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九章 神秘嘉宾

时间:2018-01-02 飞凤府的人员从今天早上起就喜气洋洋的,虽然说于凤舞她们作了低调的处理,但府上的众人依然感到十分兴奋,他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心思只有一个,那就是把他们最崇敬的美女战神的婚礼仪式举办得最好。
  因为不想惊动别人,这次婚礼并没有对外发请帖,但是不请自来的宾客还是有的。就在选定的吉时之前,一辆奇怪的马车在七位骑士的拱卫下敲开了飞凤府的大门。
  飞凤府的家将也是眼睛雪亮,见到这些护卫的骑士个个气闲神定,目中神光炯炯,一派大家高手的气势,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不小,一边将他们引进前院,一边飞快地进去稟报。
  飞凤府的后厅,于凤舞正在仔细打量面前的两份贺礼,她本来应该是在后面的绣楼中静心打扮,等待被喜娘引到布置成婚礼大堂的后厅,但叶天龙却派了侍女把她请到了后厅。
  「他们可真是消息灵通啊!」于凤舞伸出一只温润如玉的纤手拿起了放在贺礼上的大红贴子,上面赫然写着:「吉里曼斯敬贺!」
  「这两个家伙真是无聊!」叶天龙走到于凤舞的身边,指着另外的一份贺礼说道:「这是尤那亚那小子送来的。」
  「哦,他们的贺礼还真隆重啊!」侍女将两份贺礼打开后,于凤舞喃喃说道。
  尤那亚的礼物是一头通体用大陆上极为罕见的红玉雕刻而成的展翅凤凰,高有一尺三寸,触手温润,而且更为稀奇的是凤凰的身上隐隐约约透出了淡雅的幽香,这样的红玉全大陆只有一个地方有出产,就在兽人之国亚素的绝壁,产量极为稀少,而这头红玉凤凰可以看出这是用一整块的红玉雕刻的,凤凰身上的毫毛都清晰可见,端的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尤那亚为这个礼物一定花费了很大的心血。
  吉里曼斯的礼物也不差于尤那亚,是一枝两尺高的碧玉珊瑚树,晶莹透亮,温润而又柔和,过滤一点灯火的话,便纹理毕现,珊瑚树里面好似有一种淡蓝的液体在其中缓缓流动。
  称其为稀世珍宝也绝不过分。
  叶天龙伸手细细摩娑着这枝碧玉珊瑚树,一边奇道:「我们并没有对外说,怎么他们都知道呢?」
  于凤舞嗔笑道:「连这个问题都要问我,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在装傻啊?」
  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呵呵地说道:「我是真的诚心向美丽的师傅请教啊!」
  听到这个称呼,于凤舞的心中不由得微微一酥,娇嗔道:「算你啦,我们府里的动静他们一定都会十分注意的,而下人们这样忙忙碌碌的採办,他们怎么不能推断出我们想干什么呢?」
  叶天龙十分受教地连连点头,用十分严肃的口气说道:「我明白啦!那以后我们做事一定要特别小心,想到每天都在别人的监视下过日子,真的是有些不爽啊!」
  于凤舞微微一笑,伸出一根青葱玉指点在叶天龙的胸口,「你现在才知道这些吗?」
  叶天龙还没有答话,就听到了家将来报有客来到,顿时心中大感疑惑。
  「我们并没有请观礼的宾客啊,怎么会有人自己跑过来呢?」叶天龙莫名其妙地望着于凤舞,心中也许只是想听听她的分析判断。但是于凤舞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光,急切地问道:「来人有没有说出身份啊?」
  进来稟报的家将恭敬地说道:「回小姐,他们没有说别的,只是让我们转告公子和小姐,他们的主人是小姐知道的。」
  于凤舞的娇躯微微一振,口中喃喃低语道:「终于还是来了!终于还是来了!」
  察觉到于凤舞的异常状况,叶天龙连忙伸手揽住她的纤腰,关心地问道:「来人是谁啊?如果你不想见的话,我们就把赶走好了!」
  于凤舞略显软弱的靠在叶天龙的胸口,摇摇头低声说道:「别,别……天龙你快去迎接吧!我随后就去。」
  叶天龙的心中虽然有不少的问题想问于凤舞,但见于凤舞这个样子,也只好先放在肚子里面,走出后厅去迎接这个神秘的宾客。
  马车里面的客人早已经下车了,但被那七个浑身用淡青色软甲包裹的高大骑士围在中间,根本看不清他的相貌身材。
  见到叶天龙过来,前面的两个骑士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让叶天龙进入他们所围成的那个圈子。在经过这些个骑士的身边时,叶天龙感到一阵惊讶,因为从这些骑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惊人气势证明了他们都是非常可怕的魔剑师,而且他们身上的那副软甲竟然是极为珍稀的龙鳞甲,这可是骑士们梦寐以求的护身宝贝,非但材料非常难找,而且製作极为困难。
  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啊,居然身穿这么珍贵的龙鳞甲?叶天龙的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圈子里面是一个穿着金色大袍的人,见到叶天龙进来,便举手掀起了自己头上的斗篷,朝他微微一笑。
  「啊……」叶天龙浑身一震,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陛……」
  这个神秘的来客居然是法斯特的皇帝安德列三世,一个叶天龙做梦也想不到的客人。安德列三世竖起了一根手指,放在自己的嘴巴上,示意叶天龙不要叫出来,然后低声说道:「我们到里面说!」
  叶天龙是满怀的不解,但既然是安德列三世这样说了,他只有照办。
  在去往后面相对隐秘的书房的路上,叶天龙的脑中却是乱成一团,他是想破脑袋也猜不出来这位身娇体贵的皇帝陛下为什么会如此神秘兮兮地跑到自己的家里,而且是在自己举行婚礼之前的一刻?
  「难道说皇帝要来阻止自己和于凤舞她们的婚礼吗?」想像力相当丰富的男人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也许是来提醒自己别忘记对他的承诺吧?」
  叶天龙偷偷看了看走在自己后面半步的安德列三世,看到他的脸上却是一片平静无波,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状况来。
  这个时候他真希望自己有龙灵儿或者是于凤舞那样的功夫,可以运用「观心之术」来察看安德列三世心中的想法。说来也是气人,叶天龙现在已经开始练那个「龙之心经」里面的「观心之术」,然而于凤舞一练就有成效的功夫落在叶天龙的手上,居然怎么练也没有进展。
  这让叶天龙十分气诿,因为于凤舞的进展是入门很快,练了一下就有小成,只是要想再进一步深入,才开始慢慢难起来。可是叶天龙倒好,练了好多天,就连门径都还没有摸到,这因为让他十分纳闷,难道说自己真的就比于凤舞差这么多吗?
  七名骑士在书房的门前散开站立,十分精确地将这个地方控制在他们的势力範围里面,安德列三世则跟着叶天龙进了这间原本属于于凤舞的书房。
  甫一进书房,安德列三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他摆摆手不让叶天龙行跪拜大礼,双眼直望着挂在书房一面墙壁上的那幅高山流水图,神情十分激动。
  站在一边的叶天龙等了一下,见安德列三世没有丝毫的动静,便忍不住说道:「陛下,……」
  安德列三世似乎是一惊,然后收回了心神,低声问道:「这个书房是于……凤舞的吗?她……她……人呢?」
  「是的!」叶天龙低头答道,「凤舞她马上过来!」安德列三世对于凤舞的称呼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一个皇帝居然对自己手下将领的名字用这种语气叫出来。
  书房的门轻轻响了两声,接着门被缓缓地推开,于凤舞那张经过静心修饰的粉脸出现在安德列三世和叶天龙的面前。
  「进来吧!」叶天龙奇怪地说道,于凤舞居然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东西一样。
  安德列三世的嘴巴微微动了一下,眼角有一种温热的液体在成形。
  「凤……儿……快进来吧!让为父好好看看!」这是很一般的话,声调也不是很高,甚至里面似乎听不出什么感情的变化,但落在叶天龙和于凤舞两个人耳朵里,却产生了两种反应。
  有如巨雷轰顶,叶天龙的眼睛顿时睁得大大的,安德列三世在叫于凤舞什么啊?怎么会是这样子的称呼呢?也许是自己的耳朵不好,听错了吧?
  于凤舞却是娇躯一震,美眸中的珠泪慢慢滑下来,她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到安德列三世的跟前,樱唇蠕动了半天,终于喊道:「父……亲……」
  安德列三世也是十分激动,他一把将于凤舞揽入怀中,眼中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流了下来。
  「好……孩子,为父……对不起你!」
  叶天龙的嘴巴张到足以塞得下一只拳头,两只眼睛都快要鼓出来了,于凤舞和安德列三世居然是父女关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父女俩相拥而泣的场面中,某个男人的存在好像是多余,但偏偏他还不识相地咳嗽了两声,将整个气氛破坏无余。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啊?」叶天龙的手指头点了点安德列三世,又指了指于凤舞,满脸困惑地说道:「陛下是你的父亲?你是陛下的女儿?那不是说,你就是公主殿下啦!」
  经过叶天龙这样一打岔,于凤舞和安德列三世两个人的心神都稳定下来。安德列三世慈祥地摸了摸于凤舞的头髮,慢慢说道:「凤儿,我知道以前对不起你们母女,让你受了不少的委屈,所以今天我是特地来参加你的婚礼,为你送上父亲的祝福,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吧!」
  于凤舞含泪点头,柔声说道:「父亲,你能来参加我真的很高兴了!」
  安德列三世伸手擦去了于凤舞脸上的珠泪,「来,别哭了,今天是你的好日子!这么漂亮的脸,可不能被眼泪弄坏了。」
  于凤舞含泪而笑,安德列三世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条手链,用红白两色相间的明珠串成的手链闪着柔和的光芒,十分美丽。
  「这是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给奶的礼物!来,把它戴起来。」安德列三世将这条手链放到于凤舞的手中,「这是用水火神珠串成的手链,是法斯特皇室的传家之宝,它的功效你一定知道的吧?」
  于凤舞点点头,将手中的「水火之手链」紧紧握住,她知道这条手链的意义和作用,拥有这条「水火之手链」后,她就拥有了抵御水火两系魔法的最好武器,因为水火神珠可以把水火两系魔法攻击的能量吸收过来,使之完全转化成为神珠本身的能量,当下次使用神珠发出水火魔法时,就使得攻击力大幅度的提高。
  更让于凤舞在意的还是,这条水火神珠作为法斯特皇室的传家宝,只有法斯特皇室的成员才能拥有的,安德列三世这样的举动,就是表明他正式承认了于凤舞是他女儿的身份,接纳她进入法斯特皇室一脉。虽然说于凤舞本人已经不大在乎这一点,但这却是她的母亲一直念念不忘的一件事情,现在她终于做到了,这也可以安慰母亲在天之灵。
  于凤舞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她转头望着站在旁边一脸莫名其妙的叶天龙,满怀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天龙。这事我一直都瞒着你,因为……」
  叶天龙连忙点头,安慰道:「没有关係,没有关係!我了解你的心情!」
  在一边的安德列三世看到叶天龙和于凤舞相拥的样子,心中感到十分欣慰,他暗暗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心情转换过来。
  「好了,你该去準备婚礼的事情吧,让我和天龙在这里谈一下。」
  安德列三世笑着拍了拍于凤舞的肩膀,催促她该去换好衣服,整理好装束了。于凤舞恋恋不捨地离开了书房,将叶天龙和安德列三世两个人留在了里面。临走的时候,于凤舞她还朝叶天龙投了一个满怀感激和信任的眼神。
  书房的门再度关起来了,房间里面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叶天龙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安德列三世则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东西一样。
  终于还是安德列三世打破了房间里面的沉默,他望着叶天龙说道:「不好意思,现在才让你知道我和凤儿的关係。」
  叶天龙抓了抓自己的头皮,乾笑了一声,说道:「陛下别这么说,只是觉得一时间难以接受。为什么凤舞一直把这个事实藏起来,而陛下又为何不公布凤舞的地位呢?……」
  他一时觉得有好多的问题涌上心头,但说出来时,却又显得有些混乱。
  安德列三世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他的眼睛投向了墙角的空白处,慢慢将一段尘封多年的往事娓娓道来。
  于凤舞的母亲是安德列三世在一次私游时相遇的一个白族美女,两个人相知相爱,结了一段情缘。但是因为爆发了战事,安德列三世只好将这些事情抛下来,急忙赶回艾司尼亚处理。等处理完危机之后,于凤舞的母亲却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原来的居住地,于是安德列三世失去了她的消息。
  当安德列三世想大张旗鼓地去寻找时,才发现自己的皇后居然大力反对,素来贤惠的皇后之所以反对,一来是认为于凤舞的母亲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野女人,既没有身份也没有地位,如何可以进入法斯特的皇室;二来是看到安德列三世为这个女人居然想兴师动众地去寻找,感到十分不舒服,同时也感到非常不安。
  因为皇后也是安德列三世深爱的一个女人,加上朝中的反对声,法斯特皇室的祖训,终于使得安德列三世放弃了寻找于凤舞母女的行动。
  后来于凤舞到了艾司尼亚,找上了安德列三世曾经借用过名字的那个贵族,安德列三世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私生女在外面,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能给这个女儿什么皇室名分,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让于凤舞得到最好的教育。不想于凤舞具有惊人的天赋,很快的就在法斯特展露头角,进而成为法斯特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
  「我知道我对不起凤舞的母亲,也对不起凤舞,」安德列三世的眼中出现伤感的神情,「这些年来,我一直想对凤舞有所补偿。也许是凤舞对她母亲的事情耿耿于怀吧!她对我一直是保持一定的礼貌。」
  「现在终于听到她这么喊我父亲了,我真是太高兴了!」安德列三世的脸上显出了十分快乐的笑容,他转而望着叶天龙说道:「你现在知道在上书房时为什么我会对你说那些话了吧?」
  叶天龙用力点头,心中却在叫苦,原来安德列三世要求自己好好照顾他的女儿,是指于凤舞而不是倩公主,只是于凤舞这样的女人还需要自己的保护吗?想起了自己对安德列三世的承诺,叶天龙又感到迷惑不解。
  安德列三世似乎是看出了叶天龙的心思,他摇头歎道:「我真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魅力,居然让我两个最疼爱的女儿都喜欢上你,这也是让我十分为难的一件事情。」
  叶天龙的心不争气地猛跳了两下,摸着自己的鼻子苦笑道:「微臣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是这样的人啊!不过女孩子喜欢也没有办法。」
  安德列三世不禁笑骂道:「你的脸皮还真是有够厚的!」然后他拍着叶天龙的肩膀说道:「你好好对待我的两个女儿,她们是谁也不能吃亏的,不然的话,我绝不饶你!」
  「请陛下放心,微臣对付女孩子还是有一些手段的。」
  「哼哼,」安德列三世突然凑近道:「你突然间举行这个婚礼,还不是想把倩儿放到后面去!」
  叶天龙吓了一跳,刚想赔笑解释,安德列三世已经大笑着站起来。
  「现在的倩儿还是小孩子心思,只要你好好哄她让她就可以了。我们现在该出去举行仪式了!」
  叶天龙心下暗道:「真不愧是老奸巨滑的皇帝,又笑又打,又吓又推!不过倩公主还是小孩子吗?我看她已经熟得可以吃了耶!」
  出门的时候,安德列三世意味深长地提醒道:「天龙,你要记住自己的承诺啊!好好保护我的两个女儿,不让她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夜幕开始降临,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的结婚仪式在法斯特皇帝的观礼下悄悄地举行了,场面虽然不热闹,但也是显得简朴大方,安德列三世在给新人新妇祝福之后,就悄然离开了。除了叶天龙和于凤舞两个人外,现在的知道这件事的就是柳琴儿和玉珠。
  之后,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才出来接受了飞凤府里的人们的衷心祝福。这是让人感到幸福和快乐的时刻。
  虽然叶天龙和于凤舞她们想过一个平静的夜晚,但艾司尼亚的今夜却是注定热闹非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