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八十九章

时间:2018-01-03 走过石门,便是一个向下的阶梯。文渊向下走去,到了阶底,前方现出一片巨大石墙,四层条石为基,石墙由层层白石砖砌成,中央方砖 已被取开,通出一个形如圭字的门户。
  文渊视察週遭,不见有何异状,当即缓步走过,心道:「这地宫规模不知大到什么程度,须得步步为营,深入地底,倘若受困,那可是有 死无生了。」独自走在深幽寂静的隧道券中,文渊彷彿身入幽冥,除了火光所及可见砖石,儘是一片黑暗。
  其时虽当盛夏,地底却是一片清凉,甚至颇有冷意,加以无尽的黑暗,令人不由得心生不安。文渊独自探入险地,丝毫不敢大意,一边前 行,一边凝神留心週遭变化。四下一片寂然,除了文渊自己的脚步声,更无半点声息。
  走了一阵,前方现出一道汉白玉石门,洁白晶润,厚实牢固,想来便是地底玄宫大门。文渊心道:「这两扇宫门看来极是沉重,只怕不易 推动。」
  他走到门前,双手按在门上,运使九转玄功,原拟使上全力也未必轻易便开,不料才加到七分力,一阵清脆的金石摩擦声响过,重逾千斤 的石门轰然而开。
  如此轻易打开宫门,倒让文渊一阵错愕,踏过门口,火光照耀下,文渊忽然瞥见上方似有尖锐暗器,猛然一惊:「原来此处有机关埋伏! 」他反应快捷,抽身疾退,抬头往上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哪里是什么暗器,不过是由青石日久生成的少许钟乳石。他再回身查看石门,但见 石门门轴颇厚,但到了两门交接开启的铺首处,却只有门轴的一半厚度。
  文渊心道:「原来如此!门轴设计厚实,才足以承受这千斤重门开启的力道,铺首处减少了份量,也易于使力推动。但不知此门是否有其 他机关,可以锁住大门?」眼见石门造得坚实,不似暗藏玄机,门后地上有一处横沟,此外并无其他异处。
  他对土木之学所知有限,又非兴趣所在,当下也不多想,当下继续朝前方走去,经过一段较宽敞之地,不多时,眼前又是一道相同的汉白 玉门。文渊正要开启,忽然火光照见地上,似有什么东西闪闪发亮。文渊俯身查看,却是一柄断掉的短剑,上半截剑刃不知去了何处。文渊细 细查看,不禁心头一震,暗叫不妙,心道:「这不是小茵的剑么?」
  他拾起断剑,仔细端详,确然是小慕容所使的短剑,刃面断折处并不平整,似是被重兵器打断,或是内劲震折,并非宝刀宝剑所削断。看 见小慕容兵刃毁坏,文渊心底升起一阵寒意,心道:「莫非她们在这里中了埋伏?」
  他心中担心,藉着火光四下查看,果然墙上有不少打斗痕迹,有被兵刃所划过,也有一些血迹,墙角还有一块尖石,乃是石娘子的飞石暗 器。文渊越看越惊,暗道:「难道是黄仲鬼在此镇守?可是切断小茵兵刃的,绝非太阴刀功力,那么皇陵派还有其他高手?又或许皇陵派倚多 为胜,派出大群弟子围攻。只不知石庄主她们是否安好?」
  想到华瑄、小慕容等人安危未明,又有不谙武功的紫缘在内,文渊心急如焚,心道:「假如不是龙驭清来袭,紫缘应该留在客栈才是。唉 ,她一个弱女子,要是当真遇险,可该如何是好?」想到此处,文渊更加不安,正要出手推门,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石庄主她们定然走过这 里,何以又把石门关上?明楼外留有皇陵派门人的尸体,那么自然掩蔽不了潜入此处之事。关上了石门,万一情势不利,岂非更难及时撤退? 」
  思及此处,文渊登时心中一动:「那么是皇陵派重新将门关好,藉以防範外人。嗯,这石门本该另有闭锁之法,但是皇陵派想在地宫里将我们一网打尽,故意不加阻碍,打开石门时的声响太大,在这全无声响的地下,便是告诉皇陵派有敌人侵入的一个警讯。先前我开的那门,离 此甚远,又有这道门阻挡,声音或许传不到门后,那么我应当还没被发现。开了这道门,那就难说的很。」
  既已深入地宫,文渊自然不会轻易回头,心道:「即使这长陵地宫是龙潭虎穴,也得闯上一闯。」当下双掌按门,一吐内劲,又是阵阵巨 响传出,石门随之大开。文渊缓步过门,火光一照,前方已非隧道,而是一间高大宽阔、结构宏伟的殿堂。
  文渊高举火折照明,但见殿中放着两张白玉宝座,座前各有供桌和一个青花云纹大瓷缸,此外几乎别无他物,偌大的殿中显得空空蕩蕩, 宁静的地底分外凄清。
  文渊走上前去,往一个缸中看去,只见缸中盛着七分满的香油,乃是地宫中所点的长明灯。文渊以火折点着两缸灯油,殿中登时大增辉煌 ,一片明亮。文渊心道:「从成祖驾崩至今,就是两缸满满的灯油也该烧完了,这灯油该是皇陵派自己加的。」忽然心中一疑:「皇陵派担任 守卫陵墓的重责大任,却如何会将人囚禁在此?」
  他自获得任剑清囚于长陵地宫的消息,便是一番激战,又是毫不停息地赶路,此时他当真进到了地宫,反而感到疑云重重:「皇帝陵寝, 岂是能随意进得的?
  难不成皇陵派竟将陵墓地宫当作了自家地盘,随意来去?皇帝怎会容许他们在祖宗安息之地擅自为所欲为?「
  文渊百思不解,但当下之急,乃在寻得石娘子等人和任剑清,实也无暇细想。
  此时殿中光明,四下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文渊环顾四周,不禁越看越惊,只见墙上、地上留下不少打斗痕迹,左首宝座上也被利器划出一 道深痕,一张供桌上陷着一个浅浅的手印,却无裂痕,是被极为阴柔的掌力所击中。文渊看着这掌印,心中暗惊:「能在木质上印出这等清晰 的手印而不击裂木桌,出手者功力非同泛泛。黄仲鬼的内力偏于阴寒霸道,这一掌或许非他所出,会是何人所为?」
  殿中既然无人,文渊心觉久留无益,便要继续搜寻。可是大殿左右均有石门,往前的尽头又在灯火所及之外,不知是否还有通路。三条道 路,文渊一时难以抉择,想了一想,心道:「石庄主她们既然在此与人交手,何以不点燃这两缸大灯?想必是她们从门外一路打进来,殿中本 来没有点灯,单凭火折,照不到两侧石门,又在兵凶战危的当口,激战之时,自然不会留心寻找其他出路,仍然是往前行去。那么我也只管向 前便了。」
  想通此节,文渊重燃火折,疾步前奔,果然最后又是一道石门。文渊推开石门,眼前乃是地宫后殿。这后殿较之前所在中殿规模为小,凌 乱地放置着二十来个大红木箱,更无其他物事。此处已是地宫中路的尽头,居然只放着一堆木箱,而无帝后棺椁,环视殿中,同样不见一人。
  文渊也没料到这间后殿竟然摆设如此,颇感意外,未见有人,更是失望,喃喃自语道:「成祖皇帝叱咤一时,寝殿怎会如此随便?」突然 心中掠过一个想法:「棺木不在此间,却会在何处?难道还有密道可往前行么?」
  他正要举步往前,忽听一个细微的女声传来,只听那声音唤道:「文公子,是文公子吗?」这声音传入文渊耳中,文渊陡觉全身一震,又 惊又喜,脱口叫道:「紫缘,紫缘,你……你在这里?」他左右转身,殿中依然只有自身一人,呆了一呆,忽见一个木箱得得震动,似乎有人 藏身其中,却无法由内出来。
  文渊飞奔过去,用力掀开箱盖,低头一看,一张清雅灵秀的脸庞映入眼帘,澄澈的双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彩,正是令他最为牵挂担心的紫缘 .箱盖打开,紫缘第一件事,便是投在文渊怀里,连声叫道:「文公子,你终于来了!我……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语音微带呜咽, 身体也轻轻颤抖,显是心情激动之极。
  在这深入地下的玄宫之中,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最令他放心不下的紫缘,文渊登感心头一鬆,喜悦之情油然而生,轻轻拍着紫缘的肩膀, 柔声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这不是看到了吗?」其实他自己也是如释重负,能确保紫缘平安无事,在他而言真是一大振奋,手中火折 掉在地上。
  欣喜之余,文渊忽觉手掌所触柔腻细润,紫缘竟是裸露肩头,不觉一怔,定神一看,赫然惊觉紫缘未穿外衣,全身只穿着一件肚兜,方才 未曾注意,此时发觉,文渊登感不知所措,霎时间身子僵硬,一动也不敢动,彷彿变做了石像木雕。
  紫缘稍稍回神,见到文渊怔怔地望着自己,羞得双颊如火,却仍是伏在文渊胸膛,唯恐稍一离开,便永世难见一般,轻启樱唇,低声道: 「我的衣服被人扯破啦。」
  便在此时,地上的火折也已熄灭,后殿顿时一片漆黑。
  文渊如梦初醒,「啊」了一声,急忙再点着一个火折,一边问道:「是皇陵派的?他们对你怎么了?」紫缘低声道:「就只有那样,幸好 有石姑娘及时救了我。」她随口说来,文渊却听得心中紧绷,知道皇陵派中有人心怀不轨,意欲侵犯紫缘,而且情势险极。只听紫缘又道:「 那时一片混战,茵妹要我先躲在箱子里,以免又被人捉住了。」文渊握着紫缘双手,低声道:「可难为你了。」
  紫缘轻声道:「该说是我拖累了石姑娘她们。我躲在箱里,只听到外面一片打斗声,忽然一阵惊叫,好像有什么木石脱动的声音,接着就 安静下来了。我想要出来,没想到从里面打不开箱子。」文渊一怔,道:「这么说来,韩师兄、师妹她们都不知去向了?」紫缘点了点头,低 声道:「文公子,现在怎么办才好?」
  文渊道:「这地宫我还没有全部走遍,我们再去探一探。」说着望见紫缘,心中蹦地一跳,急忙转头,低声道:「紫缘,你先穿我的外衣 好了。」
  说着便要将衣袍解下。紫缘红着脸应了一声,低头含羞,甚感困窘。
  两人虽然两情相悦,也几乎已要同赴巫山云雨,可是之前文渊并未当真见到紫缘身子,现下与当日溪边草地相较,紫缘还少了纱裙掩蔽, 白润的双腿不安地紧紧闭拢,娇躯大半呈现文渊眼前,文渊焉能不生绮念,看见紫缘羞赧的表情,更是怦然心动,这件外袍脱得艰难之极,只 怕一个把持不住,脱下的可未必仅止于此。
  好不容易外袍脱下,文渊披在紫缘肩上,紫缘轻轻拉住,低声道:「谢谢。」
  神情又羞又怯,令人大起爱怜之意。文渊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衫,更觉地宫中寒意阵阵,好在他内功造诣不凡,倒也不觉难受,当下道:「 我们去找石庄主她们。」
  紫缘点了点头,道:「可是要怎么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