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六十章  计中有计(三)

时间:2018-01-01 侯龙涛心里有事儿,自然睡的不是很死,睁开眼的时候,天都还没放亮,昨晚上的闹钟也用不着了,女孩儿俏丽的脸庞还枕在他的左肩上。男人轻轻抽出已经被压的十分麻木的胳膊,一看表,刚过6:00,还得再等差不多一个小时,陈曦才会醒过来。
  侯龙涛侧过身,左手撩起一束女孩儿的乌髮,送到鼻子前闻了闻,和陈倩身上一样的茉莉花儿香钻进了鼻子里。自己已经摘到了两朵世间罕有的美丽的「茉莉花儿」其中的一朵,剩下的一朵也会在近期之内落入囊中,光是这么想想,男人的脸上就不自禁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陈曦是侧身对着男人的,表情很平和,可爱的嘴角儿微微向上翘着,显得那么甜美。侯龙涛越看越心动,忍不住凑过去叼住了她花瓣儿般红润的双唇,又香又甜的小肉片儿柔软极了,好像随时都会在口中溶化一样。
  清晨是男人精力和性慾最旺盛的时刻,光是吮了吮美人儿的香唇,侯龙涛的下身就已经直挺挺的了。虽然一丝不挂的美女就在身边,可她全无知觉,玩儿起来也没什么太大意思,侯龙涛乾脆就去沖了一个冷水澡,暂时压压心火。
  洗完之后,男人对着浴室里的大镜子擦拭着身体,自己身上的肌肉好像更发达了,一块儿一块儿的很漂亮。本来他的体质就不错,自从定期服用邹康年的药剂之后,不仅是夜夜春霄而毫不疲倦,就连冒都没感过一次,上个星期在「万通」五层的游戏厅玩儿拳击机的时候,没用全力就破了大胖在那台机器上保持了五年的记录。
  侯龙涛举起双臂,摆了一个造型儿,「妈的,我是不是有自恋倾向啊?」他摇了摇头,笑着回到卧室,从衣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条内裤,坐在床边穿上了,「怎么搞的,这么紧,上个月刚新买的就小了,看来还是得多锻炼,腰围见粗啊。」
  其实不是他的腰粗了,而是他的「小弟弟」在不断的长大,他自己每天都见它,他的几个老婆也是时不时的和它见面,有时一天就见好几次,自然都不会注意到它的成长,邹康年临终前也没提到过这个药效,侯龙涛当然也就没往这方面想。
  时钟指向了7:00,男人又爬上了床,侧身躺到陈曦旁边,两人的鼻尖儿几乎都要贴到一起了。侯龙涛看着女孩儿,真是美啊,他不论看着哪个老婆的睡相,都会有这样的感想。他轻轻的把玩儿着女孩儿的一绺儿长髮,不停的亲吻她的双唇。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陈曦还没有醒,侯龙涛有点儿奇怪了,昨晚不到7:00就把她药倒了呀,十二小时的效力也该过了,突然发现女孩儿的上眼皮和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颤抖,才知道她是在装睡。「死丫头。」男人笑骂了一句,「别装了,还不起来?」
  陈曦嘴角明显的向上翘了一下儿,但却没有睁开眼睛。「啊,我的小宝贝还在睡,我做什么她都不会反抗的。」侯龙涛把女孩按平了,压上去,把舌头插进了她的耳孔中,拚命的伸缩。陈曦的身体轻微的抖了起来,一缩脖子,五官都挤到一起了,但还是强忍着没出声儿。
  侯龙涛猛的把身子顺着女孩儿光滑的裸体向下一出溜,胸口坚实的肌肉从她柔软的乳房上蹭过,陈曦只觉得奶头儿上一阵快感传来。男人的嘴巴停在了她的肚脐眼儿上,双唇紧贴住她的肌肤,「噗」,用力的吹了一口气。
  「哇,哈哈……」陈曦再也撑不住了,笑出了声来,一边扭动着柳腰一边拍打着男人的虎背,「你坏死了。」「还敢骂我。」侯龙涛又嘬住了她的肚脐儿。「哈哈哈……好……好哥哥……饶了我吧……好哥哥……」女孩儿扭得更厉害了。
  男人爬了上来,吻了吻陈曦的樱唇,双手在她的胸腰间抚摸着,「小坏蛋,醒了为什么还装睡?」陈曦揽住男人的脖子,撅着小嘴儿,「傻瓜,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醒了之后都会再装睡一会儿的,你个大猪头,现在才发现。」「是吗?为什么要这么做?」侯龙涛有点儿不明白了。
  「我……我喜欢你轻轻的亲我,闻我的头髮,」陈曦娇柔的抚摸着爱人的脸颊,「我知道你每次都会很怜惜的看着我,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你那种眼神,那种眼神让我觉得好幸福,我好喜欢……」侯龙涛一把拉起了女孩儿,背靠床头,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宝贝儿……」陈曦把脸贴在爱人的胸口,两人就这样无声的相拥在一起,足足有十来分钟。
  「起来吧,洗洗,咱们下楼吃早饭,然后我带你去找你姐姐。」侯龙涛和女孩儿亲了个嘴儿,下了床,开始穿衣服。「啊,睡得真好,胳膊腿儿都酸了。涛哥,」陈曦边戴着乳罩边问,「我昨晚是不是洗着洗着澡就睡着了?」「是啊,还说呢,还得让我伺候你,这几天你大伯和伯母不在,你是不是玩儿疯了?累成那样。」
  「怎么了?你不愿意伺候我啊?」女孩儿从后面抱住了男人。「当然愿意了。」「那不就完了,再说还不都是你的责任,谁让你随着我到处逛的,你就不会限制我一下儿啊。」「哼哼哼,好,是我不对。」「对了,我姐姐到底上哪儿去了?」陈曦问到了正题上。
  「噢,施小龙为了给她庆祝生日,在怀柔那边儿租了一幢别墅,他们俩儿昨晚就在那儿过的夜,说好了今天我和你去,再一起玩儿玩儿。」侯龙涛点了颗烟,坐进窗前的椅子里。「哼,玩儿什么?我讨厌施小龙。涛哥,我老觉得不对,我姐姐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她应该不会答应和那个小子住的。」陈曦坐到了男人对面的床沿儿上。
  「呵呵呵,」侯龙涛弯腰托起女孩儿的小腿,捡起扔在地上的白袜,帮她穿上,「你也不是随便的女人啊,不是一样连小脚丫儿都让我亲了。」说着就在她的脚面上吻了一下儿。「唉呀,袜子没洗过的。」陈曦摸了一把男人的头髮,「咱们是相爱的,他们怎么能比呢。」
  「他们不也是相爱的嘛,要不然怎么叫男朋友、女朋友啊。」「切,他们那哪儿叫爱啊。」「怎么不叫?」「唉,我说不清楚,反正就是不叫。」陈曦穿好鞋,站起来拉住侯龙涛的手臂,「咱们快走吧,我有点儿不放心我姐姐。」「好好好,不过也得先吃饭啊。」
  看来陈曦还真是很担心陈倩,早餐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先拨陈倩的手机,再拨施小龙的手机,都关机了,她更觉得不对了,硬拉着男人上了路。侯龙涛开的是那辆克莱斯勒,因为他知道回来的时候会有三个人乘坐,SL500可装不下。
  「涛哥,现在包一晚上别墅要多少钱啊?」「那可不一定,看档次了,施小龙包的那个是四千一天。」「啊?那么贵?那小子还真不把他妈挣的钱当钱啊。」陈曦吃了一惊。「他是不把我的钱当钱。」侯龙涛没好气儿的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你的钱?别墅是你出钱包的?」「嗯。」「为什么?」「我跟你说过的,施雅帮过我不少忙儿,我以后还会有很多事儿要求她,那小子就是看中了这点,动不动就想出个折来跟我要点儿钱。」侯龙涛假话连篇,施小龙从来没从向他要过现金。
  陈曦一听自己的老公老被「敲竹槓」,可不干了,「涛哥,你以后不要再给他了,那个坏小子,给鼻子就上脸。」「嘿嘿,你说的倒轻鬆,他要是在施雅面前说我几句坏话,我的损失可就不是几千块的事儿了。」男人无奈的摇摇头。这下儿女孩儿也没的说了,她知道老公是个生意人,涉及到了买卖上的事儿,他比自己明白得多。
  「涛哥,你快点儿开嘛。」「施小龙跟我说了,你姐姐要是不愿意,他们就分房睡,你不用担心的。不过话说回来,你姐姐要是愿意的话,你就是瞎操心了。」「我信不过他,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人。」「哼哼。」侯龙涛笑了两声儿,踩着油门儿的右脚稍稍加了一点儿力。
  由于陈曦的催促,离开饭店的时间比侯龙涛原来预计的要早了一些,他就乾脆装作不认识路,停下两次问人。「你真是的,连在哪儿都不知道,你怎么包的啊?」「嘿,打个电话就包了,我又从来没去过。」就在这时,男人兜儿里调成振动的手机抖了两下儿,然后就停止了,「别急,马上就到了。」他已经收到了事先和棍儿定好的信号,陈倩已经醒了……
  十二小时的睡眠,对人体产生的正面影响并不会马上就体现出来,反而在醒来之后还会觉得浑身不适,陈曦是这样,陈倩自然也是这样。「嗯……」女人睁开了眼睛,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紧接着昨晚药力发作前的事情就一幕幕的进入了脑海。
  「啊!」陈倩一下儿坐了起来,自己的身上一丝不挂,她双臂交叉着抱住了肩膀,慢慢的扭过头,映入眼帘的是还在熟睡的施小龙,那张本来还算英俊的脸,现在看起来却是无比的丑陋。女人一捂嘴,眼泪如同泉水般涌了出来,她现在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坚守了二十三年的贞洁已经不在了,还是被自己认为是最可靠的男人用最卑鄙的手段夺走的。
  棍儿已经在卧室门口儿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终于听到里面传出了女人抽泣声,急忙蹑手蹑脚的走到楼梯的拐角处,冲着客厅里的两个正在打牌的男人轻轻吹了声口哨,「上来吧,醒了。」然后就给侯龙涛的手机拨了一个。
  陈倩坐在床上,拉着被子挡着自己的胸脯,一动也不动,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墙壁,她受的打击太大了,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了男人的对话声,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女人立刻止住了哭泣,这里怎么还会有别人呢?
  「嘿,我说,那小妞儿可真他妈正点,我要是能玩儿她一次,死了也不亏。」「肏,瞧你丫那点儿起子,放心吧,今儿下午就让你如愿。」「怎么讲?」「昨晚龙哥干完了那妞儿之后就下楼跟我聊了会儿天儿,他说等今天他起来之后再搞那娘们儿一次,然后就交给咱们哥儿俩,随便咱们玩儿,那会儿你正打盹儿呢。」
  「真的!?」「当然了,这我骗你干吗?哈哈哈,再过几小时,咱哥儿俩可就有的爽了。」「龙哥真捨得那妞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龙哥的兴趣又不全在女人身上,真不明白男人的屁眼儿……」「嘘,你丫不想活了,让龙哥听见,你他妈就倒霉了。」「对对,走走走,咱们楼下说。」
  「要是那妞儿事后告咱们怎么办?」「告咱们?切,龙哥说了,那妞儿保守得很,一会儿咱们肏她的时候拍几十张照片儿,她以后都得自愿的供咱们淫乐,嘿嘿嘿。」「好主意,好主意,咱们谁先来?」「干嘛还分先后啊,我从前,你从后,给小娘们儿来个前后开花儿,不肏死她才……」
  后面的话听不见了,陈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来要想不遭到毒手,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离开这个「魔窟」。女人一转头,看到了地上那个用过的避孕套,心里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她动作极轻的下了床。
  胸罩、内裤和白内装都被撕坏了,她只好直接把长裤和外衣穿上了,她都不敢想像昨晚男人到底在自己身上做出了什么兽行。床上的几点淡红色的印记引起了她的注意,是血迹,「唔……」陈倩咬住了自己的手指,怕自己的哭声吵醒施小龙,她知道那些血迹意味着什么,美丽的大眼睛里又噙满的了泪水。
  女人看了一眼窗口,外面有钢筋的防盗罩,从那儿是无法逃生的,唯一的出路就是大门。她从来也没想到要报警,就算想到了也没用,屋里没有电话,她的手机又在她的皮包里,昨晚吃饭前和大衣一起放在了楼下。
  陈倩赤着脚,左手提着皮鞋,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走廊里没有人,可刚走到楼梯口儿,就听到了男人说话的声音。女人下了几节台阶,稍稍的探出头,只见两个流氓打扮的人正坐在客厅里的大沙发上抽烟。有他们守在门口儿,陈倩知道自己是很难有机会离开的,不由得感到一阵绝望。
  如果一个女人的性格比较软弱、比较保守,在遭到比较亲近的人的强姦、迷姦后,只有三种结局,一是被男方的花言巧语打动,从此「破罐儿破摔」,虽然心里并不一定真的快乐,但也能凑合一辈子;二是男方一直使用暴力手段,强行压制,那女人就一定不会快乐;三就是女人实在想不开,自杀了事儿。
  侯龙涛的安排把这三种可能全杜绝了,施小龙昏睡不醒,想要花言巧语或是暴力胁迫都不可能。不论陈倩是因为打击太大而不知所措还是想一死了之,听到门外两人的对话之后,脑子里除了逃跑要是还有别的东西就怪了……
  克莱斯勒停在了别墅外面,侯龙涛搂着陈曦的腰来到门口儿按了按门铃儿,「谁啊?」来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嗯?」侯龙涛向后仰身,又看了一眼别墅墙体上的数字,「你是谁啊?」「你找谁啊?」男人的语气很蛮横。
  「施小龙是不是在这儿?」「找龙哥啊,进来吧。」男人看了一眼陈曦,「哟,好啊,又带来一个。」「你什么意思?」「别装傻了,哥们儿。」男人坏笑着用肩膀顶了侯龙涛一下儿。陈曦皱了皱眉头,一进屋就觉得有一股乌烟瘴气的感觉,而且侯龙涛是明显不认识这个男人,她更是为姐姐担忧了。
  女孩儿发现了陈倩的大衣和皮包都放在桌子上,立刻走过去拿了起来,「我姐姐在哪儿?」「你姐姐?哈哈哈,还是对儿姐妹花儿呢。」开门的男人伸手就要摸陈曦的脸蛋儿,「这回可有的玩儿了。」「你干什么?」侯龙涛一把将那个男人推开,把女孩儿挡在了身后。
  「小曦,龙涛……」衣衫不整的陈倩突然从楼梯的拐角处冲了下来,原来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到楼下有人来了,再一看是侯龙涛和妹妹,真像是见到救星一样,乾脆就跑了出来。「姐!」「倩倩!」陈曦和侯龙涛看到她的狼狈样,都是大吃一惊。
  「喂,你怎么下来了?」那个男人拉住了陈倩的胳膊,「龙哥呢?龙哥起了吗?」「放开我,放开我……」陈倩拚命的捶打着男人,可一点儿作用也不起。是人就能看出不对,侯龙涛急忙冲过去,一脚揣在男人的小腹上,把他踢的摔在地上。「带我走,带我走。」陈倩大叫着。陈曦过来扶住了姐姐,「姐,你怎么了?」「快走,」侯龙涛推了她们一把,「有事儿离开这儿再说。」
  「站……站住。」那个男人想要阻止,一时之间却站不起来,便开始大叫,「东子,快出来帮忙儿啊,小妞儿要跑。龙哥,快来啊,龙哥,快下来。」一阵沖水声从洗手间里传出,有一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他妈鬼哭狼嚎的干什么?」「肏,小妞跑了。」「啊!?」
  两个女人在前,侯龙涛断后,他们已经出了大门。「别跑。」第二个男人追了出来。侯龙涛回身就是一拳,将那人打倒在地,护着姐妹俩上了车。等克莱斯勒开了起来,第一个男人才举着一把片儿刀从别墅里出来,但他们已经追不上了。「来吧,收拾收拾,咱们也撤。」那个人扶起地上的「东子」进了屋。
  两女坐在后座上,陈倩一旦脱离了险境,立刻抱住妹妹痛哭了起来。陈曦赶紧把大衣给她披上,「姐姐,出什么事儿了?你告诉我,姐姐……」「我……我……我被施小龙迷……迷姦了……」「啊!?」陈曦叫了一声,本来她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但真听姐姐说出来,还是十分的震惊。
  「吱……」克莱斯勒猛的来了个急剎车,侯龙涛什么也没说,下了车,就向原路快步走了回去。姐妹俩都吓了一跳,知道他一定是要回去和那些人拚命,可他们有三个,还有武器,去了等于送死。陈曦也冲下了车,追上去拉住了男人的胳膊,「涛哥,你不要去。」「放开我。」侯龙涛吼了一声。
  「涛哥,你回去也没用的,咱们报警吧。」「报警?报警有什么用?咱们这一走,他们一定会把证据都毁掉的,再说真要让倩倩上法庭作证,说出自己是怎么被姦淫的,她受得了吗?」「这……」陈曦也想到了,以姐姐的性格,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被迷姦的经过,是不可能的,「涛哥,那你也别冲动,咱们先回城再想办法。」
  陈倩也从车窗里探出了头,「龙涛……你别去……」「唉。」侯龙涛狠狠的一跺脚,和陈曦回到了车上。「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车一开起来,陈曦就又追问起来。陈倩边哭边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等说到那两个男人的对话时,她已经泣不成声了。「这个王八蛋,」侯龙涛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咱们现在去哪儿?」
  陈倩只知道趴在妹妹的腿上哭,现在陈曦好像变成了姐姐,不过这也难怪,「咱们回你的饭店吧,我大伯他们下午就回来了,姐姐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见他们的。」侯龙涛早料到她的回答了,他本来也是朝着「天伦王朝」开的。
  进入套房时,陈倩已经停止了哭泣,眼神有些呆滞,直接坐到了沙发上,一言不发。侯龙涛把陈曦拉到一边儿,将声音压得极低,「小曦,你帮倩倩洗个澡吧,我去给她买几件衣服。」「需要我给她洗吗?」「我是要你看着她,比让她做傻事。」「嗯,我明白了。」等男人出去了之后,陈曦扶起了姐姐,陈倩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机械的随着她进了浴室。
  侯龙涛来到楼下的商场,确定了陈曦没有跟来,掏出了手机,先给棍儿拨了一个,「你们现在在哪儿呢?」「我们已经离开了,屋子都收拾好了,完全是照昨晚的样子。」「很好,那小子醒了吗?」「我们走的时候还没有,应该还得再过一会儿。」「那先这样吧。」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老曾的,「喂,曾叔叔,我是小侯啊。」「啊,龙涛,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我这边儿已经办妥了,您那头儿没问题吧?」「没问题,我已经把招呼都打好了,你儘管让你的人动手就是了,就用三号审讯室吧。」「好,谢谢曾叔叔了。」
  最后又拨通了德外派出所的电话,他知道王刚今天值班,「刚哥,一切照计划进行,今晚就抓人。」「要不要用刑?」「不要,不要,别打他,稍稍吓唬一下儿,能把口供问出来就行了。」侯龙涛收起电话,斯文的脸上掠过一丝冷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