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七章 意料之外

时间:2018-01-19 十二月十七日,前往安阳联络当地自卫团的崔望带回了两个消息,一回到任丘城中,叶天龙马上在议事厅接见了他。
  「现在天河新军的六万军队正在大举攻击三地。善青本人是同意与我们共同抵御天河新军的,但好像其他的两个自卫团队长并不十分乐意,因为他们被以前法斯特军的表现弄怕了。不过现在他们的形势非常不妙,好像天河新军的主力已经到达,快要发起全面的进攻了。」
  「为了防备我军的救援,天河新军有一支军队正游弋在外围,总共是一万五千名的步骑,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好像正準备向西顿进发。」
  叶天龙的手轻轻一拍桌子:「好家伙,向我们挑战来了!」
  崔望应道:「应该是来进攻我们的,也可能只是为了牵制我们的军队。」
  左岛近在一边说道:「大人,本来山贼就是被天河新军利用来牵制我们的,现在可能知道山贼没有用了,就动用自己的军队了。」
  庆计在一边说道:「大人,不如我们给他们一点教训,也让那些自卫团的家伙知道我们的实力。」
  叶天龙点点头,现在任丘地区已经完全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了,青峰山的残余山贼在范铜他们攻击之前就已经逃得无影无蹤,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以及妇孺。范铜将这些人带到山下,进行安置。
  经过一番计议,决定由左岛近带五千步兵先一步前往西顿,挡住天河新军的前进脚步,庆计的骑兵则是进行迂迴的战术,大军则是迟几天出发,因为叶天龙想先到天坑看看,能不能找到圣魔神剑的下落。
  左岛近和庆计的队伍离开之后,叶天龙也着手安排了一下前往天坑的事宜,城中的一切事情全部交付于凤舞和晨月她们处置,本来于凤舞她们也想去的,但大军就要在三天后动身,準备的事务很多,加上叶天龙认为只要有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就已经足够了,对于辛西雅她们的实力,大家自然是毫无疑义的。
  十九日晚上,因为就要出发前往青峰山了,叶天龙只是準备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假寐一下,等时候一到,就带上辛西雅这些女神战士和计无咎一道动身前往青峰山天坑。
  细碎的脚步响到房门外,接着是辛西雅轻微的声音,房门被推开又马上关闭。
  熟悉的香风传来,很快的,一具温热腻滑的娇躯滑进叶天龙的怀中,叶天龙没有睁开眼睛,光凭着手上的触感,他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琴儿,有什么事情吗?」
  柳琴儿动了一下娇躯,让自己能舒舒服服地躺在叶天龙的怀中,然后用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酥胸轻巧地厮磨着他的胸膛,口中喃喃地说道:「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吗?」
  叶天龙低头在她的螓首上轻轻一吻,低声道:「为什么要问这个?」
  柳琴儿没有回答,而是不依地追问道:「你快说嘛!」说着,用修长健美的大腿磨蹭着,淡淡地说道:「是不是你已经忘记了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说到后来,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叶天龙的心中微微一跳,他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女人的心态,便十分认真地对怀中的玉人说道:「这种事情我绝不会忘记的!」
  「那你就说嘛!」柳琴儿微抬螓首,用热切地眼神望着叶天龙。
  「哈,想起来我的屁股就隐隐作痛啊!」
  叶天龙说着,一只手就滑到柳琴儿的玉臀上,沿着那光滑诱人的圆隆曲线,温柔地抚摸着,不时轻探其间的娇嫩花蕾。
  「第一次看到你,就是看到这个无以伦比的绝世美景!」
  柳琴儿无声地笑起来,叶天龙第一次见到她,就是误闯她的浴帐,当时那双火热的眼睛就直直地落在她的香臀上。
  「你老实告诉我,当时真的是被人陷害的吗?」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柳琴儿居然还要翻起旧帐,叶天龙不禁暗暗头大,这话是怎么说的,今天的柳琴儿是怎么啦?话虽如此,但他自然也知道该如何应付这样的场面。
  「先是被骗进去的,但既然进去了,如果不看一下你这个法斯特最美丽的军花,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柳琴儿的心中虽十分高兴,但表面上还是一阵羞笑,轻轻道:「人家哪里配得上最美丽这个称号啊!比我漂亮百倍的还大有人在呢!」
  叶天龙正色道:「在我心中,我的妻子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
  柳琴儿突然十分感动地抱紧他,在他的耳边喃喃低语道:「爱我吧!」
  叶天龙虽然不明白此时柳琴儿的心理变化,但对于这样的美差他却是非常乐意从命的。
  很快的,阵阵激狂的娇哼蕩呼声有如仙乐般响起,叶天龙发觉今次的柳琴儿更加的狂放热情,真个是用尽全力抵死缠绵。
  既然如此,叶天龙自是放开手脚,全力施为。不多时,满足的娇哼声响起,但随即便被堵塞顿止,仅有急促的粗喘鼻息声。当另一种颤抖的低语声响起时,激情中的两个人都已经跨上了快美的颠峰。
  在娇喘逐渐平息之后,柳琴儿柔顺的依偎在叶天龙的胸怀内,娇柔的诉说着。
  「我想和你一起去青峰山天坑,寻找圣魔神剑!」
  柳琴儿语出惊人,让叶天龙愣了一下,反问道:「你要去天坑?」
  柳琴儿用力点头,肯定地回道:「是的,天龙,让我陪你一起去吧!」
  「为什么?」叶天龙有些不解地望着柳琴儿那张因激情而充满春意的俏脸。
  「我觉得自己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了!」柳琴儿的声音柔柔的,一点也不像她往日的模样。
  「看到她们都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可是我却一点忙也帮不上。我真的害怕自己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
  柳琴儿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迷茫:「能成为你的妻子我很高兴,但我不想做一个只能看看,不能为自己的丈夫分担一点的妻子!」
  叶天龙大为感动,他双手捧起柳琴儿的俏脸,用力吻着她娇嫩如花瓣的小嘴,然后沉声说道:「小亲亲,怎么可以这么想呢!难道说我娶你为妻子,就是想让你帮我做事情吗?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会娶你,只要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满足了!」
  柳琴儿的眼中柔情似水,眼波流动,用尽气力抱住叶天龙,道:「我生怕你不再爱我了啊!轮到相貌,我不如大姐,也不如晨月她们,论到谋略,也不如晨月妹子,论到武技,龙小妹比我好上许多……」
  叶天龙用嘴巴堵住她下面的话,半晌才怜惜地说道:「别想这么多,傻瓜。我都说了,我就是爱你才会娶你为妻的,在我的心目中,你比她们哪一个都不逊色,而且和你在一起让我感到非常开心自在。」
  柳琴儿的美眸中闪过一片的晶莹:「我知道自己是在自寻烦恼,但有时总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好了,别再想这些事情了。」叶天龙温柔地说道。
  「那这次带我一起去天坑吧!」柳琴儿说道:「我是真的想去见识一下!」
  叶天龙不禁笑道:「小傻瓜,别人想轻鬆享福都没有,你却是自己要找事情做,好吧,为了让你安心,我们就一起去吧!」
  深沉的夜笼罩在浸满寒气的山峦中,整个青峰山好像死一般地睡去。山风吹来,松涛阵阵迴响,阴森可怖。尤其是子夜与黎明之交的时分,夜空中的繁星似乎都被水漂洗过一样,是那样的水灵灵。
  叶天龙抬头望了望黑暗天空中的寥寥晨星,感到心中一阵莫名其妙的感触,但他没有丝毫的怯意,并充满了希望,如果这一次顺利的话,自己就可以拿到传说中的「圣魔神剑」,也就可以把身上的债务去掉了。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地背上那庞大的债务,叶天龙就暗自生气,那两个老头不知道躲到哪里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他可不想今后自己领地的收入全部要上缴到法斯特的国库里去,只是为了这一点,这把神剑也是一定要拿到的。
  紧了紧腰间的盘丝束带,叶天龙转头怜惜地望着娇颜红红的柳琴儿。
  「怎么样?有没有感到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柳琴儿呵一口气,娇嗔地说道:「不要把我看得这么差嘛,人家以前好歹也是金凤卫的队长,千军万马中都杀过,这么赶一下山路怎么会累呢?」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她的心中着实感到一阵甜蜜,檀郎能这样问,就表明了他对自己的真心。想到之前自己心中那莫名其妙的不安,就更觉得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柳琴儿不禁下意识地伸手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虽然这里是一如既往的平坦柔韧,可现在对于她来说,已经另外有了一种含义。
  「以前听人家说,怀上孩子之后的女人都喜欢胡思乱想,没有想到原来我自己也真的是这样啊!」
  「不知道天龙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她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丝羞笑和不为人察觉的骄傲,「我将会为你生下第一个儿子!」
  「咦,为什么我会想到是一个儿子呢?」柳琴儿的心思顿了一下,自从发现自己的肚子有了消息之后,她一直都是当作儿子来想像的,想到这里,她又不禁患得患失起来,「万一是女儿呢?」
  叶天龙浑然没有发觉到柳琴儿心中的想法,对柳琴儿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再赶一下,争取在天亮前到达。」说罢,他转头对跟在后面一直默不作声的女神战士首领笑道:「她们应该更加没有问题吧?」
  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纷纷点头,跟在叶天龙和柳琴儿后面在计无咎的指引下再度向前飞奔。
  翻过一道山梁,青峰山的主峰清晰可见,前面就是山贼们以前的住地了。在动身的时候,叶天龙已经向计无咎打听清楚了整个青峰山的地形,越过山贼们的住地,前面不远处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青峰山背后的一处神秘天坑。
  快要接近山贼的住地时,柳琴儿的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怪异的翻腾,她忍不住凑到叶天龙的耳边低声说道:「我们是不是要绕过这个地方?」
  叶天龙望了一下前面的计无咎,摇摇头,道:「我看不用这么麻烦!直接穿过山贼的住地多省力啊,反正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人了。」
  但他们的主意还没有定夺,在前面负责引路的计无咎突然惊叫道:「奇怪,这里怎么还会有血腥气呢?」
  这时候,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也表现出一种不安的表情,她们不但闻到了血腥味,而且还有一种让她们非常不安的奇怪气息顺风传来。
  大惑不解的叶天龙和柳琴儿相视了一下,连忙过去察看究竟。整个山贼的住地看不到一点动静,沉寂如死,整个破败的山寨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但的确是有血腥气味传来。
  「这个地方已经被山贼们放弃了吗?难道说他们又回来了吗?还是说,发生了什么突然的变故,这里有厮杀?」
  叶天龙和柳琴儿不禁面面相觑,再看看辛西雅她们,也是一脸的不解之色。
  小心戒备地进入山贼的住地,叶天龙不禁吓了一跳。一百多具尸体横陈在山贼的住地,计无咎查了一下,血迹非常新鲜,甚至有些尸体还是温的,说明这些山贼们被杀的时间并不久,说不定就是在刚刚被什么人杀死的。
  从现场的痕迹看来,这些山贼们被杀的时候非常突然,连让他们準备的一点时间都没有,似乎是突然遭到惨烈的攻击,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而且这些山贼的死状非常安详,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
  看到这样的场面,又闻到浓烈的血腥味,柳琴儿顿时感到一阵噁心头晕,她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便强忍着身上的不适,走到一边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又默默运功让自己恢复。
  叶天龙虽然看到了柳琴儿这样的举动,也没有想到别的方面,只是以为她不喜欢看这种血腥的场面,再加上他正全神贯注忙于察看和分析。
  「这些都是司涅克的老底子,可能他们在大军攻击之前逃遁到山中,等大军撤退后又回到这个地方了。」计无咎对叶天龙说道,「只是这里面好像没有司涅克的尸体,他好像逃过了一劫。」
  「公子,你看!」站在前方不远处的女神战士突然出声道。
  顺着女神战士的手指方向,叶天龙看到数点火光在后山某地一闪而过。难道说有别人也知道天坑之秘,来到青峰山了。这些山贼可能就是这样被杀的,叶天龙越想越觉得肯定。
  计无咎的眼睛闪闪发光,显然也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柳琴儿更是直接提出了这个想法。
  「我们走!」叶天龙马上下令道,「不要让别人得了先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