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好爽的羽球课阿

时间:2017-12-29 第一次上课,发现班上有个妹妹还满正的,身高160左右,体重看起来约42左右,胸部大概有D罩杯吧!,留着一头马尾,就称他为马尾妹吧每次他弯腰捡球,领口隐约露出的乳沟跟胸罩,每次都看的我一柱擎天(肉棒狂硬),班上男生也都特别喜欢跟他打球,我想也是因为可以吃冰淇淋吧(有奶便是娘)!我虽然蛮喜欢她的,不过我也不是那种会主动行动的人,看看就算了,是我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好色无胆>
真是…扯..扯太远了,回到正题,话说有一天,中午出去吃午餐,刚好下午教授请公假,要到三点才有体育课,好吧奢侈一点吃小M,点了一份劲辣鸡腿堡餐,超幸运的刚好剩下最后一个四人座,一边吃着我的汉堡一边放空看着远处黑丝袜妹的美腿,「请问…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坐吗?!我们有一起上体育课对吧?」我抬起头发现是马尾妹跟他朋友,「可以阿,没有关係,反正我的屁股没有那么大。
(胸部还真…好看阿!)」幽默的回答让他们笑了出来。
聊了一下才知道马尾妹的教授也请公假,但他朋友还有课,他朋友大概155左右挑染的直髮,身材很好,腰又瘦,腿又细,虽然(胸部小了点),但脸蛋也还算中上级的,称他为直髮妹吧!吃一吃直髮妹要先走了,马尾妹正开心找到人陪,就说等会由我载她回学校就好,直髮妹一听也没有多想就先回学校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长,虽然有佳人在旁边,还是很难熬,现在一点五分,从直髮妹走到现在也才过20分钟,我就提议到附近逛逛,于是我载着她在学校附近乱绕乱绕,他因为身材的关係还是很少坐摩托车,一直紧紧抓着我的腰,「你可以抱住我没关係,我吃点亏」说完便大胆的拉住她的手环绕我的腰,马尾妹:「吃亏的是我吧!」他捏了我一下腰。
就这样我们嘻嘻闹闹的回到了学校上体育课。
我体育学分不错,但羽球说实在只能说普通,都只有被电的份,无奈我只能坐在旁边看高手厮杀,突然肚子痛了起来就往厕所跑去,「干,厕所怎么那么髒」一间有屎(妈的,没沖>
心理跑出一个念头,去女厕上吧,反正羽球馆那么偏僻,会上的也只有体育课这几个女生,确定没人看以后我就跑了进去,女厕其实没有各位想像的那么乾净,其实也很髒乱,只是起码有个比较乾净的空间给我拉屎^^!
舒畅完以后确定没人走出去洗手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连水都来不及关就冲回去刚刚拉屎那间躲好,「吼@@!谁阿连水都不关」不会那么巧吧,竟然是马尾妹,先声明我并不是什么偷窥狂(只是来借厕所便便咩>>>(黑色乳牛),我爱死体育课了,体育服装真的有够方便(方便好脱),不像牛仔裤难脱的要命,我让她背对着我跪在马桶上,然后用我右手中指玩弄着他的小穴穴,进进出出后没有多久就让她淫水水流满地^^,没想到外表清纯的她,竟然这么淫蕩(捡到噜^^),她的淫水弄湿了我的手掌,我就把手指放到她面前,她贪婪的吃着自己的淫水(舔的姿势真像AV女优^^),看的我超兴奋,战斗指数又增加了一万五千点,虽然很想就直接狠狠的插进去,但我还想试试看着小妞口技如何(口交,口交),我把她的淫水抹在我的小弟上,把她转了过来,示意叫他帮我口交,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我的小弟含进嘴巴里,技巧生疏,但精神可嘉,牙齿不时摩擦到我的龟头,也是另一种莫名的享受,想了想…
我也不想再折磨她,看她一边帮我口交,一边揉着自己的阴蒂,知道他非常的想要,我把她抱了起来,四十多公斤抱起来真的不怎么吃力,我让他环抱着我,我一股作气就把肉棒插到了最深处,虽然溼度已经够了,但突然被巨大的东西插入,还是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爽吧?!…真是又湿又X),我赶紧贴上她的唇,开始跟他舌吻,以免他又叫出来。
我抱着她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就这样约差了四五十下(真是又湿又紧^^),手有点酸,就把她放了下来,让她背对着我手按着墙,我从后面进入(嘿嘿,背后插比较爽),网路上老是说什么九浅一深,我尝试过,但做爱时我脑袋没办法在那边数到底这下是第七还第八(没啥用的技巧@@),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慢慢的抽插,然后慢慢的加快,一直到变成猛干,也因为长期这样,我虽然非常用力的干,却不会因为快速摩擦的快感而提早射精。
(技术,技术拉^^)然后我用力的干着她,手也伸过去摸着她的c奶,突然想到还没舔到她的奶头>
过了约近两百下的抽插,我发觉我快射了,就问他「我可以射里面吗?!」内射是大家的第一志愿吧!「不行,今天是危险期」我没有再多问,就把我的肉棒抽了出来,把她转过来然后射在她的脸上,我气喘吁吁的坐在马桶上,她贴心的用卫生纸帮我清理,等我们都穿好衣裤,她确定没人才叫我出去,她说着:「你惨了,我要告你强姦!」她突然正经的对我说,我回应着她:「那你都要告了,晚上在强姦你一次好了^^!」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就大胆的说。
他急忙忙的说着:「快走啦,快要点名下课了!」老师的点名声传来,她拉着我的手一边跑一边说。
这样刚好赶上点名,我正準备走的时候,她塞了张纸条给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我家今天晚上只有我喔…?!」,我对他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我想晚上又有得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