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爸爸教育我老婆

时间:2017-12-30 我和老婆结婚已经十年了。我们的性生活属于比较常规的方式,从没有那些所谓的疯狂举动。我曾经希望老婆谢莉跟别的男人,可每次提出来都被她骂「变态」而作罢。谢莉三十岁了,身高一米七十,体重125 斤,虽然说不上模特身材,但绝对属于丰满亮丽型的,饱满而坚实的乳房,圆滚滚的屁股,一袭披肩长发。
今年8 月份,我们到海边去旅游,也顺便看望一下住在那里的父母。我父亲已经退休,一年前就跟母亲搬去了他们的海边度假屋,我妈前不久去芝加哥看望我姨妈去了,正好房子可以方便我们旅游时住。我父亲老是在捣鼓他的游艇,除了早上看见他出海第二天天亮才回来外,其它时间他都不在。于是我们可以尽情享受海边风光和美味的海鲜。
我爸爸已经五十四岁了,人却依然时尚光鲜,一点也不输于杂志上的成熟男人。他很壮实,不太象他那个年纪的人,喜欢盯着女人看,还不时发表些评论。他喜欢喝酒,也喜欢被邀请参加佛罗里达举办的各种晚会。好几次晚餐的时候,我注意到他老是盯着谢莉看,甚至私下告诉我说他好羡慕我有如此艳福,并且还推测说谢莉在床上一定很受用。我把这些「胡言乱语」归结为酒后失态而没有太往心里去。
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谢莉和我在海滩消遣閑暇时光。谢莉穿着两片式的轻薄胸罩,显得非常性感迷人。当我们準备离开海滩时,谢莉只是用一条毛巾随便裹了一下,就一同走向我们租来的轿车旁。
当我们正要打开车门时,我父亲出现在面前并提议要带我们出海去夜游。
谢莉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告诉我说她是多么想看看海上壮观的日落景色。我最后同意了。这时,父亲要我回屋里去拿一些衣服,顺便带上些晚餐用的鱼片和酒,并说他要给谢莉展示一下他的游艇,一旦我回来就立刻出发。我吻别了老婆就去执行「任务」了。
当我返回时看到父亲已经在船上了。他赤裸着上身,只穿了条宽松的短裤,可以很明显看到他那发达的胸肌。老婆躺在船尾的长椅上,父亲正在给她擦防晒霜。父亲没有穿内裤,在他给老婆擦后背和大腿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大鸡巴从裤管处掉出来。旁边甲板上已经堆上好几个冰镇伏特加酒的空瓶子了。
父亲看见我把食品和袋子放下来时说道︰「儿子,在你取东西的这一会儿功夫,我已经快把防晒霜给这位小姐擦完了,再一分钟,我们就可以出发了。你不希望她被阳光点燃吧?」
「我当然不希望。」我一边应道一边解开缆绳。
在航道上劈波斩浪的一个多小时中,我们一直不停的享用美酒,非常惬意。父亲和谢莉躺在前甲板享受日光浴,他不停地称赞老婆身材火辣,我则坐在舵旁把握航向。我仍然能看见他的鸡巴在大腿和裤管边晃蕩着,除了酒精的作用外,他们的对话也令我感到有些不舒服。父亲依然很清醒,不停地讲着笑话和关于裸体航行的一些趣事。老婆也跟我们一样喝酒,似乎对父亲的奉承话感到很受用,并且对裸体夜航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在太阳落下地平线后,我们停止了航行,我去烤了一些鱼片给他们,这时,父亲和谢莉已经说得够多,也喝了不少了。吃完鱼片后,见多识广的父亲教导我说谢莉是如此的娇柔不应该去干清洗碟子的活儿,反而要我去船舱里清洗。从船舱里出来时,太阳已经完全隐去,耳边是父亲和老婆互相调笑的声音。
当我回到甲板,父亲要我去升起三角帆,这时,我听到他说他的短裤实在太紧,影响了血液循环。回到舵旁,我看到父亲站在那里控制航向,而老婆正死死地盯着父亲的大鸡巴。
谢莉对我说︰「你从没有告诉过我你父亲的鸡巴是如此之大,你母亲真是幸运啊!」
父亲要我来掌舵,并且再给他们拿些酒来。明亮的月光照在平静的海面上,我们的船就像滑行在镜子上一样。父亲告诉谢莉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她完全可以更放松一些。老婆二话不说就站起来,拢起来头发,转过身背向父亲,要他帮她把脖子上的胸罩颈结解开。
父亲解开颈节,移开两片式胸罩的上端,并且在没有征询老婆的情况下就直接把胸罩的底部也拉掉了。他站在老婆的后面说道︰「现在你难道还要把如此美妙的身材隐藏起来吗?」
谢莉害羞地咯咯笑了起来。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谢莉对父亲如此关爱感到很兴奋,因为,她的乳头也因此在夜晚的空气中挺立起来。
父亲带着谢莉走到船首,站立着紧贴着谢莉的身后。谢莉赤裸地站在父亲前面,而挺立着十六公分长鸡巴的父亲紧压着她,这场景真让我抓狂,既有些妒忌更萌动着情欲。船长父亲的「工作」让我的鸡巴也有意违抗般的跳动起来。
谢莉前弓着腰,父亲的舌头则顺着她的身体一路滑到屁股沟,当他分开谢莉的臀肉,用舌头向里搅动了一下时,谢莉呻吟了一下。
「喔,太舒服了,舔我,爸爸。」老婆含混的声音。
父亲的舌头在谢莉的屁眼处舔动,我可以听到由此而发出的兴奋叫声。最后谢莉收起跪在甲板上的双膝立起身来,握住爸爸的肉棒把它送进了嘴里。谢莉可以很轻松地将我6 公分粗的鸡巴吞进嘴里,但父亲的大鸡巴对她来讲却是一个挑战,尤其是硕大的龟头和充满精液的两颗卵蛋。看到我那纯洁的老婆和父亲的样子,听着他们的呻吟,我也把我那肿胀的鸡巴从短裤里掏了出来。
此情此景,仿佛发生在另外一个世界。
稍后,我听到父亲对谢莉说他要射了,厚实的大鸡巴便从谢莉的嘴角旁滑脱出来,大量精液喷射着,充满了谢莉的整个口腔……
之后,他们互相温情款款地向我走来,我甚至看到谢莉脸颊处还挂着几滴爸爸的精液。
谢莉拥抱我说道︰「甜心,那是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最美妙的事,你爸爸真的很有个性。」
谢莉正要拉脱掉我的短裤时,父亲说道︰「我来掌舵,你们去把三角帆放下来。」
谢莉和我走过去把帆放了下来,当她弯下腰去整理帆布时,月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臀部菊花瓣周围的皱褶还闪闪发亮,淫处也流淌出一些汁液。我决定采用从爸爸那里学到的经验从谢莉的后面去插弄她紧紧的屁眼,让她也获得高潮。当我的阴睫刚要触踫到谢莉那骚得发紧的屁眼时,我便到了,精液射得她屁股上到处都是。
谢莉窃笑起来,父亲也向我喊道︰「儿子,你实在是浪费了一次美妙销魂的旁机会,爸爸这个礼拜将教你如何在性交中收发自如的技巧。」
谢莉站起来,然后跟我边吻边走向船舵。我们坐在舵旁,在柔和的月光下又喝了好些酒,谢莉的脸上和屁股上残留的精液已经被风干,形成一些精液斑点,这时,我注意到父亲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
父亲过来告诉谢莉,他要到下面船舱去打理一下以準备睡觉。
谢莉和我捆扎好船绳、抛了锚,然后来到船舱。父亲打开了灯,灯光调得有些暗,然后播放起一些柔和的CD音乐。月光从完全敞开的舱门倾泻下来,象溪流淙淙般把我跟谢莉推到舱里。
看我们进来,父亲说到︰「谢莉,从你跟我儿子结婚那天起,我就一直想跟你,但愿今天晚上你能满足我的这个愿望。」
谢莉的回答几乎让我昏倒︰「爸爸,从我跟你儿子约会开始,我就一直梦想有一天你能享受我的肉体,我紧紧的旁泼。」
父亲说道︰「你真是一个顽皮的小女孩,害我等那么长时间。现在,到我这里来。」
谢莉向我父亲走去,父亲坐下来,让她趴在他的腿上。他开始是捏揉、抚摸她的臀肉,然后他突然抬起手来,向谢莉的丰满屁股蛋上拍打下去,于是谢莉的屁股上便留下了明显的手掌印记。
谢莉哭叫了起来,身体蠕动着,但并没有要挣扎起来的意思。他继续揉捏她的臀肉,又再次用力拍打下去……
父亲平静地说道︰「你的腹部感觉到我的硬鸡巴顶起来了吗?都是这些年被你害的!」
谢莉眼楮挂满泪花说︰「对不起,爸爸,教训你顽皮的小媳妇吧,教我如何做一个好女孩吧。」
父亲毫不犹豫地继续拍打着谢莉赤裸的肥美屁股,好几次,他也分开她的双腿,轻轻拍打她肿胀的两片阴唇。谢莉沉迷其中,不断地呻吟着,向前扑动着。
惩罚完之后,父亲象提一个玩具般,把谢莉转了过来,并推到舱里的长桌上伏趴着,然后弯下腰,舔着她被打得发红的臀瓣。
谢莉趴在桌上,被父亲的舌头舔弄得引起阵阵呻吟,那俯趴的姿势绝对让人鼻血乱喷。父亲舔弄谢莉屁眼的功夫堪比任何一部色情电影里的水準,也使谢莉淫声不断,高潮连连。
之后,父亲拉着谢莉来到卧室的床前,他躺下身子,谢莉蹲在他上面,我以怀疑的眼光看着父亲引导谢莉蹲坐在他硕大的龟头上,慢慢沉下身,直到整根鸡巴完全没入谢莉紧热的骚俜。
谢莉淫叫道︰「喔,我感到太舒服了,你的鸡巴简直要把我分成两半。」
父亲让谢莉慢慢适应他大肉棒,然后开始上下抽送起来。谢莉骑在上面,从肉棒完全顶满骚俜的感觉中获得自由驾驭的高潮。
父亲看着我,说道︰「儿子,你老婆的肥旁太紧了,简直跟处女的一样,我要帮你把它搞松一些。」
父亲吸吮着谢莉的乳房,上面到处都留下了他的牙齿印,稍后,他抽送的速度慢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我说︰「儿子,你别他妈端着你的鸡巴傻站在那里,过来她的屁眼,让她同时拥有两根肉棒。」
也许是由于之前我曾经射过的精液,包括谢莉自己流出的骚水润滑的缘故,谢莉的屁眼现在已经湿滑异常,因此我的龟头可以轻松插入。当父亲的鸡巴抽出时,我便将鸡巴往屁眼里送;当父亲的鸡巴插进老婆的骚俜诶,我又把鸡巴从屁眼里拉出,如此反复。当然,一次比一次插得深。
老婆的屁眼紧得令人难以置信,以至于父亲在她的骚俜诶,竟然带动屁眼的肌肉夹得很紧,好像我的鸡巴要被扯断了一样。
最后,我几乎跟父亲同时到达高潮。当我们射出精液时,我甚至能感觉到父亲鸡巴在老婆羞洞里痉挛的情况。谢莉最终也嚎叫着达到了高潮,瘫在了父亲身上;我们把鸡巴抽出来,让谢莉在床上躺着,我跟父亲下来一块在旁边的长凳上喝了一些冰啤酒,以平息我们的呼吸。
父亲告诉我他还有很多事情要教我,我点点头,并喝完了酒。
这时,谢莉走过来坐在我的腿上,我能感觉到她身体下面两个洞口流出的精液。
父亲蹩过身来吻着谢莉,从嘴唇到乳房来来回回地亲着。谢莉靠在我身上,我把她的双手举着,我的鸡巴颤动着顶在她的私处。
父亲垂下身,引导着我坚硬的鸡巴刮擦着老婆的骚俜,自己则站起身,将阳具送进老婆的口腔。几分钟后,他又将谢莉带到床上,让她跪伏着。父亲再次从后面将鸡巴捅进我老婆的骚俜,连续了一阵之后,他要我躺到床上,将谢莉的湿滑骚思对着我的龟头按下来,同时我感觉到父亲的鸡巴要插进了老婆的屁眼。
谢莉尖叫起来︰「操!」因为她无法承受大鸡巴进入屁眼的痛苦,用句古话讲,就是「几欲先走」。
在调整了几次后,老婆终于适应了父亲的大鸡巴,并开始呻吟道︰「对,就是这样,我的屁眼,爸爸!」
老婆被父亲和我一起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我支持不住,先到了。父亲又继续着老婆好一阵子,才射完躺在床上。
父亲关切地对老婆说︰「好女孩,在你去睡之前,要用你的嘴巴和舌头将你丈夫和你爸爸的精液舔干净喔。」
老婆笑了笑说︰「当然,爸爸,我是你的乖女孩嘛。」
在老婆轮流舔着父亲和我的鸡巴时,我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