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魔王重生 第七章 因爽失大

时间:2018-01-01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3 编辑

  当光把故事说完时,众人已经被触手插得不知高潮了多少次。
  「我看我们找一天灌若叶姐酒,看看会不会比现在还淫蕩……」看着骑在光身上的若叶,爱玩的春歌立即提出提议。
  「最好不要。」看着若叶的胸部随着身体一上一下而跟着起伏,光说道:「不然你们大概会一整天无法靠近我。」
  「说的也是,」玲说道:「到时让若叶姐黏着哥不放,我们就只有玩触手的份了。」
  「啊~又出来了~~」众人言语间,若叶又达到了一次高潮。
  「好了,接下来换谁啊?」光将躺在身上无法动弹的若叶移到旁边,问旁边的少女们。
  「我~~」众人举着手,说道。
  ----
  五点多,摆平了家里十几个人,光和最早恢复体力的若叶一起出门买晚餐。
  (现阶段若叶背后的两对羽翼并无法隐藏,但是除了灵力有达到一定程度的人之外,一般人看不见就是了。)
  「看来联閤家里所有的人,大概已经满足不了你了。」若叶说道:「要我再去找人加入我们吗?」
  「我有你们就很满足了。」光示意若叶别想太多,两人继续在市场中买晚餐需要的菜色。
  回程中,光和若叶走至途中,光突然在一个阴暗巷道前停了下来。
  「怎么了,小光?」若叶也停了下来,问道。
  「……没感觉到吗?」光望着巷道中反问道。
  「……你这么一说,确实有种奇怪的感觉从里面传来…似乎有人在里面张开结界的样子。」
  因为结界的关係,光和若叶并不能分辨出里面发生什么事情-虽然外面看起来是一点也没有异状。
  「……你先回去準备晚餐等我回来吧。」光微笑着对若叶说道。
  「确定应付的来?」若叶有点担心地问道。
  「别把我看得这么扁好吗?」光有点开玩笑地说道:「起码和人打架以及在床上是绝对不会输就是了。」
  「……也对,确实对你得要有点信心才是。」若叶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反正你一有事,我是一定会知道的。好吧,那我就先把晚餐弄好等你喔。」
  「那就先谢过了。」语毕,光深深地吻了若叶一下后,若叶就先往家的方向回去了。
  等若叶走远之后,光稍稍定了心神:「就让我看看结界里有什么东西吧。」语毕,迈开大步往巷道里走去。
  虽然结界可以抵挡普通人进入,但是像光这样拥有强大能力的人来说,是有办法直接侵入结界之中而不会破坏整体结构的。
  附带一提,如果结界被破坏,越强的结界就越有可能引发空间练结的崩坏,最坏就是整个结界包覆的地区整个消失在这个空间之中,甚至于消失在这个次元之中。
  就因为后果十分严重,一般而言大部分的能力者都不会刻意去破坏结界,以免连自己也跟着遭殃。
  话说回来。光一进入结界之中,就闻到一股淫糜的气息。
  那是专属于淫魔族的气息。
  然后在光眼前上演的是,一男一女正卖力地交媾着。
  男的眼神涣散,脸瘦弱地像个病人一般,下体则是像机械一般地不断撞击着少女的淫穴。
  光一看就发觉到男子的精力已经接近谷底了,再下去绝对无法保住性命。
  反观女方却是一直精神饱满,不断地用淫媚的眼神扫射着面前的男子,连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淫媚的气息,彷彿会把全天下的男子吸引过来一般。
  那少女留着一头金黄色的短髮,瞳孔却是红色的,宛如鲜血一般。看起来虽然不能说是顶尖的美女,但是却又散发着一股男人闻到了都会靠近的气息。
  「应该是淫魔族的人没错。」虽然在贝鲁沙的记忆之中并没有她的存在,但是光靠那股一般人不可能有的气息,光可以断定那少女一定是淫魔族的人。
  「啊…啊…啊…」不久男子发出微弱的叫声,在射精的同时也断了气,死在少女的腹上。
  「真没用的东西。」少女一脚将尸体踢开-接着她就注意到了光的存在:「唉呀,没想到还有人闯进这个结界之中……」说着说着,她的双眼发出红色的光芒:「过来吧,让我享受你的一切……」
  光知道那是「红瞳」的力量,虽然说对方的力量层次较自己低,她的「红瞳」根本无法影响到自己,但是光似乎想让对方来个「阴沟里翻船」,于是乎就乖乖地走了过去,装作已经被控制的模样。
  因为光平常出去在外,都极力地隐藏自己体内的力量,以免招来祸端,所以对方根本不知道光的身份。
  光走到她的面前,少女则是迫不及待地把光的分身掏出来,小嘴不停地在光的分身上移动着,爱怜地舔弄着。
  因为隐藏了力量,光的分身不受控制地挺立了起来。
  「唔……」还不到一分钟,射精的冲动强烈地袭向光的脑中:「厉害,就算熟练的老手也不一定能够光靠口技就能让我射出来……唔……」想到这里,光终于忍不住而将精液射进她的嘴里。
  「呵呵……好浓喔……」少女将光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彷彿像是琼浆玉液一般:「不喝光会很浪费的。」
  舔完光射出来的精液之后,少女双手就缠在光的脖子上,而光则顺手将少女抱起来,将她的身体靠在墙壁上,腰一挺就将分身插进少女的阴户之中!
  「啊啊啊…」少女舒服地叫出声来:「好…好涨…整个阴户都…都塞满了…好…好舒服喔…天啊…你好棒…我第一次…这么爽…」
  (我会让你爽上天的。)光露出得意而有点险恶的笑容,下身的抽插动作丝毫未见迟缓。
  「喔喔…又…又顶到花心了…天啊,怎么…不让我…早一点…遇到你…」少女紧抱着光的身体,下身不断地迎合着光的抽插:「好…好舒服…快…快点顶…」
  面对少女的淫声浪语,光只是专心地进行着下身的抽插动作。
  结果过了半小时,两人一点高潮的迹象都没有。
  「啊…这…这感觉…」少女感觉到快乐的潮流不断地打击着自己的意识,这是和之前的男子欢爱时所没感觉到的。
  而这正是高潮的前兆。
  「不…先…你先…出来好吗?」少女开始哀求着-但是身体却依然迎合着光的动作:「先…给我…一发…」
  「哪怎么行?」不知何时,光的瞳孔已经变成血红色:「不让你洩个几次怎么划得来?」其实对光而言,从插进去之后,光就可以感受到从少女的阴道之中传来阵阵的脉动,以及随着脉动而蠕动的阴道壁,让光好几次都差点把守不住,逼得让光以「力量」守住精关,这才免受搾乾之险。
  一看到光的红色瞳孔,即使处在极度快感之中,少女也恍然大悟:「不…怎么…会是你…啊…不行…这样…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出…出来了~~~~」突然地,少女紧紧抱住了光的身体,一股阴精立即浇在光的分身上,温热的感觉立即充满光的下身。
  洩身之后的少女鬆开了双手垂着,连原本缠住光的双腿也垂了下来,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嘴中只是喃喃说着:「完了…我的…力量…全洩光了…但是…好舒服…」说着说着还露出了微笑。
  「你完了,我还没呢。」光把少女翻过身,从后方插进少女的阴户,还用双手把她的双腿抬起,自己坐在一旁的矮柜上,就这样继续玩弄着少女的身体。
  「不要…再下去…我会…连命都洩掉的…」少女说归说,但是身体却老实地迎合着光的动作,一点也不像是拒绝的样子。
  光边抽插着少女的阴户,边用舌头舔着少女的耳垂,挑逗着她的性感点。
  「哈…哈…插…插…再插…」少女躺在光的身上,语气似乎变成了小孩子一般:「大哥哥…插得我…好舒服喔…再插…再插嘛…」
  过不了十分钟,少女达到第二次高潮,接着就是闭上了双眼,躺在光的怀中沉沉睡去。
  淫魔族的女性虽然具有吸精的能力,但是一旦遇上力量比自己强大的对手,而且还比对手早到达高潮,力量就会反而被吸走,甚至于连生命也会被吸走而在高潮中死亡。而如果同时到达高潮则是会造成力量较弱的一方记忆和人格被强大的洪流沖走而变成如人偶一般的存在(双野姊妹就是个例子)。
  而原本这位淫魔族的少女应该会在第二次高潮时死亡,不过因为光在和她做爱时,运用力量护住她的心脉,所以现在的她只是昏睡而已。
  不过,失去力量的她,比普通人类还弱-魔族之所以强是因为魔力的关係,肉体一旦失去魔力的守护,就会变得极其脆弱,除去魔力之外之后的能力和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没啥分别。
  沉睡着的少女,一滴眼泪像流星般划过脸颊。
  --
  「结果你就把她带回来了?」望着躺在床沉睡,两脚间还残留着未乾的水痕的少女,若叶以诡异的眼神望着光。
  「她现在的魔力已经全失,比一般人类还脆弱,放她一人在那边我不放心。」光故意迴避若叶的眼光说道:「而且刚刚也查过贝鲁沙的记忆了,虽然不是说一模一样,不过这少女确实是贝鲁沙的妹妹。如果不是在接收她的力量时发觉到力量的相似点,还真的认不出来。」
  「……以贝鲁沙为首的『淫魔王』五人,确实敬陪末座的是个女性……」若叶望了望床上的少女:「不过……看起来真的不像。」
  「不是每位魔王都是长的一副非魔即怪的模样。」光说道:「经过长久的演化,淫魔族的女性唯一拥拥有的,就是超乎常人的美貌和那个足以把一般男子的精力吸乾的淫穴而已。因为一旦达到高潮,会把体内所有的魔力完全洩尽,所以她们尝到高潮的下一刻就是死亡。」
  「那这么说来你是手下留情吗?」若叶指着在光的跨间舔着光的分身的双野姊妹:「还是说她已经变成和她们两位一样的情形?」
  「放心,她还活着,不过也只是『还活着』而已。」光说道:「希望力量全失不会对她的精神产生影响。」
  「好了好了,先下去吃饭吧。」若叶催促光,说道:「反正现在她一时半刻是不会醒的。」
  「说的也是。」光用触手把双野姊妹两人吊在半空中,让她们继续舔着自己的分身,然后就和若叶一起下楼吃晚餐了。
  光等人离开后,少女张开了双眼,泪水依然挂在眼角。
  (为什么……要让我活着呢?)少女的脑中一片混乱:(力量全失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为什么还让我活着……)
  -
  晚餐后,光来到素子的地下研究室。(确实是「地下」:都是一些见光死的研究。)
  「素子,『那个』好了吗?」
  「嗯,可以说是『好了』吧。」素子拿起一个装有绿色液体的试管:「这东西可以让淫魔族的女性的体质稍稍改变,可以让她们不会因为高潮而连带着把力量甚至是生命也一起赔掉。不过不敢保证可以和若叶小姐一样具有永久性效果。」
  「为什么?」
  「……淫魔族具有『短时进化』的特质,身体结构会随着力量的增强而改变,」素子说道:「所以我无法保证能够让药效永久性化。」
  「就把楼上的『她』也当成样品比对看看吧。」光说道:「不过可不能伤害她喔。」
  「顶多只是抽血而已,不会伤害到她的生命的,主人。」素子说道:「不过主人,真的要这么做吗?万一她成了敌人……」
  「……到时再看着办吧。」光露出有点无奈的表情说道。
  -
  深夜,少女醒来,发现到自己趴在光的身上,而且光的分身也插在自己的体内。虽然充实的涨满感充斥着下身,但是她却身体虚弱地无法移动身体。
  少女侧头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艾鲁美丝和练华两位表情满足地躺在床上。
  (没想到我会虚弱地连叫床声都听不见……)看到这种情况,少女只得歎了口气:(我就这样在床上躺一辈子吗?)
  「醒来了?」光的声音在她的耳际响起-很小声,似乎不想吵醒在身旁的两人。
  「……为什么不乾脆连我的命都夺走?」也是小小声的,少女问道。
  「我不会杀女人。」光抚摸着少女的头髮,说道:「而且就贝鲁沙的记忆来看,你对他有特别的意义存在着。」
  「我……并不知道大哥是如何看待我的,我只知道对我来说,大哥是一个无法超越的存在。」少女继续说道:「为了拥有更强的力量,我不惜将第一次给了大哥以求取他的部分力量,但是……没想到最后是在你-和大哥的力量与记忆同化的人类男人身上丢掉了全部的力量……。」说到这里,少女的泪又流了下来。
  「沙莉娜……」光呼唤着那少女的名字。
  「就算你把力量还给我,我也已经无法再收纳为己有了。」少女沙莉娜说道:「现在的我,比一般人类还要弱……还不如杀了我比较好。」
  「……这不像以前的你喔,沙莉娜。」光说道:「以前的那份坚持跑那去了?」
  「请不要……以大哥的口气……说话……」沙莉娜一副欲哭又止(儘管流着眼泪)的模样:「不然我……我……」
  光是相当明白她的意思的-对沙莉娜而言,贝鲁沙的地位不只是单纯的兄长,而是超越了兄长、憧憬的人、力量的启发者,而提升到了恋人、甚至于爱人的地步。
  这和把对兄长的依赖转换成了情爱的玲,几乎没有什么两样。
  而沙莉娜并没有再说话,只有胸部规律的起伏和稳定的呼吸而已。
  (睡着了吗?看来光说这段话就费尽了她自己的力气。)光有点爱怜地将沙莉娜脸上的泪痕擦乾。
  「主人,可以进来吗?」光脑中响起素子的声音。
  「你还没睡啊?」光同样把讯息传到门外面素子的脑中。
  「因为就快完成了,所以就熬了一下夜。」素子「说」道:「在採取了另一个样本的资料之后,我发觉到这个药还有另一种加强的方向。」
  「说吧。」
  「是,主人。」素子继续解说:「就是说可以利用这个药把淫魔族的『不确定要素』完全定住,让淫魔族就算力量提升也不会改变外型,而且不会限制住力量的发展。」
  「也可以让完全丧失力量的女淫魔族恢复原本的能力吗?」
  「嗯,而且还可以正常享受高潮喔。」「说」完话,素子轻轻打开了房门:「我已经将药用注射方式打进双野两姊妹的体内了。利用注射就可以免除之前会发情的副作用,只是药效得过一夜才会完全生效。」
  「那就试试看吧。」光看着沙莉娜:「不过下次可别再未经过我的允许就乱注射药喔。」
  「对不起嘛~」素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因为太高兴了,所以……」
  「……算了,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快一点吧。」
  「是,主人。」听到光的招呼,素子立即把药注射到沙莉娜的体内。
  沙莉娜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动,看来力量的消耗已经让她陷入了深层睡眠之中,连身体上的痛感都已经感觉不到。
  注射完之后,素子将针头用手一捏,竟然捏成粉末。
  素子将针筒丢进垃圾桶之后,向光说道:「那么……主人,可不可以……」
  光一眼就看出素子的意图:「奖赏是吧?确实是得给你一些奖赏。」语毕,光将分身自沙莉娜的体内拔出,将沙莉娜放在一旁,然后走到素子的面前,手往素子裙底一摸-一下就摸到素子的阴毛,果然没穿内裤。
  而素子也抚摸着光的分身:「人家……好久没尝到真的东西了。」
  「那……」光用触手把素子举起来翻转,让素子的头朝下看着光自己的分身,然后把素子的阴户向着自己:「先转移阵地吧,我不想吵到她们。」
  素子没回答,只是开始用嘴舔着光的分身,然后双脚夹着光的头,让阴户完全展现在她的主人的面前。
  就这样,光一边舔着素子的阴户,一边往外移动,最后竟然走到最顶楼-也就是屋顶上。
  因为光的家,屋顶是采「人」字型+窗户(屋顶下就是四天王的居所),所以光和素子就坐在屋脊上尽情享受着性爱。
  由于在走到这里之前光就已经射出一次(故意的),而素子也像是狼吞虎嚥般地把光的精液完全喝掉,所以到屋顶后,素子就迫不及待地坐上光,让分身完全被自己的阴户所吞进,光只消躺在屋脊上,让素子尽情地上下运动着。
  「喔…喔…主人的…好棒…」素子疯狂地上下摆动着,还好光在四周摆上小型结界,不然素子的蕩叫声绝对会引来警察:「棒呆了…棒透了…喔…喔…喔…喔…塞得满满的…喔…喔…喔喔~~」还不到五分钟,素子就高潮了。
  「太快了吧?」光恶作剧地说道。
  「因为真的东西太舒服了嘛~」素子躺在光的胸膛上说道。
  「我也来发洩一下吧。」光抱着素子,一个翻身,就变成素子在下光在上的姿势。
  抱紧素子的双腿,光开始猛力地抽插着。
  「啊…啊…啊…啊…主人…主人好棒…」素子持续地蕩叫着:「主人好狠…狠的我 …好舒服…啊…不…不行了…又要出了…」还不到两分钟,素子又高潮了。
  趁着素子高潮,光也打出第二发精液,趁机作着类似「阴阳双修」的动作-当然是女方的受益比较大。
  这样一来一往,素子已经高潮不知多少次,素子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一次又一次地上冲又落下,失去焦距的眼神看着这个「奖赏」自己,称之为「主人」的男子,心中却清楚地知道一件事:就算已经解除体内的禁制,也无法阻止对光的浓浓爱意-就算这个爱意是建立在肉体之上。
  最后,光抱着已经昏睡过去,脸上却还是那一副满意的笑容的素子,先将素子抱回她的房间,之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寝。(虽然可以不用睡觉,不过对光而言,睡觉是最高的享受,即使身体可以连续一个月不睡,但是精神上却不允许。)
  --
  昏昏沉沉中,沙莉娜的意识逐渐清晰。
  只是,她却宁愿一直睡下去-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移动身体,可以说是一个活生生的木偶,如果落在他人的手里,绝对只有成为性玩偶的份。
  她宁愿选择沉睡下去,也不愿醒来承受着这残酷的命运。
  不过,就算闭上双眼,眼前还是会浮现光的身影。
  毕竟光是第一位让自己尝到高潮滋味的男子,虽然后果是如此严重,但是想到这里,沙莉娜就不禁露出微笑,而且下体也开始痒了起来。
  「不行了……又想要了……」恍惚之中,沙莉娜连怎么爬上光的身体都不知道,将光的分身套进自己的穴内,身体就开始一上一下套弄了起来。
  「我……在作梦吗?」沙莉娜并没有去深思为什么身体已经能动,只是当作梦一般,享受着自身体深处涌起的快感。
  「对…就是…就是这种感觉…」随着快感的涌起,沙莉娜的身体套弄速度也越来越快,连嘴边吐出的也变成断断续续的淫叫声:「啊…嗯…喔…喔…哈…哈…」
  「不…不行…要…要飞了…飞了…」没几分钟,沙莉娜就到达了高潮。
  「还要……我还要……」像是意犹未尽地,沙莉娜继续摆动着腰部。
  沙莉娜忘我地享受着快感,没注意到跨下的光老早就已经张开眼睛,观看着面前的淫蕩秀。
  「啊…又不行了…我…太舒服了…」发觉到沙莉娜的高潮又将来到,光也做好準备,在沙莉娜高潮的瞬间也打出浓稠的精液到她体内,顺便将自己自她体内吸收的力量原原本本地还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高呼,彷彿是把一生中最快乐的感觉发表出来一般,瞬间力量的暖流流遍沙莉娜全身。沙莉娜露出恍惚无焦距的眼神,躺在光的胸膛上,一副满足的表情。
  「看来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光的声音传进沙莉娜的耳中:「这么一来你也可以享受性爱的快乐,而不是只当成吃饱的方法之一。」
  「你……对我的身体……作了什么手脚?」沙莉娜无力地问道。
  光没回答沙莉娜的问题,只是反问道:「怎样?高潮的感觉如何?」
  沙莉娜没有回答,只是脸红地将脸埋在光的胸前,脸上还露出微笑。
  「我只是让你起码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享受性爱的高潮而已。」光抚摸着沙莉娜的头髮爱怜般地说道。
  「你……」沙莉娜一脸迷惑:「到底是草剃光,还是我所认识的大哥……贝鲁沙?」
  「……以我自己的方向来看,我不会眼见着一名少女在我眼前就这样无力地躺在床上度过一生,」光说道:「而以贝鲁沙的方向来看,也不会对自己亲爱的妹妹见死不救。」
  「……我可以……叫你『大哥』吗?」沙莉娜的声音在说这句话时变得极为小声。
  「?」
  「不知道为什么,躺在你的身上就好像躺在大哥身上一般……」沙莉娜抱着光,一副幸福的样子。
  「我是无所谓,随便你怎么叫。」
  「那,我还有一个要求。」
  「……说吧。」
  「……再玩一次好不好?」沙莉娜抬起头来,一双亮丽的眼睛闪啊闪,透着幸福的眼光。
  光没再说话,只是以行动表示。
  --
  「旅行?」上午,在玄关听到沙莉娜的话,不只光,大家都有点惊讶。
  「嗯,老是赖在大哥家总有点长不大的感觉。」沙莉娜说道:「反正现在也不用怕会饿死,趁这个机会好好看一下人界的样子,只是大概也找不到比大哥好的人了。」
  「那方面啊?」若叶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
  「唉啊,还要人家说吗?」沙莉娜倒是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那,我也不好意思留你了。」光说道:「一有空就回来看看吧,倒是要注意留在人界的天使动向 ,不要成了人家的目标。」
  「这我知道。」带着简便的行李,沙莉娜踏上了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