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大学女生丝袜的蹂躏

时间:2017-12-31 我是一名大学生,我从小就喜欢丝袜,以至于不能自拔。
考上大学后,看到女大学生穿着丝袜潇洒地走来走去,阴茎就硬得按都按不下去。
我一直梦想得到她们的丝袜,以满足我的强烈的慾望。
在上数据结构时,我们和另一个班一起上。
我注意到那个班有个叫应晓燕的女生,常年都穿丝袜,而且总爱穿黑色的,很少穿其他颜色的丝袜。
我每次上数据结构时,就心不在焉地偷看她的丝袜,幻想能够和她亲密接触。
后来,我的慾望越来越强烈,我发誓一定要搞到她的一双丝袜。
于是我就开始从同学那打听她的住处,当然我做得很隐蔽,假装不经意间谈起她,也伴以一些其他话题,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我真实的意图。
终于,我知道她住在四号楼1楼,这座楼全是女生,而且离我们宿舍很近。
我的内心不禁一阵狂喜,心想终于有机会了。
四号楼由于出口是向北的,所以晒衣服的铁丝架都在楼后面的一片地方,那裏阳光充足,一般女生都在那裏晒衣服、被子等。
我于是就观察应晓燕,她好象不太爱往那裏晒东西。
我感到很失望,因为我从那裏偷她的衣服太容易了。
而且我们学校一般没人查夜,楼门也不关,晚上回来很晚是经常的事情。
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在阳台上看见她晒衣服了!我内心一阵狂喜,吃午饭的时候,我故意从晾衣服那边走过,近距离看她的衣服,哇!太兴奋了!在上衣、内裤,还有乳罩中间有一双黑色的丝袜!你可以想象我当时内心的喜悦感,我的阴茎当时硬得能把裤子顶穿!那种喜悦是难以言表的!足有十分锺,我的阴茎才软下来!我于是做好偷丝袜的準备。
当时学校已经放假了,人不多,我们四个人的宿舍裏也只有我没回去。
应晓燕是上海本地人,所以她一直住在学校,不过她白天很少在学校。
听一些熟悉的人说,她和几个女生在外面兼职秘书的工作,收入很高。
那几个女生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都是公主出身,所以很傲慢,一般男生她们根本不理睬。
这天夜裏,我一直都没睡,我就是在等其他所有人都睡了才好下手。
快到晚上两点了,我提了个水壶,假装到楼下打水,其实这只是个掩护。
我聂手聂脚,下到一楼门口,帘子掩得很严,要知道男生楼一般是不关门的。
我内心别提多高兴了,我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尽量没声响地溜出楼门。
然后先假装打了点水,就快步走到女生楼背面那快晒衣服的地方。
哇塞!好多的衣服哦!真得感谢这几天的好天气,否则怎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啊!我先紧张地向四周看了一下,还好,空无一人,也没灯光。
太棒了!我又紧张又兴奋,轻轻走到应晓燕的衣服面前……你可以想象我那时的心情,我捧起她的黑色丝袜,已经基本干了,可惜不是刚脱下来的。
我放到鼻尖一闻,天啊!我都快陶醉了!虽然洗了,但还是清楚地闻到她脚上残留的淡淡兰花香!我忘情地闻了足有几分锺,下面早就湿了一大片,简直是比上天堂还幸福的感觉!接下来,我就轻轻地把丝袜从衣架上取下来,然后装进口袋裏,看四周空无一人,才放心地悄悄回到自己房间,关住门。
那夜,我被应晓燕的丝袜强了5次,第二天差点都起不来床!接下来,我就装作和以前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应晓燕也丝毫没什么变化,似乎就象没丢丝袜一样。
我心理琢磨不透,也许她认为是别人拿错了,再说一双丝袜,没谁会那么在意的。
过了段时间,我又想偷她的丝袜,于是就每天从阳台上观察她。
终于有一天,她又晒衣服,我从阳台上看不清具体是什么衣服,但可以肯定有黑色的东西!和上次一样,当天夜裏我又溜到了她晒的衣服面前,天啊!我这次实在受不了了,这次居然有两双黑色丝袜!一双是黑色裤袜,一双是长筒丝袜!我没感大意,迅速摘下来,又迅速溜回自己的房间。
当天夜裏简直是消魂蕩魄的一夜,我把一只丝袜套在自己阴茎上,手上套着那双裤袜,嘴裏含着另一只长筒丝袜,直到泄得精疲力尽为止。
这次之后,应晓燕第二天仍没什么反映,还和以前一样。
有一天傍晚,再次看见她拿了些衣服到那裏晒,她挂好衣服后,向四周望了望,在她目光向男生楼看过来时,我急忙蹲下来,以免被她看到。
还好,我自信她没看到我。
她可能已经开始怀疑有男生偷她的丝袜了,但我强烈的慾望已经压倒一切,一心只想得到她性感的丝袜!所以我又象前两次一样,拿了个水壶下去,悄悄溜到了应晓燕的衣服前。
当时,我完全没意识到危险,心裏全部都是她丝袜的影子。
她这次晒了一双水晶丝袜、一双长筒袜和一双裤袜,还是黑色的!拿丝袜之前我小心得向四周看了一下,就又象以前一样,捧起她的丝袜闻了起来。
我闭着眼睛闻着,不同以往的是,丝袜散发着淡淡馨香竟还带着些微体温。
我有些疑惑,难道她未洗过就晾出来了?正疑惑,一个甜美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我的丝袜香不香啊?”我心裏猛然一惊,慢慢转过身来。
果然是她,一身淡蓝色长裙的应晓燕,脚下仍然是穿着黑色丝袜,银色高跟鞋!她高傲地盯着我,嘴角带着一种捉摸不透的微笑。
我整个人脸都红透了,嘴唇打着颤,不知道该说什么。
“拿上丝袜跟我走!”她发话了,声音还是很温柔,却令我无法抗拒。
我别无选择,只好跟她走了,她走的方向是体育馆,我心裏忐忑不安,不知道她準备怎样。
路上她一声不响,走得也很慢,我只好奴隶般地跟在后面。
结果应晓燕带我来到女生更衣室,黑夜两点锺了,空蕩蕩的。
“转过身来”,她拿了个椅子坐下,修长性感的美腿包裹在黑色丝袜裏。
看到了她那张姣美含怒的秀丽面庞,我被她的美貌折服得一言不发。
“一直是你偷我的丝袜吧?”她问道。
“是我”我小心答道。
“就知道是你。
今天我特意没洗丝袜,直接脱下来等你来拿。
怎么样?本小姐的丝袜味道还不错吧?”她开始进攻了。
我低着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就知道你今天还会来偷,你可真有耐心呀。
“她继续进攻。
我无言以对。
“你可真够的,真不要脸,还大学生呢。
竟然偷女生的丝袜,懂不懂羞耻呀?”我沉默。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那么喜欢女生的丝袜啊?”她问道。
我小声嘟囔着,尴尬到了极点。
“你说怎么办呀,我明天要告系主任去!”听了这话,我差点吓蒙过去,”求求你了,千万别告呀!求求你姐姐,你要怎么样都行啊!”说着我就跪在了应晓燕的裙下。
她踢了我一脚,”你懂不懂羞耻二字呀?我问你,你为什么还闻我的丝袜?说!”我说:”我第一次在课堂上看见你的丝袜,我就受不了了。
“。
她听后没吱声,我就跪在那裏,动也不敢动,她笑笑说:”你真的那么喜欢我的丝袜吗?那好,我就好好让你体会一下!”话音刚落,她就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我猝不及防,立刻被踢倒。
“躺在那裏别动!”,我只好照办,她露出会心一笑,靓丽的面容,洁白的皓齿,让我的阴茎又一次硬了起来。
“看看你个没出息的德性!真想踢死你!”她不怀好意地说。
接着,她说:”把裤子脱下来!”我为难极了,就说:”这不好吧,求你别让我这样好吗?求你了!””少费话!”说着她一脚踏住我的小腹,一使劲把我的短裤扒了下来。
我都来不及说话,她又将我的内裤脱了下来,下体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她露齿一笑说:”我的丝袜让你那么兴奋吗?”应晓燕说完调皮地一笑,把一只水晶短袜套在了我的阴茎上,由于袜口很紧,我被勒得有点疼。
但应晓燕不管这些,让我背过身趴在地上,又用双长筒袜把我的双手扭到背后牢牢地捆起来。
接着,她把我翻过来,一脚踏在我胸口,我胸口立刻感到一股力量压迫下来,让我喘不过气来。
她说话了:”让我来蹂躏蹂躏你!叫你知道我的厉害!”那一刻,我兴奋到了极点,阴茎硬了起来。
踩了一会,她诡秘地一笑,说:”你準备好了吗?”她轻衊地一笑,把踏着我的右脚拿下来,甩掉高跟鞋,黑色丝袜脚完全暴露出来。
我当时就呆了,已经不知道怎么好了。
丝袜脚在空中停了一下,就一下子踩在我的脸上,黑色的丝袜脚严密地堵住了我的呼吸器官。
一股浓重的带有皮革气味同时混着淡淡脚香的气味扑面而来,我忘情而贪婪地吸着她脚上的味道,被丝袜套住的下体直立空中,涨得发痛。
我被她压得简直连气也喘不上来了,就想抬头挣扎,无奈手被反绑。
应晓燕不管这些,脚下越来越使劲,我头刚抬起一点,就被她用脚使劲压下去。
抬头抬了十几次,但都被她的丝袜脚给压了下去。
许久,她终于抬起了她那尊贵的丝袜脚,我长长地呼吸了一口气,刚想舒服一下,她又立刻踩在了我的口鼻上,我又开始窒息了。
如此反複了十几次之多。
我被折磨得气力全无。
应晓燕居高临下,含笑看着我:”怎么样?舒服吧?”我费力地点点头。
我全身燥热,阴茎不由自主地前沖。
应晓燕捕捉到这格外细节,哧哧地笑着,”怎么?越来越兴奋了?”说着,她把玉腿伸到我的档下,丝袜脚直接就踩在了我的阴茎上。
我挺挺身,努力使崛起的阴茎顶着她的脚底,在她的丝袜上摩擦。
应晓燕丝袜脚上那种无可言语的美妙和女性的阴柔如电流般地传来,迫使我不得不扭动臀部去迎合她。
看到阴茎涨红的窘迫,应晓燕笑吟吟地说:”要不要我帮你?”我赶忙点点头。
性感的丝袜脚围绕着我的阴茎打转,若即若离的接触使我的小腹绷得很紧,涨红的渴望纤足的抚摩,她的每一个脚趾都会带给我神仙般的快乐。
“难道还要我教你怎样快乐么?”在嘴唇的工作下,我又褪掉了她左脚的高跟鞋。
她的足尖已然游鱼样地滑进我的口中,我诚惶诚恐地急忙轻含住应晓燕那勾魂的丝袜脚。
她的脚趾正享用我舌尖的爱抚,趾缝充满了神秘和诱惑,所有的美味所有的快感似乎都是从脚趾间弥漫出的,我的舌尖挤进了大脚趾和另一个秀美的脚趾之间。
而这时,她的右脚脚背探到了我的阴囊下,用她温润的足背托起我那可怜而又幸运的家伙,她的脚顽皮地向下滑进,足尖竟移近肛门。
我真怕应晓燕会把那丝袜脚插进我的肛门,幸好她只是逗弄我。
正开始分泌晶莹的液体,我忘情地舔吸着应晓燕的每一个脚趾。
舔到她的脚底时,应晓燕咯咯乐个不停,用一种征服的眼神望着我。
我含住她细嫩的小脚趾,用舌尖诉说深深的爱慕,她的小脚趾完美到连趾甲都是含情脉脉的,那灵巧的小蛇似的脚趾在我的口腔轻盈曼妙。
应晓燕的右足夹住了我的阴茎,时快时慢地在我阴茎上套弄,丝袜的摩挲感更是增添了快感。
我在应晓燕丝袜脚的上下运动下发出了呻吟,我的嘴本能地把她的丝袜脚含得更紧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泄了。
应晓燕微笑着看着白色浓稠的液体伴随着我的阴茎的抖动喷涌而出。
“你一个男生,竟然被我的丝袜弄得射精,害臊不害臊?”我几乎虚脱,全身无力。
她把阴茎上的丝袜揪下来,裏面全是我的精液,她撇了下嘴说:”呦,髒死了!这双丝袜就送给你吧,反正也被你糟蹋的不能穿了!”我以为今天就要结束了,就挣扎着想起来回去,不料我刚刚起来一点,应晓燕就又一脚把我踏倒在地上,”谁叫你起来的?还没完呢!”我丝毫不挣扎反抗,期待她进一步的虐待。
她显然已经非常明白我的想法,:”躺好别动!”我照办。
她就坐在了我的身上,脱下脚上的长筒袜,然后换上了另一双黑色裤袜,穿好鞋子,站起来,对我说:”那双被你糟蹋的丝袜就送你了,不过,我想叫你更进一步领略一下,本小姐脚上刚穿过的这双丝袜!”说着,她就分开腿跨立在我身体两侧,笑了一下,然后分开胯骑在我的胸脯上,”今天非整死你不可!叫你好好领教本小姐的手段!来,张开嘴!”她嘴裏嘬了一下,呸的一声,把一大口唾液吐进我嘴裏,”好好品尝,不许吐出来!”应晓燕又将脱下来的那双黑色丝袜塞进我的嘴裏,将我的整个嘴巴堵得满满的,迅速地将丝袜脚伸进我的嘴裏,用力往裏塞。
顿时,一股浓浓的丝袜香味在我嘴裏蔓延而开,阴茎立刻就把裤子顶了起来。
应晓燕把丝袜脚踏在我的脸上,她的屁股好像离开了凳子,重力都脚上。
我的脸颊、嘴唇、脖子就这样被应晓燕的双脚反複抚摩着,一次…一次…又一次…她渐渐向后移动到我的档部,翘臀压在我的阴茎上。
我感到很疼,想动弹一下,但手被捆住,又被她骑着,阴茎被束缚在应晓燕的臀部下,兴奋却无法勃起,只好任她骑在胯下蹂躏。
她看了我一会说:”看来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货!被女生这样还会兴奋!”应晓燕的双脚越来越用力,我真有点受不了了,于是我就拼命挣扎,她骑着我死命往下按,无论我怎么挣扎,无奈被她死死压在胯下。
“好好闻闻本小姐的气味!”她趁我稍停的一刹那,迅速将胯前移,骑在我的脸上,我的口鼻全被压住,差点昏死过去!”舔我的下面!”应晓燕还不过瘾,她竟然脱下内裤,用手把我的脸深深按进了她的阴部,”舔我的下面!”一股浓烈的香味沖满了我的胸腔。
我在她跨下艰难地摇了摇头,应晓燕却压得更紧了。
“香不香,想不想尝一尝?”这时的我已没的选择,只好伸出舌头隔着丝袜为应晓燕舔吸阴部,我稍一停止,她就用力压住我的脸,使我无法呼吸。
应晓燕阴部的味道美极了,阵阵骚味扑鼻而来,我的舌头不停地舔吮着她的,把那裏流出的淫水一滴不漏吸进了嘴裏。
应晓燕一边享受着我周到的服务,一边用她套着丝袜的双脚用力地套弄着我的阴茎。
我已完全成为应晓燕的奴隶,无法克制自己对女性和丝袜美脚本能的慾望,阴茎也随之越来越肿胀。
但就在我颤抖着身体要射精的时候,她忽然又停了下来,把阴部又抬了抬,命令我把舌头伸进去。
“干得不错,也许待会我会让你射出来也不一定喔。
现在先把我的阴唇吮干净,然后再把舌头插进去。”
应晓燕高傲地就这样坐在我的脸上命令着我。
我把她的阴唇含在嘴裏,用舌头用力的咪、轻轻的咬着,用舌尖轻轻地撩弄她的肥厚的阴唇,用心地舔她的外阴。
应晓燕呻吟起来,身子开始不安地扭动。
我又把舌头用力地捅了进去,在裏面搅动起来,集中力量攻击这一点。
过了不久,应晓燕受不了,身子不停地扭动,手使劲按住我的脑袋,下身拼命在我脸上研磨,差点使我窒息过去。
她那裏不断涌出带着骚味的淫水,味道淡淡的,整个周围弥漫着骚味的清香,刺激得我的舌头和鼻子都麻木了。
我只知道机械地吮吸小穴裏涌出来的淫水,努力把它舔干净。
好不容易,应晓燕才停止了扭动,她放开我的头,坐了起来。
就这样,我在应晓燕的性刺激下精液流得到处都是,彻底地虚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