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三卷:第二章 碧玉龙豹

时间:2017-12-30 庆祝宴会是在宫殿里头举行,预备在宴会最高潮的时候,进行珍宝交易。我这等小角色,是坐在门口最末端的流水席,只能远远地看见主人苏瓦鞑剌的身影,但见这豹头兽人身躯高大,每一块肌肉都结实贲起,在这样养尊处优的环境,仍能维持如此体魄,果然不愧是南蛮一方的土霸王。
  方自沉吟,刚好阿雪也更衣前来,身旁跟了一个画师打扮的中年男子。
  「唷呵!师父,人家换好衣服了。我路上遇到了茅先生,就和他一起来了喔!」
  我暗自打量,这位茅先生相貌俊雅,虽然已入中年,看来仍颇有飘尘之态,脸上也笑咪咪的甚是和气。而当我听见连番惊歎,转望向阿雪,心中登时叫苦不迭。由于不想多生事端,我让阿雪回去褪下一身暴露装扮,换一件朴素点的出来,却不料起了反效果。
  好像是向侍女们借了衣服,拿下木头面具的阿雪,以纱巾遮面,上身仅穿着一件浅绿背心,唯一的扣子正好结在双乳之间,让本已饱满的乳峰,更显得浑圆肥硕。穿着这件仅遮住乳房的短背心,她平坦的小腹、纤腰柔滑的曲线,完全裸露。下身的扎脚管宽鬆丝裤,是游牧民族女性最长穿的款式,半透明的裤管,分外彰显了雪嫩的两腿,引人往下注视到那双白净的玉足。
  这样一打扮,虽说衣着朴素,但却把阿雪的姿色整个点缀出来,两条粉腿更是光滑修长,肥大而圆翘的臀部是那么坚挺,纤细的蜂腰、饱满的巨乳,立即引起满座宾客的惊歎,苏瓦鞑剌在一阵惊愣后,更是立刻邀我们到贵宾席,一双豹眼流露着野兽发情时的赤裸凶光,像要把阿雪吞下肚一样,直盯着她不放。
  总算,大庭广众,这头淫豹也不敢太过乱来,坐回上座后,先是说了番场面话,跟着就开始吹嘘,他经商致富后,是如何花了老大心力,建立这座媲美当日凤凰族空中花园的宫殿,得以永留南蛮史上。
  废话说了一堆,终于在众所瞩目下,宣布开始这次宴会的重头戏,却不是普通的珍宝交易,而是高风险的赌赛:每位贵宾拿出一件珍宝作为赌注,之后就放出自己的宠物下场战斗,胜者可以拿走负方的赌注,而最后胜利者,可以独得所有的珍宝。
  讲说由宠物出战,能获胜的想必是猛禽凶兽,但又有哪位酋长会这般无聊,没事带一头六足豹或是狮鹫上街的?最后大家真正竞赛的,就是各位酋长间的兽魔。
  所谓的兽魔术,就是魔法六大派系中的地系,集一切召唤术法而大成,是因为体质、天生无法使用任何光明、黑暗魔法的兽人们,在屡次战争失败,被赶到南蛮一地后,痛定思痛,想出来的特殊咒术。
  南蛮一带,本多猛禽凶兽,某些甚至有着天赋魔力,不必驱动咒文,其肉体部份就有特殊作用,一向都是魔导师眼中的药材宝库。早期的兽人先祖们,在屡次尝试修练魔法失败后,从召唤术中另辟捷径,将森林中的凶兽擒杀,收集其精血练製成兽魔,之后将兽魔困于结界内,使用者则进入结界与之搏斗,降服兽魔后,便可与之立下血誓,收为己用。
  除非经过特殊的炼製手段,不然一头兽魔大概只有生前的一半威力,只是,被召唤出来的兽魔若是战死,只要饲主还在生,随时都可以再度召唤,永生不灭。订定血誓之后的兽魔,会吸噬饲主的精气作为能量,除了兽人,实在没有其他种族有如此强壮的肉体去负荷,加上其他地方没有南蛮这样的自然环境,兽魔术就成了南蛮兽人的专有法术,若非如此,这些毛茸茸的东西早不知道给人类联军灭种几十次了。
  低等兽魔威力有限,但高等的兽魔术,就牵涉到很高深的生化魔法,过去听说有术者甚至直接唤出龙来当作兽魔。为此,许多魔导师都怀疑,有魔族参与了兽魔术的创造,而淫术魔法书的地狱淫神,其中也颇有借镜于兽魔术之处,为此,我分毫不敢小觑这门奇术。
  竞赛开始前,苏瓦鞑剌道:「我偶得到一件S级珍宝,叫做神灯,虽然用途不明,但我愿意将它献出,当作本次竞赛的綵头,赠与我们南蛮的第一强人。」
  此话一出,局面顿时变得很不单纯。
  老实说,这话真是狗屁,因为今日的宴会,并非南蛮全境的大宴会,仅是南蛮东方一带的酋豪前来赴约,纵然胜出,也不能自夸是南蛮第一。然而,在这样的场合,主人这么说了之后,身为宾客的各族酋长如果不一显本领,就会被视为懦弱无能,在南蛮这样夸耀武勇的环境,不但族人随时可能因此叛变,就连其他邻族都会恃强来攻,后果严重之至。
  为了不给旁人小觑,宾客们分成六个圆形战台,召唤兽魔,开始进行擂台战。一战起来,各式各样的强力兽魔,看得人眼也花了。
  一头长着三只利爪、在地底潜行的「土爪」,被「爆裂蛊」炸得粉碎;爆裂蛊才浮上地面,立即被触手植物模样的「籐蛊」束缚住,硬生生扯裂,但还没分出胜负,一头高速行进、激烈破坏沿途物体的「光牙」,一击便将前方两头兽魔摧毁……
  我看得直呼过瘾,而那位和我们一起来到贵宾席的茅姓画师,则是自动开始解说。
  「在这样的限製作战里,辅助性的兽魔都是没用的,只能凭着强力的攻击性兽魔,一战定江山。」茅先生道:「此间宾客多数又是各族酋长或族中兽魔术高手,嘿!这样的兽魔战,很难得啊。」
  这人嘴上讲话,手里亦是动得飞快,将那些大显神威的兽魔,还有那些一出场就被干掉的兽魔,全部在纸上打了草稿。
  「见笑,见笑,生活不易,难得坐在这么近的好位置,将来离开南蛮,靠卖兽魔画册来混饭吃。」
  阿雪说,这家伙叫做茅延安,我以前好像也听过这名字,是个有点名气的画师,他会想到出兽魔画册,脑子也算动得快,说不定将来真的可以赚上一票。
  「一名召唤使者,通常都会饲养个几头不同功用的兽魔,但是养得越多,对自身精血的负担也越大,普通一个优秀的召唤使者,顶多养个四五头,能养到六头以上,就足以在族中称雄,假如可以养到九头,那就可以纵横南蛮啦!」
  「茅先生,有人可以养到十头吗?」身为半兽人,对于这门自己家乡的异术,失去记忆的阿雪显得兴致勃勃,直问个不停。
  「现在是没有了,但是在以前,全南蛮的兽人都知道,住在空中花园的凤凰天女,一出生就能驱使十二头兽魔,堪称南蛮无敌啊!」
  我听得心中一动,才要说话,周围一阵吵杂,只见六个圆形战台上,分别已经有六头兽魔胜出,要举行最后比斗,决定谁的兽魔是南蛮第一了。
  看看那六头兽魔,如果不是高大凶兽,就是体型小巧的毒物,我不禁有些失望,很遗憾没能看见传闻中最厉害的几种兽魔,想来胜出的各位族长,有意隐藏实力,不欲过度招摇。
  正觉得有些扫兴,忽地传来一声兇恶吼啸,像是有什么特级凶兽逐步逼近,当那吼声响起,所有宾客都为之一顿,好奇是何等异兽,而我更看得清楚,那六头兽魔明显地在颤动,对那即将现身的凶兽,有种本能地恐惧。
  吼声越来越近,还伴着阵阵铁炼碰撞的脆响,跟着,八名豹人战士竭尽全力,用咒缚锁链扯着一头黑豹入场。
  那实在是一头很美的豹子,通体乌黑,没有一丝杂毛,美得像是一匹上好黑缎,光滑油亮,一双绿宝石似的眼瞳,炯炯有神,四肢的动作,看来极为有力,相称于整体的美感,简直就是力与美的高度结合。
  而当这头黑豹现身在大厅,立刻引起一阵惊呼,众人都看到,在它的背上,赫然有一双恶魔似的翅膀,四肢底部也不是一般的豹爪,而是像龙那样的四根手爪。这种生物我曾听过,叫做碧玉龙豹,具有龙的血统,是极其稀有的神兽,一般认为已经灭种,实在不知道从哪里又弄了一头来。
  在宾客们的惊叫声中,那八名豹人战士握不住咒缚锁链,被碧玉龙豹挣脱束缚,看样子,它似乎是想要往外跑,但本来守在旁边的六头兽魔,在主人的操控下,竟一起扑了上去。
  甫一交锋,上古神兽和人工兽魔的差距,立刻清楚地显现出来。大吼着奔过来的「白金银背」巨猩、动作奇快的「噬血鳄鱼」,被它张口喷出的高温龙焰,瞬间成灰;舞动触手的「籐蛊」、会石化对手的「石蜂」,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它扬起手爪激起的紫色电流,击成粉碎。
  而当腐蚀生物血肉的「食妖虫」爬上它的身体,「光牙」以那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攻来,它振翅一动,飞了起来,姿态美妙难言地旋绕半圈,竟把食妖虫甩脱,砸向光牙,在两头兽魔相撞的一刻,喷出高温火焰,一举把两头兽魔都干掉。
  惊心动魄的对战,看得人目不暇给,而那碧玉龙豹敏捷的动作、美丽的姿态,更是迷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衷心讚歎。只是当阻碍者全部清除,碧玉龙豹振起翅膀,就要往外飞走。
  以它刚才所展现的威力,要将这神兽再度擒下,可不知道要伤多少人命?然而,只听苏瓦鞑剌唸了一声,那六条锁在碧玉龙豹身上的锁链,闪着瑰丽紫光,封住它喷火发电的异能,开始扣紧,在它阵阵痛苦的嘶吼声中,鲜血不停地飞溅而出。
  「太……太残忍了。」在我身旁的阿雪,颤着声音,小手不停地抖着。
  理由是很明白的,因为这时我也看见,那六根咒缚锁链的末端,竟是直接穿过碧玉龙豹颈项、脊椎、四肢、双翼的骨骼,儘管它仍不放弃地一直想往外飞,但扯得越大力,自身承受的痛苦就越厉害,没几下工夫,就已经伤得血肉馍糊,在连续几声凄厉的悲鸣后,精疲力尽地摔坠下来。
  八名豹人战士连忙抢上,抓牢锁链,不让这通灵神兽再有机会逃跑。
  在满座宾客的惊歎声中,苏瓦鞑剌得意道:「这头碧玉龙豹,是小王觅地整建宫殿时,发现于此地的守护神兽。小王花费了偌大人力物力,甚至远从阿里布达请来大魔导师,才将之擒下。」
  果然,我就奇怪,单凭你这死兽人,哪有办法弄出这样歹毒的咒缚锁链?
  「检验之后,发现这是一头母豹,儘管世上再难找到一头公的与之配种,却也着实难得可贵。」
  苏瓦鞑剌说着,走了下来,解开披在身上的华丽锦袍,露出一身虬结肌肉、浓密兽毛,还有一根粗长硬挺的兽茎。
  兽人族赤身裸体惯了,浑不以当众露屌为耻,只是,身为主人的这家伙,当众露屌却是为何?是要在寿宴上和宾客「一较长短」?还是要自渎给我们看?
  显然都不是。因为这豹头兽人挺着长屌,淫笑着一步步走近被牢牢扯紧锁链、无法动弹的碧玉龙豹,跟着,在阿雪的惊呼声中,他抓住碧玉龙豹,跟着就把兽茎插进这头雌豹的牝户,干了起来。
  「这样的神兽,是我南蛮之宝,就此灭种岂不可惜?虽然找不到公的,但大家都是豹族,凑合凑合也未必不可?就算真的不行,这场大会上百兽会集,咱们一种一种的配,总会有配成的,大家说是不是?」
  惊讶于这野蛮的行为,我讶道:「当众兽奸?这些人真有文化!」
  「小兄弟,这样讲就不对了。」一旁的茅延安道:「在你看来是兽交,在他们来说可是同类啊!」
  正如茅延安所言,这场两兽交媾的兽奸,在我们人类眼里看起来噁心,对于兽人来说,却是非常地刺激。刚才他们看到了这头雌豹的野性美,现在听说有机会能操这美丽雌兽,纷纷大声叫好起来,把宴会气氛带到最高。
  热烈的鼓噪声中,苏瓦鞑剌振臂高呼,用力挺送,全然没人在意雌豹眼中像是要喷出火一样的悲愤,还有不住低咆的哀鸣。
  总是容易对任何事感同身受的阿雪,靠在我怀里,低声哭泣,我轻搂着她安慰,脑里却有了一个想法。
  这奇兽如此神异,看来定可超过珍宝品鑒中的A级,归入最高的S级,要是把它劫了出去,献给国王陛下,那圣者之杖说不定就不用找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