当然知道她已经怒气全消了,于是我和她甜甜蜜蜜地十指紧扣着,走进喧闹的Rave Party里。
  灯光闪烁不已,货仓的顶部很高,所以灯光都显得比较暗,放了暑假,使这个RaveParty的人数特别多。我和女友在大舞场里兴奋地跟着强劲的节奏乱跳一通,很快就吻在一起。我们已经十几天没见过面,没有亲吻过,这是我们开始恋爱以来第一次「离别」这么久,所谓小别胜新婚,当我的舌头卷弄着女友的舌头时,她开始动情了,呼吸急促起来。
  我的手轻轻搂着她的纤腰,她把身体贴在我宽大的胸怀里,使我感到她的温柔和酥软,我在耳边问她:「你的奶子很酥软哦……」她也在我耳边说:「我今晚特地穿你喜欢那种薄薄胸罩。」我的手往她胸脯一摸,果然是薄的,整个手掌都有真实感。
  女友软软地依在我怀里,强劲的节奏对我们好像是催情剂,我半抱半扶着她到临时搭建的小酒吧的座位上,叫了两瓶啤酒,但酒不醉人人自醉,我们不久又缠绵在一起,亲吻起来。我也发现酒吧这里阴暗的角落里,也有不少情侣开始动情起来,甚至动手动脚起来,嘿!
  酒至半晌,我去厕所方便,走回来时,突然听见阴暗的角落里传来熟悉的吃笑声。这里灯光很阴暗,连碰到熟人没有定睛看也不能认出来,虽然音乐声吵得厉害,但心理学家讲得对,熟悉的声音是能够从噪音里分辨出来的。我朝那笑声定睛一看,咦,是阿彪和我妹妹,PAUL也来了,他没带女友出来,旁边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看来不是我们大学的同学,可能是刚刚认识的人吧?
  我心头一震:难道阿彪又想凌辱女友?
  我走去一个暗角,偷偷地看他们,只见小思夹在PAUL和那个陌生人之间,PAUL用手搂着她的肩,那陌生男人的手却放在她的大腿上,还不停摸上摸下,把她那短裙都翻了上去,白嫩嫩的双腿都露了出来。给他那粗手抚弄着,小思却喝得半醉,只是嘻嘻地笑着,阿彪坐在对面,继续若无其事地谈笑着。
  干!阿彪这小子实在太可恶了,女友被别人摸弄,竟然还笑嘻嘻的。我突然想回自己,自己也是一样嘛,看着少霞被人凌辱,反而特别兴奋!
  我回到女友身边时,她已经有点不高兴:「你怎么去厕所去那么久,拉肚子吗?还是找到另一个漂亮女生?」她不无道理,因为这种RaveParty里面确是容易认识一个女生,再多花些唇舌鼓动一下,很快就能来个One-night Stand。我当然向她赔罪,但心里总是想着妹妹和阿彪那里,到底他们会玩出什么花样?
  我不久又藉口去厕所,又是跑到阿彪附近偷看他们。只见那陌生人把小思搂在怀里,亲吻她的脸,然后亲吻她的嘴巴,粗手已经伸进她的短裙子摸弄着,良久才放开她,我听见阿彪还厚颜地说:「我女友不错吧?」真是岂有此理。
  我再次回到少霞那里时,她已经生气了,自己叫了几杯酒,闷闷不乐地喝起来,我知道她生气我又去了这么久,她说:「你这么喜欢去厕所就去吧,不要回来了,我们各自寻开心吧!」说完站起来,走进偌大的舞池里,我想要拉着她的手,她却把我的手挣开,钻进人群里。
  我心想:「等一下再跟你赔罪,我要去看看妹妹那里的情况。」于是我又走向刚才阿彪和妹妹那里,咦,他们不见了,是不是又回去跳舞吗?我想要回到舞池里的时候,突然看见阿彪他们四个人的背影,他们朝货仓的后门走了出去,我看到那个陌生汉还是搂着我妹妹的腰,干,他们要去哪里?我就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货仓后面是个草坪,稀稀落落停了几辆车,我见阿彪他们一起向远处一辆客货车踉踉跄跄地走过去,我知道那是阿彪他爸爸的车子,平时可以用来运些轻型货物,阿彪今天要把音响器材搬来这里,所以没开他那部房车出来。我远远看着那四个人都登上那部客货车,我还以为他们要到另外的地方去玩,但他们四个人上了客货车的后箱,开了一盏小灯,车窗上有布帘遮住了光线,然后就没有动静了。干,他们在做什么呢?
  我回到舞池里找女友,因为她的衣服比较特别,所以我还能在闪烁阴暗的灯光里找到她的身影。两个二、三十岁的男生正围着她跳着很挑逗的舞步,粗腰前前后后摇动,很是淫亵,好像在姦淫女生那种姿势,我女友却在中间自己瞇着眼睛摆腿摇手地跳动着,她连衣裙侧开叉的拉链不知什么时候拉得更上,已经是拉到腰上来,裙子开叉的部份把她美白的大腿全部显露无遗,连她丝内裤也时隐时现。
  突然在她前面那个男人把她的身体一抱,继续跳着辣身舞,挺着的粗腰紧紧贴在我女友的下腹上,干,实在太淫亵了。我女友想要挣开他,却给他紧紧地抱着,我女友要推开他的时候,突然看见我走过来,故意在我面前软软地伏在那男人身上,像是要向我示威,她伸手也搂住那男人,把自己酥软的大胸脯贴在那男人的身上。干,她可是穿着我喜欢的薄胸罩呢,这么贴上去,那男人可不爽死?
  我咬咬牙,下了狠心不去管她,让她被这些色魔般的男人凌辱吧,反正我看到她被人凌辱也是兴奋无比呢!
  我心里还是记挂着我妹妹和阿彪他们上了那客货车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又走出货仓,蹑手蹑脚走近那客货车,我听见阿彪的声音:「你们不用客气……」
  声音外面听来很小声,但留心听也能很清楚。然后是PAUL的声音:「我们不会跟你客气的。」不一会儿就传来小思「哼嗯哼嗯」的喘息声。
  我心里其实已经猜到是什么回事,但古人说要听到不足为信,亲眼看到才能相信,所以我想从车窗偷看进去。车窗的布帘留下一个窄窄的小空隙,我偷看进去,角度太窄了,所以我只能看到近车头部份的环境:小思两条修长滑嫩的玉腿摆在车厢里,被陌生汉长满粗毛的粗手在上面来来回回抚摸着,阿彪背对着我,好像是拿着摄录机在拍摄,我这个角度倒是看不到PAUL。
  我看到妹妹的裙子已经扔在车厢的角落,而那陌生男人这时双手伸上去,一下子把她的小内裤扯了下来,从大腿扯到小腿,然后挂在她脚踝上。PAUL的声音说:「来,打开她双腿!」那陌生男人就把小思的那对玉腿向两边分开,三个男人都「哇」地发出惊歎声。陌生男人伸出食指和中指朝她两腿中间插了过去,我这角度当然看不到什么,但紧接的是小思受到淫辱发出「啊噢……啊噢……」的声音,我也能猜得到他们在干什么!
  我看得心扑扑乱跳,这时阿彪的背后退过来,刚好把车窗完全遮住,可能他想要拍什么角度,倒把我视线全遮住了。我看不见,只好听里面的声音,里面静了一会儿,我听见妹妹的声音:「……不要……不能给他们……噢……啊……」然后车厢就震动起来。阿彪的声音说:「两个一起来吧。」然后小思的呻吟声由「哼嗯哼嗯」转为「唔唔」的声音。
  夏天这种鬼天气真差,突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阿彪那那布帘的小空隙遮住,我想也不能再看到什么,于是连忙跑回货仓。这草坪给雨淋湿之后,本来乾爽的泥土变成了泥泞。
  我回到货仓里再去找女友,这次舞池里的中间找不到她的芳蹤,反而在旁边一个较暗的地方才看到她。她的前后仍然是刚才那两个男人,但这时候不是两人贴在一起,而是三个人贴在一起,我女友身后那个男人也用粗腰贴在她的丰臀上摇摆着。我看得差一点口水鼻水都流出来,这样弄法和小电影上玩3P有什么分别?
  女友像给夹三明治那样夹在中间,任由两个男人挤着她。我看见她前面那个男人用手挑起她的下巴,用手抓住我女友用负离子直髮后的秀髮,然后强吻她的嘴巴,我女友起初还想挣扎,给他强吻了一会之后就软了下来,任由他轻佻地逗弄着。
  我正看得很兴奋,突然一个壮汉走近我,把我强力地拉到一边去,说:「小子,你要在这里捣乱吗?跳舞不跳舞,喝酒不喝酒,呆呆看着人家玩马子,等一下打起架来,我这里就给你砸了!」原来他是这里的黑保安。
  干!什么看着人家玩马子?那马子是我的!他们在玩我的马子,我连看一下都不能吗?岂有此理!
  当然大丈夫能曲能伸,看到这个壮汉当然要迴避一下,我不敢和他顶嘴,走开了,看到货仓外的雨停了,我于是再向阿彪那客货车跑去。
  这边的车窗帘给阿彪刚才顶住一下,现在全封了,完全不能看见什么,我突然想到车子的另一边应该也有车窗,可能又有空隙让我偷看,我就转到车子的另一边。果然那边车窗的帘子也留着一个空隙,而且比刚才那个空隙更大,我伸头偷偷从那个空隙看进去,一下子全身都呆住了!
  我妹妹小思趴在车厢上,给那陌生男人把她圆圆滑滑的屁股扶着,那个男人的鸡巴已经从她后面尽没入她的小穴里,压得淫水「唧唧」作响。他抽插时,抽出来鸡巴的部份已经有半尺长,一下接一下重重地插进她的小穴里,每插两三下还连龟头也拔出来,然后再干进去,把小思的小穴弄得「啧啧」有声。我妹妹的男友阿彪却拿着摄录机挤在车窗那角落拍摄着,还把镜头对準他自己女友的小穴口,拍下自己美貌的女友任人淫辱的情景!
  我妹妹这时已经是全身赤条条,陌生男人每一下都力戳到底,还用粗大的鸡巴上下左右乱搅,把她插得浪汁四溢。她两个没有承托的奶子,跟着陌生男人的节奏,不停前后晃动着,陌生男人就伸手去摸捏她的奶子,还用手指去捏她的奶头,弄得她全身扭来扭去。
  小思没有发出多少淫声,因为她的嘴巴这时正给PAUL的鸡巴塞着,PAUL抱着她的头,把鸡巴一前一后地一下又一下塞进她的嘴巴里,弄得她只能够发出「唔唔」声。阿彪却是兴奋得用摄录机拍这个角度又拍那个角度,把女友被两个男人一起强姦淫辱前后夹攻的情景全拍下来。
  我在车外看得鼻血口水乱流,上次我偷看阿彪和我妹妹做爱的情景已经很兴奋,这次我竟然看到我妹妹被她男友出卖,让她脱得精光同时给两个男人操干。我本来以为我是凌辱女友的高手,脑里总是想着什么时候把女友给别人干,现在阿彪却这么纯熟地实现了,看来他已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里面那个陌生汉把小思正面反过来,把她压在车厢上,我看她娇小的身躯给那男人粗大的身体压了下去,一下接一下重重地抽插她,速度越来越快,小思娇叫起来:「……不行了……插破了……」那陌生男人嘿嘿笑着对阿彪说:「你女友说鸡迈给我插破了,我今天就帮你搞大她的肚子。」说完又是抽插十来下,然后把小思抱着,停了下来,我知道他在我妹妹的身体里射精了。
  我在外面也看得差一点要射出精,我的心跳快得像高潮来了,鼻血和精血都像快要喷出来那样。怎么搞的,妹妹跟上了这个喜欢凌辱女友的男人!
  车里面静了下来,我妹妹坐起身来,娇嗔地对阿彪说:「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女友给别人姦淫才会高兴?」我脑里轰然一声,原来刚才我妹妹一直不是给迷姦,而是很清醒地姦淫着,什么时候阿彪竟然把女友调教成这样?只听见阿彪说:「小思,先别问这问题,阿PAUL还没干你的鸡迈呢!」天啊,我妹妹什么时候变成阿彪的性奴了,任人淫辱?
  我不敢再看下去,我怕再看下去会禁不住把精液射得满地都是,于是我匆匆忙忙回来,地上的泥泞黏得我满脚都是。我走过货仓边的草丛,听见湿辘辘的草丛里传来阵阵诱人的呻吟声,看来不少男女已经抑不住Rave Party这种狂热的燃起慾火,来外面这草丛里大干一番。
  我心里还担心着女友,虽然我喜欢凌辱女友,但是刚才那两个夹着她的男人好像来者不善,尤其他们这样一前一后用粗腰挤着我女友,而女友那件旗袍式短裙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他们只要把她前后两块布一掀,那我女友今晚也报销了。干,越想越兴奋,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已经把我女友上了?
  我脑里面满是我女友被那两个脱得半裸的男人夹在中间的情况,同时交叉显现着妹妹在阿彪车厢里被那陌生汉肆意淫辱的样子。突然草丛中传来诱人的呻吟声:「……哦……不要再来……不要在这里……啊……」那种近乎求饶的叫床声更是诱人,我心头一颤,脑里开始乱轰轰的:女友就在草丛里被人强姦!
  我轻手轻脚走过去,稍微拨开一些草,草丛并不茂密,所以虽然光线很暗,我却可以看见赤条条的少女用手撑着地上,一个男人从后面把他粗大的鸡巴抽插着她,每一下的凌辱都使她发出像哭泣般的呻吟。我的天啊,女友竟然被干成这样!长髮虽然遮住她的脸,但髮质又秀丽又笔直亮丽,就是她用二千五换来的负离子直髮!
  我看得心扑扑跳,各位色友,你们也知道我爱看女友被别人淫辱,这机会千载难缝,我当然静静地看着,不会去打断那男人。
  那男人却是很变态很粗暴,双手抓着她可爱的肉臀,狠狠抽插二、三十下,我女友全身都软了下去,他就把她按在又湿又髒的泥地上,他把自己的手放在泥地里一抹,把她反转过来,然后用满是黏土的手去摸搓她的奶子,把她涂得满身都是泥泞,我女友竟然一点也不在意,任他摆布。
  男人骑着她,抱着她两个圆屁股,再次把又黑又粗的鸡巴插进她小穴,胡乱搅弄着,弄得她全身发抖,淫水涟涟,发出「嗯哼嗯哼」的叫床声。我虽然被那男人遮住视线,但我想我女友一定给他干爽了,所以任由他姦淫,没有反抗。我心里有点醋意,到底女友的心里还有没有我呢?
  那个变态的男人还不满足,干得她七荤八素时,手又捞起泥泞涂在她的奶子上,还抽出他的鸡巴,竟然把泥泞涂在她的阴部上,然后再把鸡巴狠狠插进去。我脑里面顿时有点发昏,如果那些泥泞涂在她小穴口的话,那鸡巴一定带着泥泞直插到她的小穴里,可能还直达子宫头呢!天啊,女友被他这样玩弄,明天不要看医生才怪呢!
  我喜欢凌辱女友,但并不想伤害女友啊,干你妈的,简直是太过份了!我吸一口气,一步冲上前,拉开那男人的肩,那男人一呆,鸡巴「噗」一声从小穴里拉出来,他「啊」了一声,一股腥臭的精液顿时射了出来,那个躺在泥地上的少女掠一掠秀髮,见到我时,发出惊叫。
  干!那个少女虽然很有姿色,但并不是我女友!原来我认错了人!我忘了今年时髦负离子直髮,还以为看到直髮就是女友!
  这时那个男人暴怒地盯着我,他妈的,这时情况可危险呢,我可能被这粗壮的男人K一顿呢!我急中生智,立即假装手舞足蹈,对着他们癡癡地说:「一起去跳舞吧……来……」那男人原来暴怒的脸色变成厌恶,把我推开说:「回家去干你老母吧,迷幻呆子!」他们把我当成是Rave Party常见吃迷幻药的痞子,把我赶走,我当然也乐于给他们赶走。
  我钻进Rave Party的舞池里,没有看见女友,心头也有点惊慌,莫非给那两个男人带走,用车子载到其他地方轮姦?那岂不是更危险?想到这里,开始心浮浮,不踏实。所以在这里奉劝各位色友,凌辱女友要有点节制,像我这样丢下女友不管,到现在找不到才慌了神。
  我走向酒吧那边,阴暗的角落里有个熟悉的身影在挣扎着,一个男人搂着她想灌她喝酒,她极力推开他。我看见那少女穿的衣服,是旗袍式的连衣裙,很特别的,一定是我女友,没有错!我心中的大石才放了下来。原来失去女友那种令人担忧的滋味很不好受,现在看到,才如获珍宝,心里有种想要立即搂着她来亲吻的感觉。
  但我面前很多人,我要努力推开跳舞跳得有点疯狂的人才能挤过去,我看见那男人不是之前和她跳舞的男人,而是另一个比较年轻的男人,用力搂着她,见灌酒不成功,就放下酒杯,一手搂着她的纤腰把她压得半躺在长椅上,另一手放在她短裙里乱搞。
  我一个箭步走到他们的桌边,怒视着他,那男人有点惊慌地抬头看我,而我女友立即挣开他的搂抱说:「非……」但她也似乎有点醉,想要站起来,却摇摇晃晃又坐了下去。那男人立即装得很无奈的样子说:「大兄,出来玩玩,逢场作兴而已……」说完就站起来说:「这个位子还是让给你吧!」
  当我坐下时,女友就热情地搂着我说:「他们欺负我……」我也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紧紧地抱着她说:「霞,我很……」我大男人的心态总是放不下,我本来想说「我很爱你」,但却没说下去,就亲吻着她,她也完全给我搂着亲着,我们两人完全融为一体。之前十几天的冷战和刚才的赌气,一下子都烟消云散,我才觉得,也不是每次都要凌辱女友才会兴奋,这种深深的互爱也使我鸡巴高高举起。
  很久我们四片嘴唇才分开,女友说:「我们回家吧,这里很杂……」她嘴里发出很香的酒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