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一章 公孙剑舞

时间:2018-01-01 通往帝都艾司尼亚的官道其实一条贯穿整个大陆的大动脉,是大陆上最主要的贸易路线,有着「黄金通道」的美称。
  离开帝都东二十里处有一个规模甚大的驿站,由官方经营的这个驿站是专供来往的客商歇脚打尖用的,一般到帝都的人都会在此地歇息一下,除去一路上的风尘,然后清清爽爽地进入帝都。
  从官道的东面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在数十骑大汉的拱卫下,驰进了驿站前面宽阔的停车场。
  这是一辆由四匹骏马驾驭的华丽马车,车厢是用上等的云杉木所製,阴刻着各式各样的云雷图案,如果仔细看去,就可以知道这些图案其实是一种巧妙的苻录,由高手所製,价值不菲,普通的大户人家也不可能拥有的,而且这辆马车的后面还带着两匹同样雄俊的马匹,显然是走长途的。
  这些护卫的大汉是清一色家将模样的打扮,个个气势不凡,行家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们均是来头不小的好手,不够份量的人还是别上去讨没趣。
  「咦!」
  打头的那个家将望着眼前空空如也的停车场,不由得顿了一下,猛然拉住坐骑,转头对后面的同伴打出警戒的手势。
  「大家小心点,有点奇怪!平时这里很热闹的,今天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
  后面的一个中年骑士大声说道,同时策马到了马车的边上,探头和马车上的主人低声说话。
  难怪他们会起疑心,这里是官道相当有名的驿站,绝对不可能如此冷清,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人上来接待他们,看起来好像是一座被废弃的驿站一般。但是眼神锐利的人已经发现停车场上的痕迹并不陈旧,这说明这里在不久以前还是有很多人的。
  中年骑士从车厢中缩回头,沉声喝道:「我们离开这里!」
  话音未落,长笑声起,无数的人影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但是陷入重围中的猎物并没有像他们想像中的那样惊慌失措,而是十分沉着的抽出了身上的长剑,缓缓退到了马车的边上,将那华丽的马车围在当中,似乎是要护住马车。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现出所受的良好训练,而且这些护卫家将所站的位置更是经过演练一般,让人感到如果想要冲到马车前,一定是凶险万分。
  「不愧是公孙世家的人,应变能力让人歎为观止!」
  雄健伟岸的男人排众而出,站在公孙世家的人所布的阵形前面,抚掌而笑。
  公孙世家的那个中年家将看来是这一行人中的首领,他眼中闪过怒色,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对付我们?」
  「为什么?」男人冷电湛湛的鹰目,扫过前面的五个公孙世家的家将,「你没有份量问这个问题,把车上的主人叫下来吧!」
  感到鹰目中冷电的寒流,站在他前面的五个人无不心中一惊,暗骇眼前男人的功力。
  中年家将的脸色一沉,回敬道:「要见家主人,你也要试试自己的份量,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提这种要求的!」
  「很好,非常有胆量!」鹰目男人一击掌,「那我们只好自己去请了!」
  他的掌声就是发动攻势的号令,四面的大汉一齐舞动手中的武器,朝当中的目标杀了过去。
  公孙世家的人并没有回击,而是齐齐往后带马又退了一步,这样他们和马车的间距又近了,防御圈也紧密了不少。
  围攻的大汉正要再往前冲,突然间变故倏起,从那辆马车的车身上爆出了无数的亮光,在空中彙集成一个个美丽的光球,在四周飘浮着,它们的光彩甚至超过了明媚的阳光。
  「哇,这是什么?」
  所有攻击的男人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然后几个男人脱口而出,叫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光之魔法吗?」
  感觉不妙的男人纷纷往中心冲去,试图靠近公孙世家的人,藉此避开光球的攻击,但为时已晚,空中所有的光球突然加快了速度,朝四面八方激射,有如一道光明的洪流,将眼前的敌人尽数淹没。
  当光球撞到敌人的身体时,就爆发出极度的亮光,然后连人带球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蹤,场上的亮度让所有的人都无法睁开眼睛。
  当场面恢复正常的时候,包围圈已经不见了,只有十八个敌人剩了下来。
  「好厉害的光之花车!」鹰目的男人面现惊容的说道。
  而此时公孙世家的那些家将却是比他更感到吃惊,从来没有见过敌人居然在「光球之舞」的攻击下,还能安然无恙的。
  「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了这样的感觉。
  果不其然,剩下的那十八个敌人开始发动攻击了。这十八个人的出手,立刻让公孙世家的人感到一阵心寒,因为他们的实力和刚才那些围攻的敌人简直大人和小孩子的区别。
  特别是站在鹰目男人前面的两个公孙世家的家将,两个人联手居然也挡不下他的一记水平斩击。带着无上真力的大剑无情的砍断了他们手中的长剑,鲜血飞溅中,两个人的胸口都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惨叫声和着热血一起从口中出来。
  雷霆的一击将公孙世家的阵形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跟在男人后面的两个使枪汉子马上跟进,楔入了原本完美无缺的防御圈。
  两把如灵蛇般的长枪使开,逼得一旁的公孙世家的家将不得不后退了一步,让整个防御圈无法再发挥作用了,大家现在只能靠自己的能力作战。
  说是十八人,其实真正出手向他们攻击的只有十二个人,其他的六人中有三个是白朮士,另外三个则是黑术士,这样的组合在大陆上是算极其可怕的,因为出手攻击的那十二个人也是魔剑士的水準,其中有三个人甚至还是魔剑师。
  领头的那个男人就是一个最可怕的魔剑师,他起先的那一击就是加了「血咒术」,透支全部的真气,使得自己的攻击能发挥出加倍的破坏力,因为他明白公孙世家的那个防御阵形的厉害,如果不能马上打开一个缺口,让这个阵形运转起来,那么自己这边所有的努力都会落空。
  一击奏效后,他就马上柱剑于地,在白朮士的帮助下,快速地恢复元气。
  「住手!」
  发现自己人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从马车里跃出了三个女人。
  前面是二位明艳刚健穿了劲装的少女,小小的蛮腰上配着长剑,现在这剑就握在她们的小手上。从她们的髮髻上就可以看出她们是两个侍女,中间的那个美妇人才是正主。
  这个美妇人举动沉静,外表矜持,流展出高贵的绝世风华,一张优雅精緻的美丽脸庞十分诱人,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让人最难忘的是她那双看似黑白分明但却又蒙上一层水雾的动人美眸,使人见之心动。
  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玄黄的罗裳,闪闪发光,阵阵迷人的幽香从她的娇躯上散发出来。
  美丽的女人都看不出真实的年龄,但可以肯定是她绝不会超过三十,因为露在外面的玉颈上连一丝的皱纹都看不到。
  看到这个美妇人,领头的那个鹰目魔剑师眼睛一亮,大笑道:「公孙大娘,我们终于见面了!」
  「莫雷罗!」公孙大娘怒道:「我们公孙世家和你们问剑斋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们十二星剑士为什么要来袭击我们?」
  莫雷罗大笑一声,道:「这事你要去问我们的斋主大人,我只是奉命行事!」
  公孙大娘环视了一下四周,仅仅是两个照面,她的那些护卫家将已经死伤过半了,这让她心惊不已。显然主持此事的一定是大有来头的一个人,才能布下这样一个埋伏,请得动「问剑斋」出动他们的十二星剑士,然后又找来三个白朮士和三个黑术士,组成了强大的打击群。
  而让她最心惊的是显然这个人很了解她们公孙世家的事情,知道先派出一群人来消耗掉她的座车「光之花车」的能量,然后又能快速地破掉公孙世家苦心设计的防御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公孙大娘的心中急速地翻过所知的资料,很快的,她判断出现今能有这样实力的人士只有寥寥的几个。但没有等她仔细将人物对号入座,面前的敌人就不允许她再想下去了。
  莫雷罗一声号令,十二星剑士舞动手中的长剑,朝公孙世家的家将护卫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剑影翻飞,劲气激荡,虽然十二星剑士是以一抵多,但实力上的差距还是十分明显的。
  加上他们背后的黑白朮士不断地发出魔法,攻击公孙世家的同时,也给十二星剑士回复,加速,祝福,这给公孙世家的人带来更大的危机。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受伤了就会减少战斗力,而十二星剑士却没有这种顾虑,他们受伤后马上就可以得到白朮士的回复,这让他们佔了极大的便宜。
  交手才过几招,已经有数个公孙世家的家将护卫惨叫着倒地,他们的防御圈更加岌岌可危了。
  公孙大娘是明眼人,自然知道这样下去对本方是极为不利的。最要紧的是要除掉在十二剑士后面的黑白朮士,他们才是最大的威胁。
  公孙大娘转头对身边的两个侍女低声道:「你们準备好掩护我!」
  两个侍女应声,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利剑,凝神提气,静待自己主人的一声令下,就可以发动攻势了。
  「正前方!出剑!」公孙大娘看到自己前面的那个家将被莫雷罗一剑劈翻,知道不能再迟延了,就断然下令道。
  两个侍女一声娇叱,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有如矫健的游龙划破了前面的空间,直奔刚收回大剑的莫雷罗。
  「终于出手了!」
  莫雷罗大喝一声,手中的大剑左蕩右决,长剑相交的声音中,他感到攻来的剑势没有预料中的强劲,不禁心中暗暗称奇。据说公孙大娘身边的两个侍女都是身手不凡的剑舞高手,怎么会这么没有攻击力呢?
  但他马上就体会到什么叫做剑舞高手的实力了。两把长剑并没有顺着被击中的方向飞荡开来,而是在空中巧妙地转了一个方向,杀气瀰漫的剑尖依然指向他的两肋空档处。
  「好厉害啊!」莫雷罗心中暗叫了一声,知道自己已经攻出的大剑一时是不可能收回来的,无奈之下只有往侧向退了一步,这也是自交手以来,十二星剑士们第一次不是朝前移动。
  接下来他看到的景象顿时让他大惊失色。原本站在侍女后面不动声色的公孙大娘这个时候突然动了,而且是非常神速的动了。
  一道绚烂的剑光如流星奔雷,又如狂龙升天,捲过他的身边,直扑后面的术士们。
  「不好!」醒悟过来的莫雷罗连忙起身追赶,术士们可不能遭到损失,要不然,事情就有些麻烦。
  首当其冲的两个黑术士立刻做出了反应,急速张开了防御结界,试图将攻到面前的长剑挡住。但他们忘记了计算一下双方的差距,公孙世家的当主公孙大娘全力发出「射日一剑」岂是他们在仓促之间设下的结界可以抵挡的。
  防御结界爆出灿烂的光芒,好似节日施放的焰火一样美丽,但对于这两个黑术士来说,却是最可怕的景象,他们的结界已经被长剑上所加注的真气所破。
  光华如匹,一闪而过。
  两个黑术士仅仅发出半声的惊叫,鲜血喷起,化作漫天的血雾。两具被一剑腰斩的尸体飞跌,引起旁边的几个术士一阵慌乱。
  莫雷罗终于赶到,提起手中的大剑猛的斩向在半空中的长剑。公孙大娘在后面伸手轻招,长剑有如是有灵性的活物一般,剑身轻巧地一扭,避开了莫雷罗狂猛的一击,并不与他纠缠,而是继续朝旁边的几个术士攻去。
  白濛濛的剑身光华闪烁,但对于那些术士来说,却有如死神的召唤。在生命的威胁下,四人联手奏出了颇为华丽的防御之歌。齐心协力形成的魔法盾终于将公孙大娘的长剑挡了开来,震到莫雷罗的旁边。
  莫雷罗见机不可失,大剑一记连环斩,一口气击中了三次长剑的剑身。
  「当,当,当!」
  三声连珠,剑势颓丧,长剑上的剑气被震散,露出了清冷的剑身。公孙大娘的这剑开始偏离她所控制的飞行轨道,朝地面落下。
  但是两个侍女的长剑又已经攻来,翩若惊虹,在空中是美丽的,但却也是致命的。使得莫雷罗再无暇顾及公孙大娘的长剑,无法在它身上再加上一击,大剑立起,绕身一转,又将两剑挡开。
  公孙大娘趁势将行将落地的长剑收回到自己的手中,凝神聚力,準备下次的攻击。
  公孙大娘的这次攻击虽然没有完全尽功,但却是极大的缓解了手下护卫的危机,没有了术士们的牵制,又少掉了一个最强劲的敌手,他们堪堪与剩下的十二星剑士打个平手,虽然还是处于下风,但至少已经不像开始时那么吃力了。
  被公孙大娘的两个侍女缠住的莫雷罗看到公孙大娘长剑再次出手,目标依然是术士们,不禁有些发急。他提起大剑,嗔目大喝,凝聚了十二成的功力猛斩左边飞舞的长剑,浑然不顾右边的那支长剑冲向自己的背后。
  两个侍女同声冷笑,这人真是发急了,这样的招式都用出来了,难道不知道公孙世家剑舞术的厉害吗?
  左边那支长剑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在与莫雷罗的大剑将触未触之际,飞回了主人的手中,而与此同时,右边的长剑呼啸着直奔前面敌人的背心要害,这次是绝好的机会。
  莫雷罗大笑一声,这两个侍女的实战经验到底没有自己丰富,好像是背后长着一只眼睛一般,大剑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出现在长剑的前面,有如是原本就等在那个地方。
  来不及收回的长剑直直地撞在大剑上,因为没有料到莫雷罗有此一招,长剑并没有留后手。光芒爆起,火星四溅,长剑被震偏到一边。
  这时莫雷罗已经就势转身,没有间隙的重斩落到了长剑的云头上。
  「砰!」的一声,长剑飞到远处,脱离了侍女的控制。
  「名扬天下的公孙世家的剑舞术也不过尔尔嘛!」
  莫雷罗心满志得,提着大剑冲到了正在攻击术士们的长剑前面,竭力自保的术士们正处在岌岌可危之时,他们联手所结成的魔法盾牌在公孙大娘的强力攻击下行将消散。
  莫雷罗举起大剑朝长剑的云头处斩去,想故伎重演,将公孙大娘的长剑也击飞。如果此举能成功,那可是最值得夸耀的事情了,公孙世家的当主所发出的剑舞术居然可以被人破掉了,那还不是大陆的头条新闻?
  长剑轻灵地转一个圈,避开了大剑的斩击,继续朝术士前面的魔法盾刺去,但长剑上的光华好像也已经弱了不少,显然公孙大娘的这一轮攻击快要结束了。
  莫雷罗心知这时候公孙大娘对长剑的控制力是最弱的,他毫不迟延地再次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斩击术「怒龙断」,大剑的剑身顿时笼上一层怪异的寒芒,气势磅礡地斩向长剑的云头。
  果然不出所料,长剑虽然作出了闪避的动作,但由于莫雷罗他这一记突然的变速强力攻击,使得长剑的扭动迟了半拍。被击中云头的长剑好比是失去重心的模样,在空中急速的翻腾着。
  机不可失,莫雷罗正待要给长剑最后一击,突然听到旁边的术士们惊慌的叫声:「大人小心!」
  扭头一看,莫雷罗不禁心飞胆散。不知什么时候,公孙大娘居然亮出了一支雪亮的短剑,而这寒光四射的短剑显然不是凡品,此时正无声无息地朝自己攻来。
  虽然还没有近身,可短剑上吞吐的光芒已经让莫雷罗感觉到大事不好,躲避已是不及,格档更是迟误,莫雷罗当机立断,在扭身闪过要害的同时,举起了自己的手臂,挡在了短剑飞行的路线上。
  短剑无情地切割了莫雷罗的左臂,但却是让他逃过了毙命的结果,这让公孙大娘也暗中歎息此人反应的迅捷和心肠的狠硬。
  见到此景,公孙世家的人是士气大振,当主的出手果然不凡,他们好像也突然间增加了不少的功力,将原本的颓势转变过来。
  公孙大娘正要乘胜追击,突然在场外传来了一个她十分熟悉的声音。
  「恭喜大姐终于练成了我们家的双飞剑!」
  随着这个让人心跳的柔媚声,公孙三娘带着一班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原来真的是你!」公孙大娘的眼中闪过痛苦的神色,「为什么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呢?」
  「我亲爱的大姐啊!」公孙三娘的声音依然十分柔媚动人,足以让男人心跳气短,可是其中隐含的仇恨让她的大姐感到心寒,「你可真是春风得意,既得到了当主的位置,又骗取了李郎的爱心!」
  公孙大娘一阵惊愕,「三妹你在说什么啊?当主的位置是家中长老会决定的,而李郎更是真心爱我的!」
  「住口!」公孙三娘喝叱道,「李郎本来是和我相亲相爱的,都是你横插一脚,把他抢过去了,我,我恨你一辈子!」
  公孙大娘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已经无法再说通了,现在自己的情况十分困难了,因为公孙三娘带来的这些人个个也都是好手,这样一来,场上的力量对比已经完全倒向了她那一边。
  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公孙大娘马上有了这样的想法。既然已经毫无胜算可言,那么只有在敌人没有合围之前,杀出一条路来。不然的话,有一个对自己十分了解的三妹的包围圈,自己就只有被杀或是被捕两条路了。这都是自己绝不想要的结果。
  主意已定,公孙大娘在公孙三娘还没有下令的时候,就朝两个侍女一打眼色,三人一起往后面退去,全力震开面前的敌手,然后飞纵而走。
  公孙三娘顿足喝令手下人奋起直追,再也不管场中的那些公孙世家的家将护卫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