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豔情鬼宿舍

时间:2018-01-02 8.30号安澜提前一天来到了学校,今天是她开学的前一天,确切的说应该是报道的前一天,安澜比其它学生更早的来到学校,至于原因吗,大概是不喜欢明天人多,安澜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孩,有着黑色的长头髮,圆圆的脸蛋,清纯的笑容。
安澜虽然是一个很乖的女孩,但并不代表她缺少独立性,相反,骨子裏安澜是一个非强坚强的女孩,有着同年龄女孩没有的安稳和坚韧,这也是家裏人这么放心她自己出来的原因。
由于提前来到学校,学校并没有组织好接待人员,安澜随便的在宿舍区走着,希望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宿舍,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生走了从安澜身边走过,男同学阳光帅气,很是让人亲近,安澜猜他是学校的学长,因为这个时候除了学长也没有人会呆在这裏了。
「学长,您好」,安澜甜甜的笑着,对着学长喊到,对面穿着白衣服的学长愣了愣,没想到会有人叫自己,而且是一个极为清纯漂亮的美女,安澜这时穿的是深蓝色的连衣裙,这个时候开气还是比较热的,安澜露出自己两只洁白的手臂,腰间束着腰带,将自己细细的腰身勾勒了出来。
连衣裙到小腿之上,细直的小腿暴漏在阳光下。
安澜上身胸部以上是透明的白纱,露出自己性感的锁骨,虽然已经过了最热的季节,但安澜头上仍然流了不少的汗,这也是她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大行李,不累倒是奇怪的事情。
由于汗水的原因,白纱紧紧的贴在安澜身上,雪白的肌肤似乎没有穿着任何衣物,让她清纯中带了丝性诱惑。
学长虽然觉得眼前的美女让人一亮,便毕竟早已不是花丝新手,看到美女就走不动的人,仍然有礼貌的对安澜说道:「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学长,我这刚来的新生,想去14号宿舍,您能给指下路吗?」,安澜极有礼貌的答道,学长眼前一亮,刚来的学妹居然让自己给碰到了,真是天降的缘分,看这小美女清纯的样子,大概连恋爱都没谈过吧,没有恋爱经曆的高中学妹到了大学就会特别容易勾引,就算是谈过恋爱,到了陌生环境,也容易产生不安全感,这时候自己能够趁虚而入,岂不是天降奇缘。
于是学长热情的说道:「咱们宿舍区挺大的,14号宿舍比较远,这样吧,我送你过去」,「那就谢谢学长了」,安澜準备提起行李,这时学长却比她先一步抓住了行李,「我来吧,你看你都出汗了」,「那怎么好意思啊」,安澜心想这样麻烦别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我是学长吗!学长不就应该帮学妹」,既然学长已经这么说了,安澜也不好意思再去要行李,这时她看到旁边有个小卖铺,灵机一动说:「那我给学长买瓶饮料」,安澜知道学长们都会拒绝学妹的好意,让她们欠下自己人情,将来提出交往的时候就变得容易很多,但如果给学长买了饮料,正好还了他人情,于是不等学长拒绝,安澜说完就跑到了小卖铺处买了两瓶绿茶来。
一路上学长不断的为安澜介绍着学校的景色,不断暗示安澜如果有事可以找他,便安澜明知道学长的意思,却没有做出回应,安澜是个传统的女孩,觉得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不好了。
终于,两人走到了14号宿舍前面,这时学长似乎醒悟了安澜是住在14号宿舍,有点诧异的说:「原来你住在14号宿舍啊」,「怎么了学长,有什么问题吗?」
安澜觉得学长似乎很是古怪,似乎到了14号宿舍前想起了什么一样。
「没事,我就是随便说下」,虽然觉得学长话裏有话,但安澜也没有深入追究,每个人都有保持秘密的权力。
这时安澜敲响了宿管大妈的门,开门的是一张极为难看的脸,倒不是说她长的难看,虽然她长的一般,但长的一般再紧绷着脸,一副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别人都欠了她似的。
看到这张不友好的脸,安澜小心的开口,尽量让自己显得有礼貌,免得被宿管阿姨借机生事,毕竟她长着一张不好惹的脸。
「阿姨,我是来报道的新生,我住314房间」,安澜拿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和宿舍分配证件,宿管阿姨而无表情的看了看,又对头安澜打量了好一会,直把安澜看的心裏发毛,结果阿姨却什么都没说,拿出一张表来让安澜签到,并将宿舍的规矩给安澜说了一遍,这大概是提前来的学生的福利,不用去看公告了。
临末,阿姨却又问了一句,「你住314」,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怜惜,跟她的形象很不相符,「是啊,阿姨,我住314」,阿姨欲言又止,「你是第一个到来的学生,晚上自己小心点,早点休息,别到处乱跑」。
语气又恢複了那种豪无感情的样子。
学长提起安澜的行李,正要和安澜一起进去,宿管阿姨去是冷冷的说道,「男生禁止进入女生宿舍」,学长顿时如打了蔫的茄子,「那学长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谢谢学长帮忙」,「不用这么客气举手之劳,那你进去吧,我就走了」,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学妹的电话等联系方式,这让学长很是尴尬。
看着安澜走进宿舍,学长这才转头对宿管阿姨说道:「王阿姨,这个时候并不禁止男生进去吧」,然而得到的是王阿姨「咣」
的关门声音。
安澜走在楼道上,楼道静的可怕,静的不正常,如同身处一片鬼域之中,带着死寂的气息,安澜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觉得一丝丝的寒意侵入自己身体。
「自己吓自己,世上又没有鬼」,壮了壮胆子,安澜提着箱子继续向上走。
这时楼道中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达达」
的,在这寂静的楼道中分外刺耳,脚步声是从下面传来的,安澜已经走到三楼,向下看去,却并没有一个人,这时脚步声却突然消息了,如从没出现过一样。
「或许是谁路过吧」,安澜这样想,快步走向自己宿舍,安置好了自己行李。
夜晚,安澜正在玩着电脑,一阵突兀的敲门声响起来,配上如今阴深的环境,安澜的心跳不住的加快,「这个时候会是谁呢,难道是宿管阿姨?」
虽然心裏害怕,但安澜坚信世上没有鬼,仍然小心的打开了门,然而,外面并没有任何人,没有人?敲门声音是从哪裏来的,安澜心再一次扑腾扑腾的跳着,「谁啊?」
安澜站在门口,对着空蕩蕩的走廊,除了回音,整个宿舍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安澜又一次看了看走廊,确认没有任何人,这才準备关门。
当六即将合上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突兀的伸了出来,阻止了门继续关闭,「啊」,安澜惊恐的大叫起来,蹬蹬蹬的向后退了几步,这时门开了,安澜怎么都没看到,双手就胡乱的向前拍去,她的手被人捉住,「是我」,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安澜这才回过神来,这时发现宿管王阿姨正捉着自己的手,「王阿姨,是你啊」,抚了抚自己仍然快速跳动的心髒,安澜觉得自己要虚脱了。
「我每天都要巡楼,看到你房间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对于安澜的失礼行为,王阿姨似乎一点都不奇怪,也没有询问的意思,她放开安澜的手,「我不是说让你早点睡吗?都到这个点了怎么还没睡?」
对于自己的好意被对方无视,王阿姨有点恼怒,「我正要去睡呢」,「那你早点睡,别玩了,夜裏小心点。」
似乎只是客气的说话,但安澜总觉得王阿姨似乎在刻意提醒自己什么,没有任何头绪,安澜回到宿舍,被刚才一闹,也没有上网的兴趣,于是準备上床休息。
一夜无事。
第二天,正是学校报到的时间,安澜的室友很快的来了,最先来的一个叫李家玉,长相倒是一般,远没有安澜漂亮,但到是个特别活泼的人,一到宿舍就和安澜主动打招呼,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于是两人很快就熟识起来。
第二个来的人叫朱静,一副冰美人的样子,带着一副眼镜,对谁都爱理不理的,她长着一个瓜子脸,身材很是高挑,足比安澜高了半个头。
看她一脸冷冰冰的样子,安澜生怕自己触了霉头,李家玉将自己的行李摆好,立刻走了出去。
安澜这才对家玉说道,「她好怪啊」,「她啊,以前跟我一个学校的,叫朱静,一心想着考港大,结果準备了多年,还是没有考上,你不用管她,她就那个样子。」
这时朱静突然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李家玉的话,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接着就坐在自己床上看起了书。
最后来的一个叫杨盼盼,父母一起陪着她来的,父亲提着行李,母亲拉着她的手,她进来后立刻捂住了鼻子,「好难闻啊」,又看了一圈,指着衣柜对母亲说:「这衣柜怎么这么小,怎么放衣服啊」,这时杨母接口到:「亲爱的,你不是跟盼盼系主人是同学吗?你给他打个电话,让咱们盼盼出去住,这哪是人住的地方。」
听到杨母的话,安澜和朱静同时皱起了眉头,心裏想到,这人怎么说话的,然而没等杨父回话,李家玉却是突然插口了,「阿姨,学校有规定,大一新生必需住校,只有到了大二才能走读的。」
「妈」,听到李家玉的话,杨盼盼立刻对母亲撒起娇来,这时杨父才开口说话,「别人家的孩子都能住,就咱家的孩子不能住,都是你,把她宠坏了」,又对安澜几位说道:「我家盼盼啊,从小被宠坏了,你们多多担待,多照顾着她点」。
听到杨父的话,杨盼盼不乐意了,「爸,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又对杨母说道,「你陪爸爸回去吧」,说着将二老推了出去。
这时杨盼盼转个圈,似乎父母的离开让她感到非常的快意,脸上也没了刚才对宿舍不喜。
黑色的连衣裙绕着她的身体旋转,整个富贵的气质立刻显露无遗。
「我还是第一次住宿舍呢」,杨盼盼兴奋的说道,围着宿舍转了一圈,然后坐了下来,对最近的李家玉伸出了手,「你好,我叫杨盼盼」,她五指修长洁白,不显一丝粗糙,李家玉和她一握手,立刻被比了下去。
「我叫李家玉,这位叫安澜,那边是朱静」,安澜对杨盼盼笑了笑,「你好」,对面的朱静似乎没有听到她们的话,一直在看自己的书。
随着室友的入住,宿舍逐渐热闹起来,安澜已经忘记了她刚来时的恐惧,然而不安隐藏在她身体深处,随时会席捲而来。
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转眼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这时间安澜已经适应的学校的生活,生活变得平静起来。
今天晚上,她穿着校服,坐在自习室中温习自己的知识,已经不晚了,陪着她的李家玉失去了耐心,对安澜说道,「安澜,都没人了,我们回去吧」,安澜看了看自己还有点东西没看完,于是对李家玉说,「你先回去吧,我看完就回去」。
「那我就先走了,安澜你也快点啊」。
随着李家玉离开,安澜又沉寂在书本之中。
终于最后一张也被她翻过,安澜站起了身体,「啪」,隔着安澜不远的距离,另一个座位的椅面立了起来,如同刚有人站起来一样,安澜看了看四周,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
安澜抓起书本就跑了出去。
安澜不停的按着电梯,似乎这能让电梯来的更快些,终于电梯停在这一层,连续按了几次关门键,电梯缓缓的关闭着,安澜刚缓了口气,一只手就突然的伸了进来,在电梯完全关闭前塞了进来,正关闭的电梯又打开了,「啊……」,安澜的书散了一地,她紧贴着电梯,双眼惊恐的看着打开的电梯门,就像在等着可怕怪物一样。
电梯终于打开了,没有可怕的怪物,只有朱静静静的站在电梯前,无视安澜惊恐的眼神,朱静捡起了安澜掉落的书本。
沉重的呼吸传来,「朱静,怎么是你啊」,朱静没有说话,她话一向很少。
不过这也让安澜放下心来,有了朱静的陪伴,安澜暂时将刚才的恐怖画面忘记。
只是对学校的诡异认识越发清晰。
自身的诡异遭遇让安澜很是不安,可又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这是一个不信神鬼的时候,自己说出去也只会被人当成神经病而已,于是安澜在孤独中承受着一切。
这天,安澜一如既往的在宿舍学习,朱静从她身边走过,安澜看她脸色不是很好,关心的问道:「朱静,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我没事,就是学习累了」,朱静自从来到宿舍,一直都很努力,整天书不离手,连正常的户外活动都极少做,但安澜不认为朱静是因为学习累的原因,但她不肯说,安澜也没有办法。
「朱静,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话一定给我们说」。
朱静勉强的对安澜笑笑,就躺到了床上。
这时,李家玉却突然叫了起来,「你们知道吗?咱们学校经常传出闹鬼的消息呢?」
「家玉,你吓唬谁呢」,回答是杨盼盼,两人一直混在一起,可以说极为熟悉。
「真的,不信你们看,我都在网上找到了,咱们这个宿舍区了,以前有个叫沈未央的就是被鬼害死的,听说她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被缠住了,最后都被逼疯了」,「我倒是听说过,有的人啊,天生不一般,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仍然是杨盼盼,自从住到宿舍,倒是没有显得什么娇气,跟其它人合得来。
「你们别说了,怪吓人的」,安澜接口到,她自己遭遇差不多,好不容易压着没爆发,经不起她们这样吓唬。
这时家玉和杨盼盼凑到一起,看起了网上的传闻,杨盼盼突然说道,「这个沈未央和安澜好像啊」。
家玉一听,仔细一看,真的和安澜有七八分相似,同样圆圆的脸,长直发,「这个沈未央是被鬼给强奸的」,安澜被说的心裏一跳,「你们别胡说八道了,世上哪有什么鬼」。
一脸的不高兴,杨、李二人适时的闭上了嘴。
是夜,安澜自己一个人出去解手,总觉得后面有东西跟着自己,她转头看去,又没有什么人,安澜急沖沖的解完,跑回了宿舍,又装作无事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安澜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有时候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对方的身影,和对方有直接接触,安澜知道了,那是一个强壮的男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至今只是偶尔骚扰她,难道沈未央的事是真的,安澜心裏想到。
隔了几天,安澜听到李家玉和杨盼盼讨论杨盼盼的男朋友,他叫韩吉,杨盼盼一直夸她男朋友帅又身体好,有6块腹肌,人鱼纹什么的,对她如何如何,韩吉这个名字安澜听过,只是她听说他和一个叫江雪的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知道怎么又成了杨盼盼的男朋友,只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随后几天,杨盼盼又和李家乐越谈越天,甚至谈起了他们两人的性关系,李家玉表示很是羡慕,让杨盼盼帮她也找个男朋友,杨盼盼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这时却把安澜也扯了进来,杨盼盼坚持要给安澜也找一个男朋友,并约了明天一起去KTV,虽然安澜推迟,但杨盼盼一直坚持,非要带她去。
第二天,安澜继续躲在图书馆看书,不想参加杨盼盼的KTV,但没想到杨盼盼直接找到了图书馆,强制性的将安澜拉了出来。
在KTV,杨盼盼和李家玉一直对安澜劝洒,挡不住她们的热情,安澜少多多少少的喝了一点,喝了点洒,安澜心裏不舒服,就跑到卫生间洗手,没想到正好撞到杨盼盼和韩吉在做爱,当时杨盼盼坐在台子上面,双腿叉开,韩乐硬挺的肉棒正插在杨盼盼的身体裏面,双方动情的抱在一起,淫叫着。
安澜不小心看了几眼,发现韩吉的身材确实极好,来回抽动的肉棒大概有17厘米左右。
两人的淫行让安澜很是脸红,看到安澜进来,杨盼盼一点都不避讳,反而叫的更大声,「老公,你操的盼盼骚逼好爽啊,盼盼要被你干死了」,「你个骚货母狗不要脸的,在自己同学面前居然也这么骚」,韩吉将自己粗长的肉棒狠狠的插入杨盼盼流着淫水的骚穴,只是有意无意的对着安澜。
这时安澜突然感觉到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乳房,安澜知道是那个他又来了,几天来他就不断的出现,不断的占自己的便宜,却又不肯直接强上自己。
这时他的双手揉搓着安澜坚挺而不大的胸部,随着对方的揉搓,一点点情欲在安澜体内生长,酥麻的感觉从胸部传遍全身,安澜感觉到自己的小穴有点湿润了。
自己是个蕩妇吗,不,她还是处女呢,只是在鬼不断的骚扰调教下,安澜的身体却是越来越敏感,对性的反应也强烈了许多。
并且从来没有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安澜也不知道如何抵挡这样的快感,反而有些沉溺其中。
鬼不满足于隔着衣服玩弄安澜的乳房,刺啦一声,安澜的校服就在对方手中变成两半,这双手没有任何阻隔的按在了安澜的乳房之上,安澜柔软的胸部被揉成各种形状。
一只手逐渐不满足于胸部,开始顺着安澜的腹部向下滑动,整只手贴在从没有碰过的娇躯之上,一点点的颤抖让安澜的情欲更加高涨。
最终那只手停在了安澜的阴部,中指贴在她的阴蒂之上,轻轻的揉动,安澜的淫水分泌快速增加,很快将阴部打湿,身体内部有种渴望被唤醒,安澜知道那是什么,她知道应该有东西插到自己身体裏面,就像韩吉操杨盼盼一样,自己也应该有个人来操。
但操她的是鬼,鬼并不急,一直很有耐心的挑逗她。
在对方的揉动下,快感不断的从阴部传来,让安澜的整个身体为之酥麻,无法站立。
安澜陶醉在对方的挑逗之下,而身体更加的空虚。
这时对方又在好阴蒂上狠狠的压了几下,蜜液从身体裏面喷出,安澜知道自己高潮了。
而对方在自己高潮后迅速消息。
安澜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衣服没有任何变化,仍然穿在自己身上,除了自己高潮是真,一切都是假的,自己根本没有动过。
这时韩吉仍然奋力的操着杨盼盼,而杨盼盼也努力的迎合着韩吉,双方相当的投入,安澜看了一眼,快速从洗手间退了出来。
在KTV,安澜结识了虑吉的好友沈奕,这个第一眼就给了她好感的男孩很稳重,有种成熟的气质,不像同龄的人一般轻浮,在KTV安澜招架不住好友的劝酒时,沈奕多次帮她解围,晚上又送她回宿舍。
接下来的几天,沈奕用各种借口找安澜聊天,由于对他很有好感,安澜并没有拒绝,只是一直瞒着宿舍的几位,免得她们八卦。
自从上次安澜发现朱静的不妥之后,提醒朱静多休息,然而朱静的情况却越来越差劲,时常夜深时惊起,而且伴随着不同的自慰行为,李家玉暗中骂她发春,这让安澜怀疑起朱静是不是同样跟自己一样碰到了「他」。
这晚,安澜又被朱静弄醒了,她躺在床上,双手揉着自己的胸部,朱静的胸是几个人中最大的,足有D的尺寸,几人暗中讨论时都是各种羡慕。
这时她的手伸到粉红色的内衣中,大力的搓着自己的巨乳,嘴裏不进发出各种呻吟,「哦,用力,使劲,来玩骚货的奶子吧」,「朱静,朱静,你醒醒啊」,安澜摇了摇朱静,不但没有叫醒她,反而被朱静抓住了手,朱静将安澜的手按在她胸部上,安澜脸色一红,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样去摸同性的胸部。
朱静按着安澜的手,在她的胸部上揉动,安澜不得不感歎,朱静的胸部真的很大,自己的小手根本握不住,「这死妮子不知道是被多少男人玩大的」,安澜恨恨的想着。
「反正朱静在做梦,自己玩玩也没事吧」,禁忌之下,安澜的胆子变大了不少,也不管另外两个室友随时可能醒来,反而用力的揉起朱静的胸来,在安澜的揉动下,朱静发出了美妙的声音,「好舒服,骚货的奶子好爽,用力玩驻华的奶子吧」,不知道朱静是做什么样的春梦,不过看越来很快乐的样子。
这时,朱静又抓着安澜的手伸向了她的骚穴,「骚逼好痒,哥哥你摸摸骚货的骚逼啊」,看来梦中朱静的小穴正在被人玩弄,所以才让安澜去玩她的骚空。
朱静下面居然是白虎,安澜怎么也没有想到,小穴之处没有一根毛,安澜好奇下拉下了朱静的紫色蕾丝内裤,「好漂亮」,安澜心裏想到,朱静下面不但没有一根毛,而且柔柔嫩嫩的跟小女孩一样,红粉粉的,完全没有一点黑色,「难道朱静还是处女」,安澜心裏想到,随即又否认了,「这骚货怎么可能是处女,肯定是体质原因」,安澜很是嫉妒。
将两根指头伸入朱静的小穴中,安澜一边揉着朱静的胸,一边玩弄她的小穴,大拇指按在阴核之上,刺激的游戏连她自己都开始动情。
「啊,宝贝好粗啊,骚货的小穴要被捅裂了」,安澜又叫出声来,看来梦中她正被人干着骚穴,安澜不服气的将自己的四根手指全部插入朱静骚穴之中,在朱静的骚穴中鼓动。
「好爽,用力,操静静的骚穴,大鸡巴厉害啊,静静要死了」,随着几下抽搐,朱静泄出许多淫液,明显达到了高潮。
随着朱静的身体软下来,安澜以为朱静的春梦已经结束,应该会好好睡觉了,没想到朱静却又嘟囔了一句,「不要了,让静静休息下,你们这么多人,静静应付不来了」,安澜呆了一下,没想到朱静的春梦居然如此豪放,直接跟许多人一起玩。
这时朱静居然自己趴了起来,翘起了屁股,「你们好坏,就喜欢用这样的姿势来操静静,好羞人,跟小狗一样」,「用力打静静屁股,静静是个欠打的骚货,你越打静静越骚」……一句句的淫语从朱静口中说出,挑动着安澜的情欲,下面不知不觉的湿了,安澜紧夹着自己的双腿,摩擦着自己的阴唇,一边叫着朱静。
没想到朱静却一直不醒,只是不停的摇动着屁股,似乎在配合着什么一样,不一会,朱静又达到了一次高潮,「这小妮子身体居然这么敏感」,安澜吐了吐舌。
然而并没有结束,朱静依然在做着春梦,而朱静如今已经没了力气,拍在床上,只是嘴裏的呻吟仍然不停,安澜又叫了朱静一会,她仍是不醒,反而又来了一次高潮。
「这样下去,朱静非得出事不可」,安澜心裏想道,「一定得叫醒她」,正好桌子上有一瓶没有喝完的矿泉水,安澜将她倒在朱静头上,被冷水一激,朱静终于从梦中醒了过来。
「朱静,你没事吧」,安澜关心的问道,朱静呆呆的,似还没有清醒过来一般,安澜又叫了几声,她这才回应,「没事,我怎么了」,「朱静,你做春梦了」,李家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这时过来打趣她,「朱静,要不要我把男朋友借给你,看你平常正经的样子,没想到都饑渴成这样了」,「你们别闹了,朱静,到底怎么了,你不只是做春梦吧?」
结合自己的情况,安澜觉得朱静应该也是被鬼给缠上了,想打听点情况,「我没事,你们别管了」,朱静扭过头,将背对着她们三人。
「朱静,你说没事就没事啊,这是什么」,这时李家玉从朱静枕头下面拿出一瓶药,「你什么病,居然要吃治神经病的药」,李家玉语气不善,刚刚还在开玩笑,如今已经翻脸,「我可不想跟神经病住一个房间」。
「家玉」,安澜叫住了李家玉,「朱静,你就跟我们说说吧,你是不是真的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了」,「安澜,你……难道……」,朱静迟疑的问道,安澜沉重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有碰到」,这时旁边的杨盼盼也说话了,「这很说来,只有家玉没碰到了!」
「其实……我也有碰到,我都看了两个星期的心理医生了……」
说完李家玉便哭了出来,「我们怎么会碰到这样的事啊」。
四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情况,「你们先别急,我打电话找个法师来」,这时候杨盼盼说,她出身富人家族,家中常有迷信之辈,这时到是用上了派场。
随后杨盼盼便打了个电话,告知了法师自己的遭遇,法师明言色鬼乃是人之执念所留,只要满足他的愿望,到时自可化除执念,令其转世投胎,于是四人开始寻找有关此鬼的相关线索。
第一个被想起的自然是死去的沈未央,杨盼盼想起男友韩吉是学长,一定知道学校的诸多传闻,于是去找韩吉了解情况,只是一连几个电话都打不通,杨盼盼心裏着急,想起男友租的小屋,于是前往寻找男友,车上杨盼盼终于打通了韩吉的电话,但没想到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杨盼盼问她是谁,对方却不肯回答,再问时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几分锺后杨盼盼便到了韩吉的屋子,她曾经和韩吉同居,自然掌有钥匙,于是直接打开房门,没想到首先看到的却是一具赤裸的女体,对方正背对着她,仔细一看,她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腰部前后晃动,一副舒爽的样子。
再仔细一看,在女子身下的男人不是韩吉是谁,杨盼盼一阵晕眩,从来没想过自己男友会背叛自己,一股怒气从心中升起,「韩吉你是不是人,你竟敢背着我养女人」,气愤的话惊醒了正在偷情的男友,发现自己女朋友站在门口,韩吉慌了一会就立刻镇定了下来。
而他身上的女子看到杨盼盼过来,不但没有丝毫害怕,反而挑衅的看着她,动作更加的夸张。
杨盼盼心裏大骂,「贱人,抢我男朋友还敢挑衅我,看我不撕烂你的脸」,杨盼盼一个箭步沖了上去,扬起手就打向女子,而女子早有準备,一个侧身躲了过去,但她还和韩吉连接在一起,这一扭间,却是让韩吉异常舒服。
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杨盼盼听到韩吉的呻吟,怒气沖的一下子转向了韩吉,「啪」
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臭婊子,你反天了」,被杨盼盼打了一巴掌韩吉也生气了,将身上的女子推开,反身将杨盼盼压在身下,「一天没操你,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韩吉粗鲁的扒掉杨盼盼的衣服,虽然杨盼盼竭力反抗,但面对两个人,终是势单力薄,很快就被扒成了白条。
「江雪,你坐她身上,妈的,今天不操服她她就不知道自己是条母狗」,江雪依言坐在杨盼盼背上,韩吉从背后分开杨盼盼双腿,趁着自己鸡巴刚从江雪体内抽出来,没等杨盼盼湿润,对着杨盼盼的阴道就一捅到底,被韩吉一插到底,杨盼盼也闷哼了一声。
不管杨盼盼的反应,韩吉就跟蛮牛一样的沖撞起来,他肉棒又粗又长,每次都能捅到杨盼盼花心,不一会就把杨盼盼干的淫水直流,浑身没了反抗的力气。
杨盼盼被韩吉干了一会,不但不再反抗,反而主动的迎合着韩吉的抽插,「老公,你说的没错,这母狗果然又贱又骚,只要被人一干,就立刻发情」。
江雪抓住杨盼盼的乳房,两只手指捏着她的乳头,用力的拉扯,随后松手,乳房反弹回去敲打着杨盼盼,乳头上的痛苦反而变成了快感,「什么狗屁的千金,不过是喜欢被人虐的贱货」,杨盼盼自幼生于富贵家庭,要什么有什么,父母从来不责骂她,但不知何时,杨盼盼反而爱上了被人辱骂的感觉,这种颠倒让她沉迷不已。
韩吉正是知道杨盼盼的秘密,这才有持无恐,只要他足够强势,明知道他出轨,杨盼盼也离不开他。
此时的情况正符合韩吉的预料,只要将杨盼盼关起来训练几天,不愁杨盼盼不服气。
这时江雪却坐坐在了杨盼盼脸上,流着淫水的骚穴正对着杨盼盼的嘴巴,明知道江雪此举是为了羞辱自己,在情动之下杨盼盼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对着江雪的淫穴舔了起来,一股股的淫水被她吞到嘴裏,一部分涂在她的脸上,杨盼盼立刻变得淫靡起来。
韩吉抱住杨盼盼双腿,杨盼盼的淫穴紧紧的夹着他粗长的肉棒,韩吉使出自己所有的功夫,将杨盼盼操的不能自己,杨盼盼只能不断的在他向下呻吟,一次又一次的达到高潮。
直到到了晚上,三人累的都站不起来,这才彼此抱着睡去,到了第二天,江雪和韩吉反而将杨盼盼囚了起来,发誓要把她调教成性奴。
对外只说杨盼盼有事回家。
本指望杨盼盼打听出来点事,没想到她却是一去不回,而朱静的情况反而变得更加不妙,白天夜裏都不断发生淫梦,没有任何理由就开始自慰,安澜和李家玉只好将朱静关在寝室裏,由李家玉照面,安澜自己出去打听消息。
想到沈奕亦是学校中人,安澜心想不如去问下沈奕,于是约沈奕在饭馆吃饭,言中提及沈未央之事,沈奕却是面有难色,似乎不肯说出,安澜再三请求,不得已说出了自己的情况,沈奕听后大为惊异,同时告诉了安澜一个重要的消息,沈未央还活着。
下午沈奕带着安澜却了一家医院,沈未央安详的躺在床上,安澜细看下,发现她果然和自己极为相像。
「她是我姐姐,10年前的事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当年的记者为了炒作,说我姐姐已死,我心想这样一来便没有人再来打搅我姐,便没对别人说」,沈奕停了一下,「当年我姐姐的事其实我并不是很清楚,我小姐姐几岁,当时还小,并不知情」。
接着沈奕带着沈未央进入了病房,沈奕掀开沈未央的床单,露出沈未央的下体,「你看,我姐姐已经成了植物人多年,下体却经常分泌淫液出来,几个年几乎没有停止过,靠着医院这些设备才活了下来」。
从医院出来,安澜的心情异常沉重,如果找不到方法,她的未来几乎注定和沈未央一样,而现在朱静的情况已经差不多向这个方面发展了。
安澜心想,或许沈未央的室友知道些情况,于是约了沈奕去找当年沈未央的室友,但不幸的是,她们其中二个已经死了,另外一个跟沈未央一样成了植物人,但安澜也同样打听出了一些情况,沈未央当年是参加了一个实验室的实验后才变成这样,同时参加实验的另外几人都出了事故,只要找到当年的实验,或许可以找到些线索。
但相关人士几乎都离世,活着的也说不出话来,这让安澜特别的苦恼。
这时安澜被沈奕带到他家中,正当安澜和沈奕一起歎气时,安澜突然想到沈未央的遗物或许有什么提示,安澜和沈奕于是开始寻找安澜留下的东西,好不容易来找到了一个相册,安澜仔细的查着相册。
「沈奕,你过来看,这个人是不是很眼熟啊」,安澜指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我想起来了,他不是咱们学校的那个生物博士吗」,「他是我导师」,沈奕走过来看了一下,「我从来不知道他跟姐姐认识啊,老师也没有提过」,沈奕疑惑的说着。
「他一定知道什么东西,我们去找他」,安澜拉着沈奕立刻回到学校,到了实验室,沈奕按住安澜,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导师,你认识我姐姐吗?」
沈奕直接问道,对方看了沈奕一眼,「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问我呢?」
沈奕的导师停下手中的实验,转过头来,「沈奕,我是你姐的男朋友」,沈奕各安澜同时呆住了,没想到会有这个关系,「那我姐姐是怎么死的」,沈奕急急问道,「你姐姐没死,你自己不是知道吗」,对方反问,似对沈未央的情况了如指掌,「老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我姐姐变成这样,是你做的。」
沈奕紧紧握住自己双手,既害怕老师承认,又怕他否认。
「既然你们现在都问道了,我就给你们说说好了」,对方歎了一口气,「10年前我还是生物学硕士的时候,研究了一个课题,我将一些植物的催情基因複制到一种菌类体内,想要培养出一种新菌类」,安澜和沈奕同时被震惊了。
「这种菌一旦形成,经过研究,就可以成为治疗阳萎的绝好药物,但在我实验的时候却发现了极为强大的副作用,」。
「那就是这种菌植入人体内后会自动分泌催情物质,让人时时处于发情状态,而且随时时间加深,会逐渐侵蚀神经系统」。
「因为没有找到克制之法,我没有将成果公布出来」,对方又歎了口气,似乎想起了不愿意让他想起的事情,「但不知道如何走漏了风声,你姐姐的室友知道了这个东西,她将我的菌种偷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嫉妒你姐姐,想用这种方式害你姐姐,只是我知道时已经太晚,而且没有救治之法,只能看着你姐姐病情越来越严重」,「你怎么知道是她们偷的」,安澜问道,「我查了实验室的出入记录,所以才知道,她们害了你姐姐之后又来敲诈我,所以我将她们二人杀了,剩下一个虽然没杀,但她被植入了菌种,现在肯定变成白癡了」。
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难道自己也被植入了菌种,安澜将自己的情况告知对方,「菌种的生存能力极强,一般情况下处于休眠状态,如果被人吸入人体,就会被唤醒,你说的情况跟中了菌种差不多」,「那就没有办法解救吗?」
安澜着急的问道,「十年前自然没有,但经过我研究多年,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法,菌种已经能够被控制」。
「那应该怎么治」。
「你还是处女吧」,对方突然古怪的问道,安澜脸一红,没有回对方的话。
「你喜欢沈奕吧」,「那个时候除了她室友偷了我的菌种,你知不知道你姐姐做了什么」。
对方对沈奕问道,没等沈奕问,对方主咆哮到,「你姐姐她背叛了我,她将我实验室的情况告诉她奸夫,但没想到的是她奸夫背着她搞上了她室友」。
「你姐姐活该变成这样,只不过便宜了你小子」,对方却突然古怪的笑了起来。
「沈奕,你喜欢你姐姐吧,就喜欢她不就是因为她跟你姐姐长的像」。
「你瞎说什么」,然而他慌张的声音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每次去医院都要偷偷的搞你姐姐一次,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不但你搞过你姐姐,很多人都搞过她」,对方和笑容如同恶魔一般,「你姐姐背叛我以后,我就发誓报複她,她被植入菌种以后,整个人就跟淫娃一样,是个男人都能干她,等她变成了植物人,我不知道找了多少人干她」,「你……」
沈奕气极,「你也别生气,你自己不了搞了。多亏了你姐姐,给我赚了那么多钱,我才能完成我的实验,你应该感激我,要是没有我,你女朋友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治」。
「沈奕,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收你当学生吗,我告诉你,这些年来,你是唯一一个干了我女朋友却没掏钱的,现在啊,应是你掏钱的时候了」,「你女朋友这么漂亮,足够付你这几年的嫖资了」。
气极的沈奕一拳打在对方脸上,「你打啊,你打完了我,你就等着你女朋友变成植物人吧,还有你奸淫你姐姐的事,谁都会知道的」,对方一脸有持无恐。
沈奕握着的拳头却如何也落不下去,「怎么样,小美女,是变成疯子,还是从了我」,安澜想拒绝对方,但不知为何,却是没有说出任何话,这些天来她一直被「鬼」
折磨,身体上早就适应了性交,如今想到自己即将接受真正的性爱,一时之时难以决定,然而对方却并没有耐心等待,大手一揽就将安澜揽入怀中,对着她亲了过来。
安澜最终还是没有反抗,任凭对方在自己身上摸索,然后将自己衣服全部扒下,看着对方的肉棒刺破自己的处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