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九十五章 姐弟情深

时间:2018-01-02 週三的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风捲残云后一片狼藉。这间不大却很幽雅的卧室,空气中瀰漫着女人的体香与性交分泌液的气味,两张小床并列拼成的大床上,璐瑶、春花和仙娇这三名漂亮女人癡癡陪睡在我的身边。
  对男人来说,抱着漂亮女人睡觉一直都是很好的享受,而像我这样同时搂着三个漂亮女人连锅炖在一起,想搞谁就是谁,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实在是至高无上的享受。春花这个甜美的女大学生被弄得髮丝凌乱,仙娇这个俏丽的丫头就更不用说了,被弄得粉脸上直到现在都还潮红未消、煞是惹人怜爱。连她们的高跟鞋儿也是脚上一只枕上一只、床上一只床下还有,四处斜着躺着。
  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被我奸弄了一整夜的璐瑶这个美艳的女报幕员,她那一身原本艳丽高雅的紧身旗袍被我干得七零八落,丰满白嫩的身子被蹂躏得如一团乱絮,一丝不挂温顺地依伏在我的身边。散发裸裎、丰乳微耷,两腿微分、羞处一览无余,阴毛纷乱不堪、阴唇微张、露水浸淫,精痕宛然。
  臻首枕在我手臂上的璐瑶可能被我的举动所惊醒,此时一双妩媚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情的注视着我,脸上充满了满足的神情,表现出云雨过后慵懒不堪的诱人神态。受到她如此淫迷目光的刺激,我的下面几乎又有了冲动。
  没想到璐瑶平日里清澈明亮的眼睛居然可以发出如此水汪汪的、骚媚入骨的、诱人犯罪的目光,是不是云雨过后的女人都会有一种别样的风韵呢?不过这种转变我很喜欢。被弄得七荤八素的璐瑶此时温顺含情的爱慕眼神毕竟只属于我一个人,闺房秘趣让人心醉不已啊!
  早饭的时候,我问起春花的学业,知道她学的是经济管理和市场营销,兴之所至想带她写篇分析文章,也借此机会提高一下她的学习能力。随手拈来的身边现成的一个题目,《论吴洲村的旅游资源开发》。我和春花商量了一下,她马上显露出浓厚的兴趣,璐瑶也在一旁非常感兴趣地摇旗吶喊,帮着出谋划策。
  是啊,吴洲桃源虽然有一定的瓶颈和缺陷,但水乡风景挺有特色的,只是在开发和营销上缺乏统一的规划和手段,导致明珠投暗不为人知。对比而言,着名的杭州西湖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渊源,「西湖十景」更是广为人知,苏杭成为人间天堂。不过现在的苏杭里早就被摩肩接踵的游人糟蹋成一般观光地,人潮涌动让西湖什么的失去了往日神韵,对比而言吴洲小村、桃源水乡闭塞诚然闭塞,但仔细品味起来其实更有原汁原味。
  当然,吴洲的旅游开发必须有自己的特色,不一定也去模仿西湖编製十景,但要在充分考察的前提下发掘其固有的魅力,仔细研究其历史文化渊源,以此为基础写出一篇颇有价值的论文出来,何尝不是一件美事。这样一来,原本平淡无奇的乡村几日小住变成了美人相陪,山水作伴,怡情江山、激扬文字再加上提携后进佳人,对我来说也何尝不是一件逍遥自在的美事呢。
  于是,白日里我带着春花指点着游览着,璐瑶温柔体贴地陪在身边,三人一路走来,将吴洲村前后左右考察了个遍。我们观赏着千里清江百亩荷塘,曲曲折折的廊桥、清一色的木屋,晨曦,花香鸟语、空气清新,白天,云叶掩映、碧波万里,夜幕,江风徐徐,月色融融。
  村子里荷塘小院、农家别墅,有大型阳台,其上可钓鱼,晚赏荷塘月色,朝观日出荷露,夜听渔舟唱晚,晨看江鸥飞翔。这里玩乐的资源也是很丰富的,有五百年历史的古陶艺製作的整个过程,从泥料加工、手工拉坯、构思设计、烘乾、上釉、烧窑、出品一条龙很有观赏性和参与性;加上缯鱼、网鱼、钓鱼;荷塘竞舟、套鸭、骑马等等,娱乐项目十分精彩。
  同时吴洲村旅游的饮食资源开发也是一个重点,农家餐厅,荷香宴、吴洲特色宴、野炊等等,都令人回味无穷;甚至游客还可以亲自动手做一顿农家饭、做一次农家菜,体会做一个农民的欢乐。
  说到旅游购物,这里的品种也蛮丰富的,有特产莲子、吴洲鱼乾、各种水产品,庄园无公害蔬菜,家禽;另外还有吴洲特色的旅游纪念品等等。
  文章的最后一段则是吴洲旅游面临的问题分析和相应的解决方案等,交通需要改善、通讯信号需要加强、宣传推广需要投入、旅游设施建设需要统筹规划、资金投入需要安排等等。
  前后忙了一整天,当春花拿出满满好几页的论文大纲时,璐瑶和我看着她娟秀的字体和扎实的内容,完全超出了她实际的初中学历,都不由得夸她出息了,春花此时心里也充满了成就感。
  她温柔地贴在我的耳朵边说,「白秋哥,你真是的,有时候真挺讨厌你,弄人家弄得死去活来,想尽法子糟蹋作践人家,甚至还拉着几个姐妹一起弄,那时候觉得你野蛮得像头野兽。」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笑着又接着说下去,「但有时候你又特温柔,特有男人味道,还特有本事,跟着你不知不觉中真能学到不少的东西,人家简直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此时,我看着她瓜子脸蛋上圆圆甜美的大眼睛,似乎要被她的满腔爱意柔情所融化……。
  晚上吃完晚饭,八点钟开始璐瑶组织了交谊舞会,由于是一男五女,跳舞跳得比较好的璐瑶和春花、仙娇只好客串男角,大家伴着优美的舞曲翩翩起舞,美好的时光流逝得很快。
  突然,灯忽啦全灭了,我搂着跳舞跳得最好、身材也最诱人的璐瑶刚起步,突然这样真让我吓了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但音乐却仍然不紧不慢地继续着,璐瑶跳得非常温柔,把丰满的酥胸贴得越来越紧,弄得我通体舒泰,渐渐也忘了是今夕何夕,任凭着璐瑶施展着真功夫。旁边两对虚凰假凤也搂在一起,舞厅里隐隐约约淫声迭起……。
  我搂着璐瑶跳了一场黑灯贴面舞,顺势揉奶摩胯,弄得这美艳的少妇发了一阵嗲;仅仅凭着第六感我就区别出了身边四女,随手一拉,又换了春花拉进怀里旋悠了一阵,在她身上好好一顿轻薄;随后又肆无忌惮地揉搓起仙娇来,弄得她连发出甜蜜的呻吟。音乐轰轰地响着,歌儿绵绵地流淌着……。
  我调动了全部五官技能,深情款款地轮换着轻抚柔摸着陪侍在身边的五位女人的的颈、背、腰、臀,对她们施以爱的洗礼,彷彿搂抱的不是女人,而是一种佔有物,努力显示着自己的称雄心态;而怀里美丽的女人们也旋展开全身的解数,尽情地贴近,任我搂抱。幽蓝的紫灯光晕中,飘浮着煞白的衣领和乳罩……。
  无疑,今晚的「舞会皇后」还是汪璐瑶,她脸蛋俏美妩媚,大眼勾魂,胸脯高耸,臀部滚圆,一看就性感万分,再加上一套黑纱贴身套裙、黑色丝袜和黑色尖头缎面细高跟靴子,灯光下一看简直是倾城倾国、夺人心魄的靓女。特别是我玩够了潘莉、月琴这样苗条秀美的丽人,再看着璐瑶这样的肥美尤物,感觉自然别有风味啊。
  有时跳舞累了休息的时候,我点燃一根香烟,一双淫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璐瑶那丰满诱人的臀部,尤其当她迈动轻盈的脚步时,两只肥美无比的圆屁股左右摆动,看得我直嚥口水。
  当璐瑶带着舞伴蹬着细高跟的靴子,性感地绕着圈子从我面前一闪而过时,色慾难忍的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扬起手来使劲摸向璐瑶那极富肉感的肥臀,璐瑶羞涩地低下头去红涨着脸想要摆脱开去,但哪里还能逃脱我的魔爪,被我一把拉进怀里好好一个肥吻。
  舞会还没有结束,我就带头领着璐瑶晃晃悠悠地离开了,旁边的众女都心领神会,谁也没有多话,只是象木偶一样继续随着音乐跳着转着圈儿……。
  我带着璐瑶来到僻静的卧室,神魂颠倒地想好好受用这上天赐予我的鲜活「礼物」。一进屋子,我抱着怀里的璐瑶缓缓地踱到房门旁轻轻地将屋门锁死,然后抱着璐瑶一起滚翻在宽旷的大床上。璐瑶心领神会,无比顺从地躺卧在我肉乎乎的粗腿上,我低下头去抱住浑身上下发散着成熟女人特有体味的璐瑶狂热地亲吻着。
  「璐瑶我儿,我想了好几天了,让你当我的贴身女奴实在太屈才了,你好好陪着爷,今后爷好好提拔着你。」我动情地对她说,「真的?谢谢你,我的白秋!」璐瑶喜出望外,抱住我的头深情地亲吻着。
  我们纠缠了一阵,璐瑶转过脸来将一支细嫩的小手伸出我的胯下,非常轻鬆地掏出那根肥壮的大阴茎顽皮地把玩起来:「哦,好大的鸡巴啊,好吓人啊,简直像要吃人一样呢!」「是吗?璐瑶,我的鸡巴有没有你老公的大啊?」「白秋,你的家伙比他的大多啦!他那破玩意儿在你面前根本不能比啊!」「璐瑶,老子的大鸡巴就是要吃人,今天不吃了你他绝对不答应啊!」「好你个死白秋死坏蛋,天天都被你的大鸡巴弄怎么就没个够啊?」
  「来吧,璐瑶,快让老子的鸡巴好好地吃了你这个大美人儿吧!」说完,我早已是慾火沖天,异常兴奋地纵身跃起,裸露在裤子外面的大阴茎十分威猛地摇晃着。
  「别忙啊坏蛋,时间有的是呢,来,让璐瑶姐用温柔湿润的小嘴巴和大坏蛋的丑鸡巴谈谈心,做做思想工作,先来个战前动员什么的!」璐瑶一边帮助猴急的我褪着长裤一边温柔地说道,说完她抓起我的大阴茎十分自然地塞进涂了口红的嘴巴里:「啊,真好吃,肉乎乎的,滑溜溜的,嗯,还有这个!」璐瑶轻轻地握住我低垂下来的两只黑沉沉的阴囊手指不停地抓挠着,搞得我浑身直痒痒,很快便激出一身的鸡巴疙瘩。
  我强忍着熊熊燃烧的色慾之火,粗壮的大手深情地抚摸着璐瑶乌黑的秀髮,璐瑶那红艳诱人的小嘴里,淫蕩的口水不由自主地滴落……。
  「躺下,快躺下!」璐瑶一边继续给我口交一边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我闻言,十分顺从地躺倒在大床上,璐瑶蹲下身来,抬起我有些肥胖的两条白生生大腿,将头俯在我的阴囊下面,我感觉到璐瑶那奇妙无比的小嘴巴正在大口大口地舔吸着自己没洗过的肛门,滑润的舌尖频频地触碰着肛门四周高高隆起的折纹,一股美妙绝伦的快感从肛门周围迅速传到我的神经中枢。「啊,……」我无法自己地、犹如疯狂般地狂叫了出来,同时,皱纹密布的肛门开始剧烈地、有规律地收缩起来:「啊,我的大美人儿,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我翻身坐起,一把拽过正津津有味给自己口交的璐瑶迫不急待撕扯着她的黑纱套裙,璐瑶娇滴滴地说道:「爷,你手轻点啊,把人家的衣服都扯破啦!」「没关係,我给你买最高档的流行时装,你喜欢什么样式的我就给你买什么样式,包你满意!」说完,我一头扑到璐瑶发散着成熟女人奇妙腥臊气味的光艳无比的大阴部,自己观察起来。
  「哇,太完美啦,太诱人啦,白里透红、红里透粉,老子真恨不得一口吞到肚子里去。」我张开大口死死地叼住璐瑶粉嫩的阴蒂,使劲咬着舔弄着拉扯着,两根手指深深地插进璐瑶滑润无比的阴道里:「好湿哦,好滑溜,好嫩啊!」「白秋你个坏蛋,轻点,再轻一点!」璐瑶发出了动情的呻吟声,那声音是那么的娇媚、淫浪,十足扣人心弦,勾人魂魄。
  我半跪在璐瑶的胯下,握住坚挺异常的大阴茎满心欢喜地塞进她那淫液充溢的阴道里狠狠地抽插起来。「璐瑶,怎么样,舒服吧,你丈夫操你的时候有这么舒服吗?」璐瑶淫蕩地呻吟着:「我的死白秋啊,你就别提我那个不争气的丈夫啦,淫妇这一颗心和身子早就属于你了,你让姐当你的什么都成,只是不要辜负了人家啊!」
  我一面狠命地抽送着激昂肿胀的大鸡巴一面淫邪地笑着:「啊,璐瑶,你的丈夫是个大乌龟,我吃了他媳妇,这不,我正吃得来劲呢,来吧,让我好好地吃吧,把你这个大美人儿给一口生吞了!」
  璐瑶无比温柔地抱住我,显得无比温馨体贴,任凭我骑在她的的身上将那根硬得发烫的阴茎塞进璐瑶那个最近几乎每天都要被我狂插一通,至今依然残留着昨日精液的阴道里,随我兴风作浪、跟我上天入地。看着身上不停地扭摆着腰身、张牙舞爪的我,璐瑶认命似地摇动着浑圆的屁股,迎合着我的频繁撞击,两条大白腿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背脊,同时伸出两只手来抱住我的头亲热地吻着我那热汗淋漓的面颊:「老公,使劲,使劲啊!……。」。
  当我们从天堂又一次回到人间的时候,璐瑶死死搂紧我扑在我怀里倾诉着心声,「白秋,你实在太坏了,玩起女人来简直不管别人的死活,哪里把我们当人看。」说到这里,她扑闪着美丽的大眼睛有些好奇地问,「不过,我们这些没什么学历没见过市面的女人被你佔尽便宜也就算了,江总、潘总她们那些特有气质特高雅的白领丽人,你也这么对她们怎么受得了啊?」我喘着气,将她搂在怀里,大大咧咧地说着,「那算什么,我对她们也一样,让她们贱得像母狗一样趴在我面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们呢。」
  璐瑶听到这里,一声歎息,「是吗?女人可能都是这样吧,本身是属于感性的,在外人眼里再漂亮再高雅再出众,在爱死了的自家男人面前,没有不低头服软、尽心服侍的,这才是女人的本分啊!」听到璐瑶这么一说,我也有些感慨万千,只要抓好缰绳,再好再烈的马也没有不被驯服的,只是这世道上懂得此道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雯丽现在是个大忙人了,一直没有时间,连上网和我聊天都像在打仗一样,先规定好时间再说,时间一到马上就下。我虽然十分体谅她,但这么一来公事公办简洁明快中却也少了几许柔情。
  潘莉那边进展也挺快的,事情头绪很多,但她似乎胸有成竹一样,一点也不着急,什么时候都是井井有条、不温不火地,就这么不经意之间「何意百炼钢,化做绕指揉」。尤其是谢娟和月琴被她很巧妙地安排着顶了上去,大家在锻炼中成长,彼此合作很是默契,虽然不像雯丽那边人才济济,但也用人有道,让我感觉到她游刃有余的管理艺术。
  「白秋你这个冤家真讨厌,人家累死你闲死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着春花一起去呢?」莉儿在网络那头有些嗔怪地埋怨着我,「实在抱歉了,我这人想到哪里就是哪里,没有向你这潘总请示,是我的不对,要么我下次向你赔罪好啦!」面对聪慧温柔、美色逼人的小老婆,又是自己的不是,我只好低声下气地服软了。
  「别这么说白秋,不过我还真想看看你怎么向我赔罪的呢?」莉儿通过摄像头向我飘了个大媚眼过来,虽然是千里一线,但魅力仍然让我心里不由一蕩。「明天下午谢娟送我过来,晚上好好看你怎么给我赔罪!」莉儿斩钉截铁地冒了这么一句挂断了网络。
  我一个人却傻在了那里,想到以前潘莉对璐瑶的不善言辞,幸福的日子似乎一下到了头。火星碰地球,这一刻,躲到最后还是躲不过去,终于还是要来了……。
  週四下午五点过,那辆略有些陈旧但被擦拭得乾净整洁的蓝色桑塔纳开进了「桃源」,候在一旁的我刚打开车门,未及细看,一阵香风已扑面而来。
  我定睛一看,面前站着的大美人柳眉淡月,大眼传神,瓜子脸型,披肩乌髮,身形苗条,一身乳白色合身裙装更显曲线玲珑,特别是短裙下一双玉腿穿着亮晶晶,剔透顺滑的玉色丝袜,配以银色拌带细跟高跟鞋,让我的心脏濒临爆炸边缘。不由得心中暗自歎服,潘莉就是潘莉,不管穿什么、在什么时候都是如此妩媚妖娆、美丽动人,加上亲切端庄、高贵优雅的神情让我时刻心动不已。
  潘莉看着我嫣然一笑:「呆子,我这样穿好看吗,怎么看傻了一样呢?」哎,真是的,这一笑自有别样风情暗地生,把我的魂魄都吹去了,我也没管身边其他女人了,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美美一个长吻……。
  谢娟吃了饭就开车带着春花回去了,璐瑶却一直藏着没露面,仙娇、桂华还有亚丽本来就隔了一层,再加上说不清是羡慕还是敬畏,见了潘莉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收拾起满腹妖娆远远伺候着,脸都一直低着不敢抬起来看我们一眼。
  吃完了晚饭,潘莉这样的大美女再加上时髦动人的打扮行头,根本不敢带出门外去招惹是非,只好领着她在院子里简单散散步,不过她对我从来都是百依百顺,再没有什么二话。我们到葡萄架下和活动室转转,蹬蹬水车、坐坐小船什么的,幸亏院子不算太小,还够我们转悠的。
  晚上八点半,我亲热地拉着俏美动人的莉儿穿过一道月牙小门,进入一个更加僻静的小院。「这是哪里啊?怎么上次没来过这里?」莉儿有些不解地问我,「这才是桃源的心脏,清静没人,今天我就在这里向你赔罪,赔一晚上的罪。」我回头随手带上了院门,拉着心爱的亲亲小老婆往里走去。
  院子里只有一间小平房,门是虚掩着的,拉着莉儿一进门我反手将房门也给关上了。房间里只有一张铺着洁白床单的大床和靠墙放的一张三人沙发,床头柜上的檯灯散发出温馨柔和的光芒,在这光芒的映射下,莉儿惊奇地发现沙发上居然还坐着一个女人。
  沙发上坐的正是被雪藏起来的汪璐瑶,一见我们进来,她急忙站起来给我们请安。只见今天的璐瑶穿着一套黑色软缎中式斜襟扣袢女佣装,丰满的胸部和肥大的臀部被薄薄贴身的软缎衣裤衬得更加迷人,脚上是一双白色短丝袜和黑色高跟绒面布鞋。虽然波浪烫髮的俏丽脸蛋一直低着,但当我看到身材丰满的璐瑶时,心里不禁满意地讚许着,既漂亮又性感再加上些许下贱,实在是太好看了,她穿上这身才像是我的俏女佣浪淫妇啊!
  「这是我新收的女佣汪璐瑶!」我在有些惊呆了的莉儿耳边低声介绍着,然后带点训斥地对丰美宜人的女佣说,「又不是不认识,这是潘莉,你的女主人,见了女主人还不行个见面礼吗?」
  璐瑶听到这里扑通一下跪倒在潘莉的面前,含羞带臊地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来,莉儿也傻在那里。我一见有些冷场,几乎吓出了一身冷汗出来,情急之中急中生智,一把将莉儿抱坐在沙发上,一边亲着她的嘴儿一边摸到她乳白色套裙里面,摸得她媚眼如丝、春心摇蕩,让她先迷醉在我的深情和甜吻之中。
  指使着璐瑶打开墙角的电视,然后我命令着她,「来,给我捶捶腿。」「是主人。」璐瑶心里泛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有些羞愧,可是又好像顺理成章。她跪到我身旁,捏起美人拳,低着头轻轻捶了起来。
  我一只手尽情挑逗刺激着身旁的莉儿,她有些迷失了自我,轻轻伏在我的怀里发着嗲呻吟起来,忙里偷闲我腾出另一只手抚摸着身边俏女佣的秀髮,璐瑶没敢动,继续捶着腿。我抚摸的手越来越放肆,已经抚摸起她的粉颈了,璐瑶的脸羞红了,她慢慢转过头,瞟了我一眼,垂下眼帘,继续伺候着我。
  女人有时凶起来像老虎,但温顺起来又像小猫。莉儿已经被我用满腔柔情和慾望所融化,璐瑶又满怀着畏惧和无奈,这让我更加有恃无恐,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璐瑶娇美的下巴,迫使她转脸仰头,面向自己。我就这么微笑着看着她,她就这么无措地继续捶着我的腿,我不放手,她也不敢躲避,眼里充满哀怨。
  「璐瑶你今天真乖啊,以后一直这么乖,这么听话吗?」「嗯」璐瑶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回答,头微微点了点。「你真的很漂亮!」我用拇指抚弄着璐瑶的下巴。璐瑶不敢躲避,也不能停止捶腿。
  「好啦,我已经享受够了,我的璐瑶,给你的女主子按摩一下脚吧,穿了一整天的高跟鞋挺累的,让她也享受一下吧。」听我这么吩咐着,璐瑶只好无奈而又温顺地点点头。
  室内的光线很柔和也有些淫靡,电视的声音也很小,仅仅是种衬托。璐瑶把莉儿的一只脚捧起来,放到膝盖上,先解开她的银色拌带细跟高跟鞋正想放到一旁,却被我伸手要了过来。我一边欣赏着闻着美人儿脚上的精緻诱人的高跟鞋儿,一边看瑶将莉儿那只套着亮晶晶,剔透顺滑的玉色丝袜的嫩脚捧在怀里慢慢地按摩起来。
  「莉儿,舒服吗?以后我让璐瑶天天给你按摩一下,很解乏吶!」我和潘莉一边亲热一边很关切、很温柔地逗弄着她,「真舒服啊!」莉儿有些陶醉地轻轻回答着。
  一只脚按完了,该另一只脚。两只都按完了,可是璐瑶却没有放下来的意思,把两只嫩脚都捧在膝盖上,似乎在等待我的进一步指示。「璐瑶,全套!」我瞇着眼睛,温和而又不失严厉地命令着。「白秋,那样……」璐瑶好像有些顾虑,羞得满面通红,不知该怎样回答。
  「璐瑶你这个淫妇,知道什么叫听话吗?」我用有些严厉的口气训着,「你真是个坏蛋……我……明白。」璐瑶无奈地身体往前挪了挪,一对饱满的乳房挤压在莉儿的脚掌上。
  「啊……!」身边的莉儿突然忍不住叫了出来,璐瑶高耸的乳峰刺激下,从脚心传来一股麻痺的电流,把她弄得很舒服。璐瑶含羞忍辱地用一对乳房慢慢摩压女主人的脚掌、脚面,内心似乎苦楚中渗透出一丝甜味,乳房不断地摩挲渐渐令她自己週身也燥热起来了。
  「哦……嗯……」,璐瑶虽然想强忍着兴奋的刺激,但摩压的力度却不自觉地加重了,浑身发火,不由得嘴里浪浪地叫了出来。「璐瑶,按久了你也热了吧,把上衣解开凉快一下吧。」我还是那温和的语调。「哦……我……」璐瑶想不出拒绝的言语,只好默默解开黑色软缎女佣斜襟制服上的扣袢,她明白我想要什么,把胸罩也除去了,用丰满细腻的乳房直接摩挲莉儿的脚掌。
  璐瑶感到非常羞耻,自己竟然用赤裸的乳房当着一个男人的面给另一个女人按脚,但在受虐中似乎又有一种快感在刺激着她!但我却还不想放过她……。
  「璐瑶你这个淫妇,来,让我亲爱的莉儿体会一下什么叫全套,三部曲的最后一部!」璐瑶听到这里,内心实在有些不太情愿,但骑虎难下、不得不忍辱服从。
  璐瑶轻轻捧起莉儿那套着玉色丝袜秀美的小脚,缓缓除去那最后一层薄纱,认命地张开嘴将她涂着浅色指甲油的脚指头含了进去,一根根地仔细吮舔起来。莉儿有些难以相信地睁开大眼睛看出了神,虽然享受着还是有些害羞地想收回脚来,「璐瑶你别这样了,我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又没洗,脚上满是汗味儿。」
  我没出声,璐瑶似乎也不想放手,加紧捧紧了舔着莉儿娇美的脚趾头,小嘴在她漂亮的脚趾间来回忙活,舌头不停的刷着脚趾头,一会改舔为吸吮,「滋滋」作响淫贱异常。
  我看着璐瑶从有些不情愿到有些作践自己的心甘情愿、全心投入,笑着骂她,「璐瑶你这个贱妇,今个儿的表现还真贱啊,服服帖帖地,看来还真把莉儿当成你的女主人来伺候了。」璐瑶此时说不出是激动还是感慨,内心百感交集,泪水扑哧扑哧下来了,停下了嘴里的动作,有些动情地说,「潘莉妹子,你实在太漂亮了,别说男人,我看了都喜欢得不得了。不知怎么的,刚才还有些不情愿,但一伺候着你就觉得丢不开手了,看见你享受舒服的样子自己也特高兴似的。」
  「淫妇,你是不是有同性恋倾向啊?」看着我打趣她,莉儿羞红了脸,璐瑶却抛了个媚眼过来,看得我实在动心不已,乾脆拉了两女上了床好兴风作浪,彻底驯服这一对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