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逍遥小散仙 第八集:但为君故 第三章 七绝之剿

时间:2018-01-19 千钧一髮间,蓦闻一声低喝,瀰漫周围的烟尘突然四下退开,开闢出一个乾净的、方圆逾三丈的空间来,那诡异的夺命一击亦随之消失无蹤。
  小玄只觉压力骤去,身子晃处,差点一跤坐倒,狼狈粗喘间瞧去,见白眉翁两臂大张,似乎正是他施展功法撑起了这个真气结界。
  「啊,原来这白眉翁深藏不露,竟是个身怀绝顶修为的高人!」
  他张大了嘴巴,再望结界四周,只见烟尘中人影绰绰,各种诡光异象交织闪耀,但皆无法穿透入这个突然出现的真气结界之内。
  「不知这伙强敌是他的仇家还是冲着我来的?」
  小玄心下惊疑,赶忙从袖中甩出八爪炎龙鞭,疾注真气护在胸前。
  「居然能以一人之力对抗吾界六大长老,玄鼠之名果非虚传。」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腔调阴森冰冷有气无力,入耳却是十分清晰。
  「玄鼠?」
  小玄越发疑讶。
  只听白眉翁冷冷哼道:「既知吾名,还敢乱闯,定叫你们后悔此行!」
  说到这里,左袖倏地朝前挥去,骤见结界暴然延伸,即闻有人闷哼,一条人影朝后跌去,消失在烟尘之中。
  立时怒喝四起,又有条人影一闪而现,及时地填补了差点就给突破的包围圈缺口。
  「啧啧啧,这种情形之下还能反击,了不起了不起呀,难怪当年敢上凤凰崖偷东西。」
  阴冷声音再度传来:「不过,我在想啊……阁下之所以这么厉害,会不会是因为这里的禁制呢?」
  立闻一个苍老声音响起:「稟少主,正是如此。依老朽所断,这林中所布之界乃一上古禁制,名曰『迷津』,不但有迷陷之能,更具遏制外来者灵力的功效!」
  小玄闻言,赶忙悄悄运提灵力,果觉飘虚难聚,不禁震诧。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几位大长老今儿都不行了呢……好吧,那就不用灵力,听闻白眉玄鼠乃是绝顶的炼气大家,本君便以真气向前辈讨教如何?」
  阴冷声音有气无力地飘来。
  白眉翁眉心微拧,忽转首望向一处,小玄也跟着瞧去,见烟尘中有条身影突然清晰起来,一人背负着手闲庭信步般踏入了白眉翁撑起的真气结界。
  这是一个锦衣绣袍的公子,面上眶凹颊陷,身子枯瘦佝偻,皮肤白得没有丁点血色,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彷彿轻风吹来,便会将之刮倒。
  这样的人,本该没什么好怕的,但小玄却感一阵莫明恐惧,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恐惧。
  就在此时,病弱公子忽然朝他望了过来,微笑道:「你,就是玄狐的后人?」
  「是又怎样?」
  小玄应,他素来死要面子,最怕自己胆小,是以拚命鼓起勇气抵抗瀰漫心中的恐惧。
  「很好,很好,终于找着你了。」
  病弱公子声音微颤,青白的面容上遮掩不住地露出一丝激动。
  小玄正要说话,却见他猛地狂笑起来,笑得歇斯底里:「原以为玄狐一脉已绝,叫本君伤心了许多年,没想到老天爷却还给我留着,真是太令人惊喜啦!」
  小玄心中惊疑不定,凝神戒备道:「你是谁?为何要找我?」
  「我么……」
  病弱公子笑声嘎然而止,然却上气不接下气地狠喘了起来,待到缓过之时,面上已覆满了浓浓的阴戾与怨毒,盯着他森然道:「我恰巧就是七绝帝君的后人!」
  小玄心头陡紧,失声道:「你就是小魔君?」
  「现在,你该知晓本君为何要找你了吧?」
  小魔君狞声道,突迈大步,疾朝前行。
  白眉翁沉喝一声,右臂前挥,一掌推出。
  小魔君的步子骤时慢了下来,脚上似绑了千钧之坠,此后每步跨出,都似要费上九牛二虎之力。
  这时结界四周人影齐动,将真气结界挤压得不住扭曲变形,有人高声叫道:「少主莫急,待属下先破去这老儿真气再说!」
  小魔君仿若未闻,只盯着小玄继续强行迈进,身上锦衣倏地爆裂,鼻口鲜血齐溢。
  「少主小心!」
  「少主快回!这玄鼠的真气极是厉害!」
  「少主身上有伤,万万不可冒险!」
  四周爆发出一片惊呼。
  小魔君依然前行,终于到达了距小玄一臂之处,但此时似给一堵看不见的铁壁阻住,再亦寸步难前。
  然而,他似乎没有丝毫放弃的打算,一双阴毒的眼睛至始至终死死地盯住小玄。
  小玄心惊脉跳,但却不知从哪涌出一股勇气,目光竟罕见地冷冽起来,强毅不屈地迎住了对方。
  这样的距离下,目光相接的两人,彼此都感受到了一种尖锐的刺痛。
  小魔君忽尔狞笑起来,轻轻道:「我会让你一直活着,会让你觉得活着是一件天地间最最痛若的事情。」
  小玄只觉一阵恶寒,猛地别开了脸,见旁边的白眉翁面皮颤动鬚髮俱飘,似是吃力之极,但他深知这种比拚真气最是凶险,况且还可能有什么禁製法阵在起作用,哪敢贸然出手,急问道:「我怎么帮忙?」
  「别动,千万别动。」
  白眉翁沉声道。
  小玄手心皆汗,望着他道:「可是你……你只一个,他们人好多!」
  「这是我的地方,佔便宜的是我。」
  白眉翁微笑。
  「他们是冲我来的,你为什么要帮我?」
  小玄忍不住问。
  「没见这帮家伙弄坏了我的屋子么?」
  白眉翁道。
  小玄一阵感激,忽然觉得这个白髮白眉白鬚的老人似乎曾在哪里见过,一种难明的亲切悄从心底浮了上来。
  白眉翁眼睛突然一瞇。
  原来小魔君把一直背负在后的手拿了出来,左边一只捏握成拳,一分一寸地伸向小玄。
  小玄心头骤紧,目不转睛地盯住了那只枯瘦如柴的拳头。
  面对着这么一只看上去毫无威力的拳头,白眉翁的神情却在迅速凝重。
  儘管慢似蜗牛,但小玄瞧见,这只拳头的的确确是在一点点地前进。
  白眉翁面容绷紧,眉毛髮须飘动得更加厉害。
  拳头仍在继续前进,不祥的阴影已经悄悄地爬上了小玄的印堂,令得他那里的皮肤一阵发木发麻。
  白眉翁的眼睛越瞇越细,几乎变成了一条缝隙。
  小玄额头冒汗,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八爪炎龙鞭。
  「少主小心!」
  「少主万莫逞强!」
  「小心那老儿!」
  四周又有人在大声呼喊,显然俱在发功加力,将真气结界的範围压挤得大幅缩减。
  「咄!」
  小魔君倏地一声厉喝,仅跟小玄眉心数寸的拳头脱兔般暴出。
  就在这电光石火间,白眉翁的袖子却已先一步拂中了他的胸口。
  小魔君登时跌飞出去,在空中甩洒出一抹鲜艳的赤红。
  几乎同时,白眉翁支撑的真气结界亦陡然坍塌,十数条人影扯带着大片尘土怒涛恶浪般从四面八方袭捲过来,瞬间吞噬了白眉翁与小玄。
  小玄厉叱出鞭,急朝四下挥击,但周围已是一片混沌,不单瞧不清敌人在哪,就连近在咫尺的白眉翁亦都不见了蹤影。
  瀰漫的烟尘中突然现出一双怖人的赤红眼睛,与他正面相距不到一尺。
  小玄大惊,脚下蹬地朝后疾退。
  谁知对方如影随形地跟至,右臂高擎,倏一道乌赤的弧光从上方霹雳击落。
  小玄避无可避,手腕抖处,八爪炎龙鞭陡如火龙旋起,直绞弧光。
  骤闻一声金铁交击的巨响,两人之间炸出大蓬夹带火焰的亮芒,小玄手中长鞭差点脱手,整个人赫给震出数步之外,胸口一阵气血翻腾,不禁暗暗心惊:「此人之强,不在骷髅老妖之下!」
  而对方仅是朝上空浮起了尺余,狞笑道:「好!竟能接下我一记七煞鞭尸杵,再来!」
  说着人在空中一猱,又再朝他疾扑过来。
  小玄这才瞧清这赤目人手中握着一把奇形怪状的斑斓巨杵,杵上似乎纹铸着厉鬼恶煞图案,不知怎么忽尔一悸,心中慌怯起来,斗志几失。
  如此情形下,两人再度交击,这回小玄败得极惨,跌飞出七、八步一跤坐倒,喉头蓦甜,大口鲜血猛地呕了出来。
  赤目人正要追击,忽听旁边有人叫道:「让老夫来,少主要拿活的!」
  只见尘土中又现出一个老者,面皮青白秃顶无须,身着宽大红袍,袍上纹绣着奇符异菉,手持一桿八角幡幢,口中唸唸有词。
  小玄心头又是一悸,这次却感全身乏力,似给饿了七天七夜般头昏眼花,瘫坐在地上爬不起来。
  忽然间,烟尘中光芒大亮,只见数粒白森森的浑圆光球腾空飞起,瞬闻惨呼数声,四处有人大叫:「小心!是破真玄珠!」
  「大家莫用真气!」
  「快祭吞天钟!」
  突闻「嗡」地鸣响,又见金芒大放,一口通体铸刻着各种符菉的金色巨钟亦飞上了空中,与一粒浑圆光球撞在一处,登时爆出震耳欲聋的巨响,但见浑圆光球滴溜乱转,金钟身上却现出许多裂缝来,就于此刻,另外几粒浑圆光球宛如长眼睛般疾朝金钟掠来,接二连三撞击其上,但闻一声惊天裂响,金芒遍空流耀,原来金钟已给击得四分五裂,金灿灿的碎片四下飞弹。
  「不好!锺完了!」
  「吞天亦挡不住!」
  「大家暂退,保护少主!」
  惊呼怒喝此起彼伏。
  赤目人与秃顶老者脸色微变,一齐闪身飞退,没入烟尘之中。
  小玄立觉身上诸般恶感尽去,见周围乱成一片,心正茫然,猛见旁侧烟尘中钻出一条人影,急忙提鞭迎击,但他猝不及防,手上稍慢,瞬给对方捉扣住了手腕。
  「别慌,是我!」
  对方低声道。
  听见此声,小玄心中一震,抬眼瞧去,见来者额贴卷丝身段惹人,虽然面上覆着面纱,但已认出是谁,惊喜道:「五姐姐?」
  「伤着哪了?」
  绮姬压着声问。
  「没。」
  小玄道,一手拭去了嘴角的血丝。
  「能走么?」
  绮姬继问,声音中夹带着掩饰不住的焦急。
  「能。」
  小玄挣扎着爬起。
  「快离开这里,跟我来!」
  绮姬拉着他就走。
  两人猫着身在瀰漫的尘土中疾步穿行,很快便钻入了附近的密林之中。
  「五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玄喘着气问。
  「快走,以后再告诉你。」
  绮姬脚下不停,只拉着他朝前飞奔。
  「等等。」
  小玄忽道。
  「怎么了?」
  绮姬问。
  「那老伯帮我,不能扔下他就这么跑了。」
  小玄道。
  「傻瓜!」
  绮姬嗔道:「白眉玄鼠乃妖界的绝顶高人,修为超凡,葫芦里的十一颗破真玄珠厉害异常,用不着你帮的!」
  小玄道:「可是敌人来了好多。」
  「此处是他的地盘,设有克敌禁制,外来者灵气大大受限,使用真气又难以抵挡他那破真玄珠,根本奈何不了他的。」
  绮姬道。
  「真的?」
  小玄将信将疑道。
  「你若不走,只会给他添累!」
  绮姬急道。
  小玄只好跟着她继续前奔。
  两人在密林中跑了好一阵,绮姬终于拉住他停下,道:「好了,就送你到这里,你继续朝前跑,逃得越远越好。」
  「你呢?」
  小玄诧道。
  「我得回去了,离开太久别人就要起疑了。」
  绮姬道。
  「你……」
  小玄迟疑道:「五姐姐,你跟他们是……是一起的?」
  「嗯。」
  绮姬盯着他应。
  小玄面色发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呜……真糟糕!你怎么就是玄狐的后人呢!」
  绮姬跺了下足。
  「五姐姐……」
  小玄欲言又止。
  「快走吧,一切小心。万一没地方去,你就回千翠山找你袁二哥,他来头不小,或许能帮你。」
  绮姬怜惜地轻拍了拍他的脸,转身正要走,猛地娇躯一震。
  只见旁边一大片树木突然枯萎发黄,败叶纷落如雨。
  「怎会这样?」
  小玄讶道。
  这时眼前的异象迅速漫延到附近的树木之上,紧接着大片大片地飞快传染开去,彷彿深秋忽至,周围已是遍处枯黄满目凋零。
  几只鸟儿忽从枝叶中飞起,在空中扑腾了几下,身上羽毛竟然纷纷脱落,然后便一只接一只坠落下来,掉到地上之时,赫已彻底腐烂,摔砸得如泥四溅。
  小玄瞠目结舌。
  绮姬突然往他怀中一靠,压低声道:「捉住我,快!」
  小玄呆了一呆。
  「快把我扣做人质!」
  绮姬急道。
  小玄这才猛然省醒,环臂锁住了她。
  「沐长老救我,我失手了!」
  绮姬朝空颤喊。
  「怎么这般不小心!」
  一个苍老声音缥缈蕩来,声中夹蕴着怒意。
  「快走。」
  绮姬用极低的声音对小玄道。
  小玄依言而行,锁扣着她慢慢后退。
  「臭小子,放开她!老夫留你性命。」
  苍老声音再度响起,一头野猪倏从旁边的灌木丛中窜出,然却奔没几步,便即扑倒在地,身上皮肉块块腐烂坠落,眨眼间又诡异化做了滩滩脓汁,渗透入堆积地面的厚厚落叶之中。
  小玄瞧得直吸冷气。
  「别睬他,快走。」
  绮姬对小玄悄声道。
  「嗷,老夫要生气了,再不放人,便教你尸骨无存形神俱销!」
  苍老声音在林中四下飘蕩,似远若近,忽左突右。
  小玄只是不言,脚步越退越疾。
  「喂。」
  一个声音忽在后面轻轻响起,阴森冰冷有气无力。
  小玄心中剧震,揽着绮姬急转过身,然后就瞧见了衣袍破裂嘴角残血的小魔君。
  「不简单哦,居然捉住了我的美人将军。」
  小魔君负手微笑。
  「让开!」
  小玄强作镇定,然却发觉怀里的娇躯在不住地颤抖。
  「我若不呢?」
  小魔君轻轻道。
  「不让开,我便杀了她!」
  小玄厉喝。
  「知道吗?」
  小魔君竟然迈步,朝他慢慢走来,「本君从来最讨厌被人要挟哦。」
  小玄心头一紧,虚张声势地将炎龙鞭锁架在绮姬的雪颈之上。
  「少主莫急,小心伤着夫人,这小子逃不掉的。」
  苍老声音又再传来。
  小魔君仍继前行,朝小玄微笑道:「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
  「站住!我真动手了!」
  小玄紧盯着他喝。
  「告诉你吧,这女人便是本座麾下七大将军之一的飞电将军,亦是吾界首座大司祭的掌上明珠及本君的心肝爱妾碧绮绮。」
  小魔君道。
  小玄张大了嘴巴,掠眼绮姬,见她紧咬朱唇凝眉不语。
  「可惜本君真的很讨厌被人要挟,就是以我宠姬爱妾的性命做筹码亦不行。」
  小魔君轻轻道,突地一拳击出,雷轰电闪直奔绮姬的胸口。
  小玄大惊,揽起绮姬疾朝后跃。
  小魔君飞步追来,狞笑道:「既然为本君之妾,就要有为我随时牺牲的準备。」
  绮姬面无血色,泪水一涌而出。
  「少主慎之,万一有甚闪失,只怕碧大司祭那边不好交待。」
  苍老声音自空飘来。
  小魔君却是充耳不闻,依旧恣意追击,拳拳用尽,半点不顾绮姬安危。
  「无耻!」
  小玄大怒,他素来最痛恨这种无情无义之人,突地抛开绮姬,挥鞭迎上。
  小魔君略微一怔,身子稍稍闪让,便轻描淡写地避过了小玄的反击。
  小玄怒不可遏,暴风骤雨倾力痛击。
  「嗯,鞭法还算马虎,可惜真气太差,玄狐的后人就这点本事么?真是令本君太失望啦。」
  小魔君背负着手左闪右避,轻鬆得如猫戏鼠。
  小玄连连击空,不禁暗暗吃惊,眼角掠见一旁默默垂泪的绮姬,心中一阵莫明疼痛,突尔收鞭回守伫足立定。
  「怎么不打了?」
  小魔君有点意外:「知道我们的距离了?这就放弃了?」
  小玄口中默颂,悄悄开启了腰间的如意囊,接又开始念诵另一段禁咒。
  「有什么法宝手段,儘管通通使出来吧。」
  小魔君笑道,饶有兴趣地瞧着他,负手静待。
  突然间,一样物事忽从如意囊中飞出,长眼睛般準准的覆盖在小玄的脸上。
  「七绝覆!」
  小魔君失声,眼睛圆睁。
  只见小玄面上罩着张覆及鼻樑的狰狞面具,前额顶处挑着七只邪异的弯角,其上细纹遍布,不时有不知从何而来的电似青芒蜿蜒爬过。
  「当真是七绝覆么?」
  小魔君喃喃道,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去死吧!」
  小玄怒喝,手腕甩处,八爪炎龙鞭赫如火龙般飞出,声势威力远胜先前。
  小魔君闪身避过,一步步朝后退去,面上却满是狂喜之色。
  小玄则紧紧追击,手上交错挥击,条条火龙纵横飞舞,所过之处竟留下道道残焰,在空中悬停了数息方才消逝。
  「有如脱胎换骨啊……果真是圣覆!」
  小魔君自言自语,面上如癡似醉。
  小玄连连击空,加上七邪覆的作用,心中暴躁若狂,倏地纵身跃起,却是使出了本门鞭法的杀招「天火焚原」但见大片大片的焰云自空而落,徐徐罩向小魔君。
  「好!好!来得好!」
  小魔君居然伫足立定,不再躲闪退避。
  「小心!」
  白眉翁的声音突然遥遥传来。
  小玄如嗔如忿,此刻岂有半点犹豫。
  小魔君身影倏淡,不知如何,赫已穿过层层焰云出现在小玄面前,一只枯瘦如柴的拳头轻轻地印在他的胸口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