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嫂嫂的花边三角裤

时间:2017-12-28 田雅雄,二十岁,学生 虽说是旧事,也不过是从雅雄国中三年级到高中的事。大概是五年前吧,雅雄住在和市中心、以及地方城市不同,是典型的郊外。独栋建筑的阳台上,有晒的衣服在风中摇摆。那个时候,有五个月前结婚的嫂嫂的花边三角裤在风中摇曳。「喂,雅雄。你在看什么?现在是你能不能考上高中的紧要关头吧。」
哥哥一人去纽约出差一个月,所以有一点烦躁的嫂嫂,从外面用拳头轻敲玻璃窗。雅雄感到很辛苦。没有哥哥那么聪明,在放浪方面,觉得比哥哥强多了。但人生不是这样的。嫂嫂馨薇像受惊的大眼睛,眼里含着冷漠的光泽,散发出不可思议的美感。现在拿来铝梯,準备爬上梅花树。娇小而浑圆的身体不适合爬树。雅雄有一点不放心,打开落地窗,穿着拖鞋跑出去。馨薇二十八岁,有时会表现出唐突的行动。「嫂嫂,行吗?」
站在铝梯下面,可能会看到嫂嫂的裙子内部,所以雅雄只好靠边站,但还是会看到经过游泳锻炼的丰满大腿。「没问题的。我想把梅花供奉在爸爸的灵桌前。」
要求雅雄不要看她晒的内衣,但雅雄站在下面时,好像毫不在乎似的。看到嫂嫂很高兴的样子,假装帮忙扶稳铝梯,雅雄站在美矢子的下面。能看到嚮往已久的嫂嫂裙子里面的情景,果然穿的是花边三角裤,是乳白色,但完全不能掩饰发育良好的屁股。那个东西就在花边三角裤底部的里面吧。同学小强说︰「你知道什么是『阴拓』吗?就像鱼拓一样,把女人的阴户作成阴拓,听说对入学考试十分有效。有五十分的实力,便能发挥七十五分以上的力量。可是国中女生的就不行了,最好是美女,而且不是轻浮的,刚结婚不久的女人是最好。这是我爷爷说的,我已经有了。」
说的好像已经考上高中了。雅雄看到自己所憧憬的和有保护考试成绩的两种意识的馨薇的三角裤,不由得吞下口水。或许是心理作用,好像闻到嫂嫂从裙内散发出来的芳香。就在此时,裙子被风吹起。「哇!开始颳风了。」
馨薇用拿着剪刀的手压住裙子,左手拿剪下的悔花枝,快要失去平衡的样子。「嫂嫂,不要紧吗?」
雅雄左手用力抓紧铝梯,右手摆出馨薇掉下来就能抱住的姿势。「剪两支就好了吧,本来还想剪一支放在你那有臭味的房间。」
馨薇站在铝梯上没有动,但能看到雪白的大腿露出青筋的情景。三角裤的花边被风吹起,能看到一部分屁股,那里没有受到阳光照射,白得几乎透明。「嫂嫂,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有臭味呢?」
『难道是手淫太多,房外都能闻到那种味道吗?不会是色情杂誌或写真集发出味道吧。』「嘿!雅雄!」
馨薇在雅雄的上方大叫。原来凝视嫂嫂的裙内的雅雄向上看时,和嫂嫂的眼光相遇。不只她的双眼,连裙内的屁股都好像在生气。「你真讨厌哪。我不给你的房间準备梅花了。」
馨薇用力压住裙摆,从铝梯下来。「雅雄,我能了解你这个年纪正充满好奇心。可是呀…」
从大学教育系毕业后担任五个月教员的馨薇,很大方的,也带有说教的口吻说过后,用梅花枝轻打雅雄的额头。「雅雄,对哥哥的妻子的内衣产生兴趣就应该判死刑了。不过,我反对国家杀死一个人,同时一个人有后悔之心时应该原谅他。」
馨薇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责难雅雄,但她的眼神不像只有怒气,也许女人曾接受关心裙子以外的男人的要求。十五岁的雅雄想到这儿,感到兴奋,于是说︰「嫂嫂,我对升学考试没有信心,所以想要一个能考上高中的符。嫂嫂有一个朋友叫张琼文吧。能不能要到她那里的版画呢?她还没有结婚吧!」
「你说什么!我要讨厌你了。要什么琼文的那里的东西,你看清楚她了吗?她是很轻浮的女人。」
雅雄实在不了解女人间的问题。「我会向她试试看。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又呆又好色,真讨厌。」
嫂嫂怒容满面的走进房里。一星期后的星期六,今天的云脚也很快。雅雄想起嫂嫂馨薇裙内的味道很像紫丁香,同时从阳台向下看有花边的三角裤。「雅雄,你在吗?」
从敲门声即能听清楚馨薇的拳头有多么纤弱。五天后,哥哥正志要从纽约回来。「嗯,真讨厌。臭死了。」
没有得到允许,馨薇就进入房间,还把两根手指塞入鼻孔内。「从琼文那里要来了。要当宝贝,也要考上高中才可以。」
馨薇拿来一个信封。「谢谢嫂嫂!」
雅雄像接到及格通知书一样,恭恭敬敬的用双手接过来。「雅雄,考上高中后,立刻搬去宿舍或租公寓吧。」
馨薇子说出分不清是善恶的话,露出羞涩的表情把手指压在鼻头上,转过脸去。「我住在这里很碍事吗?」
「对。」
「哦。」
雅雄感到悲哀,手里装有嫂嫂朋友的信封几乎要滑落。「雅雄,正确的说是太危险了。你和哥哥不一样,看起来傻傻的,但会有大胆的行动。琼文也说,你身上有让人不由得答应你的要求的气氛,所以也不要太失望。」
馨薇比雅雄矮十公分,但仍旧拍他的肩膀,做出笑容。「是吗?」
对嫂嫂的话不太了解,但雅雄仍振作起来,想从信封里拿出阴拓。「等…等一下,太难为情了吧。你一个人偷偷拿出来看吧。而且…」
馨薇的脸颊红红的,说完便低下头。「嫂嫂,而且什么呢?」
「这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尤其是你哥哥。当你考上高中的那天就要烧掉,你一定要答应。」
馨薇伸出雪白的小手指,不知为何,不像她平时的举止,小手指在颤抖不已。「嗯,我答应。」
雅雄也用小手指勾住美矢子的小指,感觉得出嫂嫂小指的脉动,也有一点湿湿的。「好了吧。你偶尔也应该打扫房间,而且今天婆婆和邻居们去水上温泉旅行了,不要弄得乱七八糟。」
今天或许穿花边三角裤。从嫂嫂的裤子上看不到穿三角裤的痕迹。扭动浑圆的屁股,走出房间。这是宝贵的护身符。摊开在桌上,行一鞠躬礼。馨薇的朋友是先在阴部涂上墨,然后用宣纸压在上面作成的阴拓。童贞的雅雄十分兴奋,也感到很複杂。花瓣较小,淫毛也少,肉缝鲜明。看到嫂嫂的朋友张琼文的未婚女人的阴拓,雅雄的东西立刻勃起。在V字型花唇上端有黄豆粒大小的东西,大概就是所谓的阴核吧。雅雄看着看着,又感到不安。据嫂嫂说,琼文的个性很轻浮,会不会是有效的护身符呢?记得同学小强特别强调说︰「最好是新婚的美女。」
(我决心求一求嫂嫂,有求必应的。)雅雄立刻从抽屉拿出水彩和画笔,红色笔比黑色笔感觉好多了。挤出在调色盘上,紧张得心窝痛。慢慢走向厨房。「拿画具做什么?看你哭丧着脸的样子,要喝红茶吗?」
馨薇的视线停在调色盘。「哦,嗯。」
「给你加一点白兰地吧,考试也要绘画吗?」
「不…是那个…」
「要画我吗?来,喝红茶。」
「不是的。那个…」
雅雄喝一口红茶,话在嘴里打转,白兰地进入嘴里,感到很热。「你怎么了?说话呀。」
「嫂嫂,不会生气吧?」
「不会,你说吧。」
「绝对不会离开这个家吗?」
「嗯,你慢吞吞的,真讨厌。」
「是这样的,我仔细想一想。嫂嫂比琼文美了几百倍,又很贤淑,对吧?」
「嗯,没错,你能了解,我很高兴。」
馨薇的表情柔和了。「所以我想…嫂嫂的效力一定更大。因此,想要嫂嫂那里的拓本。」
可能是白兰地的效力,雅雄一口气的说出自已的愿望。「真讨厌…现在马上吗?」
馨薇像在生气,实际上没有生气,美丽的嘴唇夹住舌尖。「嗯,现在马上。」
「羞死了。在这里吗?」
「对,就在这里。」
雅雄立刻用口杯拿水,用画笔调水彩,又拿纸巾,吸水力好像很强。「你都準备好了,那就快点做完吧。恨不得有个地洞可钻进去。」
馨薇如少女一样鼓起嘴巴,把长裤拉到膝盖上。馨薇里面穿的果然是乳白色的花边三角裤,不但闻到香皂味道,还有如养乐多的神秘味道。「嫂嫂,还是脱下裤子吧。万一不小心会摔倒的。」
不是平常大方的态度,像罪犯似的低下头。「好吧。」
脱去长裤,放在一边。「嫂嫂的三角裤很浪漫,又有品味。」
「是吗?谢谢。」
馨薇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双手放在三角裤的裤腰上,看着雅雄的眼神里露出犹豫的表情。「嫂嫂,快一点吧,会感冒的。」
雅雄担心馨薇会反悔,在房里说完话后,在馨薇的面前坐下。「好吧。」
馨薇慢慢把三角裤拉到大腿上。雅雄看到嫂嫂的耻丘,有伞状的阴毛。「嫂嫂,看不清楚,不,不好做拓本。能不能把三角裤再拉下一点呢?」
「好吧…这样吗?」
「嗯,不过,腿要分开一点。」
「好吧,可是,啊,我快要死了…心跳得很厉害。你要注意玄关,免得被别人看到而产生误会。」
「嗯,没有问题。」
雅雄回答后,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头顶和下半身,瞪大眼睛看秘处。是非常鲜丽的粉红色花瓣,从缝隙中散发出浓郁的乳酸味道,是十分性感的芳香。「嫂嫂。」
「雅雄。」
两个人同时说出来。「什么?嫂嫂。」
「不要只顾看…真讨厌。」
「哦,对不起。」
雅雄这才想起目的,把水彩涂抹在馨薇的花瓣上。「嫂嫂,凉吗?刺痛吗?」
「不要问,没有关係的。」
听到馨薇像鼓励的话,雅雄把笔尖插入花瓣间,拉开肉缝。没想到会溢出透明的液体,沾在笔尖上。「啊,雅雄,对不起,出来很奇怪的液体,不容易涂上水彩吗?」
把三角裤拉到膝盖的馨薇,身体突然摇动。「嫂嫂,还是脱了三角裤,坐在椅子上好一些吧。」
「不脱,但我要坐下。」
馨薇用很慢的动作把三角裤拉到脚踝,这才坐在有靠背的椅子上。看到下半身赤裸的嫂嫂,雅雄牛仔裤里的肉棒勃起到随时会爆炸的程度。红色的水彩涂在馨薇的阴唇上,使得那里的色彩更鲜丽,而且阴唇有点膨胀。剩下的是阴毛和阴核。「嫂嫂,痛的话就告诉我。」
雅雄用笔轻轻的涂抹小小的肉芽,然后是阴毛。「唔…啊…雅雄…快一点吧。」
馨薇发出和刚才不同的呼吸声,催促着雅雄。阴核猛然勃起,外表剥开,露出粉红色的肉芽。雅雄用纸巾压在馨薇的胯下。「我想,这样就可以了吧。」
「嗯,可是嫂嫂,你的身体不要动。」
雅雄从馨薇的胯下取出纸巾︰「做得很好,一定能成为最好的护身符,我一定可以考上高中。」
雅雄看着嫂嫂的阴拓,十分高兴。唯一的缺点是肉缝溢出的液体,使几个地方的色彩模糊。「谢谢嫂嫂,这一辈子我都会感恩的。对了,要把水彩擦乾净,等一下。」
雅雄用毛巾沾上热水壶的水,柠乾后,做成热毛巾。「你还很体贴嘛。」
「那当然,这里是哥哥的新婚妻子最重要的地方。还有,水彩也许流到下面去了,能再忍耐一下吗?」
「你说什么?」
「能用手臂做枕头躺下吗?然后抬高屁股,就可以完全擦乾净了。」
雅雄不敢说要顺便做屁股的拓本,只好暧昧的这样说。「这样吗?哎呀,连肛门都看到了吧。」
馨薇嘟着小嘴,但还是顺从的采取雅雄要求的姿势。「嫂嫂,在这里也做拓本…不行吗?」
雅雄用热毛巾清拭馨薇的阴毛、阴唇。「雅雄,不行…会被看成变态,那不是涂水彩的地方。」
看到馨薇要放下屁股,雅雄急忙用手指在肛门上揉搓,把中指插进去。「雅雄,你真大胆,想清洁我的屁股洞吗?」
馨薇扭动屁股,眨着有魅力的大眼睛,好像很苦闷的样子。「嫂嫂,这里有很多水彩。」
雅雄说出笨拙的谎言,手指还在馨薇的肛门里。「哎呀…我觉得怪怪的。」
蜜汁从肉缝流到大腿,馨薇开始扭动屁股,肛门和肉洞之间好像有密切关系。「雅雄,以后再让你做屁股的拓本,现在饶了我吧。若是前面的话,现在还可以摸一摸。」
对排泄器官被抚摸,馨薇好像有排斥感。「什么?可以摸前面吗?」
知道嫂嫂准许玩弄前面的肉洞,雅雄立刻兴奋起来。「那是…因为你像个顽皮的小孩嘛。」
馨薇抬起上身,看着雅雄的牛仔裤里猛然勃起的东西︰「你那是什么…果然有色情的目的,所以变成不听话的孩子了。看,你那里变得那么大。」
「嫂嫂,对不起啦…」
「不,没办法的事,脱了牛仔裤,坐在这里好不好?」
雅雄产生罪恶感,但还是脱去牛仔裤。「这样做,我也是很痛苦的,我还是用手让你射出来,那样你应该会老实了吧?」
「谢谢嫂嫂。」
雅雄向嫂嫂一鞠躬后坐在馨薇的左边,身体斜坐,形成面对面的姿势。立刻伸手到馨薇的胯下,肉缝里已经溢出蜜汁,而且很热,手指向更深处插入。「我真是坏嫂嫂。啊,不要粗鲁,可是感到很兴奋。你可以射在我手里。」
馨薇的手指温柔的包围雅雄的肉棒时,立刻忍不住开始喷射了。「射出来的真多,表示你年轻吧!」
馨薇用毛巾擦拭雅雄的精液后,站起身,摇摇摆摆的走入浴室。同样是手指,和自已手淫的感觉不同,产生强烈的疲倦感,昏昏欲睡。「雅雄,你也去洗吧。快把我那个拓本收起来。」
馨薇走过来,轻拧一下雅雄的脸。这时候,不知是否和早晨勃起的原理相同,抑或馨薇换上粉红色花边三角裤的关係,雅雄的肉棒又勃起。「嫂嫂,要不要再和我一起淋浴一次呢?」
「对你好就得寸进尺,我可以给你洗,但我不会脱光衣服。」
「为什么呢?」
「我怕,想到靠手指游戏无法解决,超越那一线是太危险了。」
馨薇好像很冷静,但还是跟在雅雄的身后。雅雄在浴室里脱光衣服,馨薇调整淋浴的水温,同时偷看雅雄的肉棒。「真是的,又膨胀成这种样子了。」
馨薇好像怕淋到水,和雅雄保持一段距离,脸颊泛红。「嫂嫂,还是会淋湿的,至少脱丢三角裤吧!」
「不要。那么,脱上面吧,你不可以盯着看。」
馨薇脱去上衣,跪在磁砖地上。「你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真新鲜。」
馨薇用香皂搓成泡沫,轻轻包围雅雄的肉棒。把泡沫涂抹在龟头、茎干、肉带,雅雄的肉棒似乎更膨胀了。「雅雄,这里是不是会有快感呢?」
馨薇用沾上泡沫的食指,在会阴附近轻轻揉搓。「嗯,那里的快感特别强烈。」
雅雄低头看着嫂嫂的丰满双乳,很诚实的回答。嫂嫂的乳房雪白,恨不得立刻把脸贴在乳房上摩擦,乳头还有一半埋没在乳房里。「刚才想做我的屁股拓本时,也是舒服的几乎要死。一方面又害怕,一方面又觉得像变态…所以没有办法说出来…」
男女之间肌肤相接,好像使两人进入没有虚伪的世界里。「嫂嫂的乳房真美。」
「是吗?在乳沟里洗你那个东西吧。嘻嘻,我还真大胆哪。」
馨薇露出微笑,放下莲蓬头,把雅雄的肉棒夹在双乳之间轻轻揉搓,继续揉搓时,馨薇的乳房贴近肉棒的部份变成粉红色,乳头也突出来。「嫂嫂,我可以用脚趾尖刺激那里吗?」
「嗯…你可不要摔倒,不小心会失去平衡的。」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馨薇温柔的一面。馨薇停止用乳房揉搓肉棒,下体稍向前移动。「嫂嫂,怎么样?」
「不该这样问的,不能说出实话。可是好像很搔痒。」
雅雄的脚从花边三角裤上揉搓。馨薇的大眼睛变得湿润,鼻孔稍扩大,仰起脸。雅雄的脚趾和脚背很快的沾上馨薇的蜜汁。「雅雄,我觉得怪怪的,直接用脚趾弄好不好?」
馨薇抬起一腿,用手把三角裤的底部向旁边拉开︰「可是我会吻你的鸡鸡的。」
「谢谢嫂嫂。」
雅雄用脚趾直接在馨薇的肉缝上压迫揉搓。「啊…真够刺激。嘻嘻,你也可以射在我的嘴里。刚才射过一次了,这一次不会那么多了吧?」
馨薇伸出舌尖,在雅雄的龟头上轻舔,强烈的快感几乎使雅雄忘记脚的动作。「你只顾自己快乐,我不给你吻了。」
馨薇说完,把肉棒吞入嘴内,用舌头摩擦龟头敏感的部位。雅雄也用脚趾在嫂嫂的花蕊上来回摩擦。「哎呀…就是那里…雅雄,就是那里…」
馨薇吐出肉棒,扭动一下屁股,让雅雄的脚趾进入肉缝内。「脚趾很髒的…啊…可是很好…怎么办…啊…」
馨薇抱紧雅雄的腿,用力扭动屁股︰「怎么办…啊…太好了…雅雄…唔…」
馨薇的肉洞开始痉挛,同时溢出大量蜜汁,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性高潮吧。馨薇仰卧在磁砖地上不动了。花边三角裤上不只沾上水,也沾了自己的蜜汁。「嫂嫂,会感冒的。」
雅雄就像电视或电影的男主角,双手抱起身上只有一件三角裤的馨薇,使出全力,把他拖到餐厅大桌上。怕真的感冒,脱下馨薇的三角裤,用毛巾擦乾全身,身体的每一部份都充满弹性。「呼…呼…」
听着馨薇的鼾声,雅雄很仔细的擦拭花蕊和会阴部。肉缝比刚才做拓本时更向左右分开,阴核也敏感的突出。「啊…对不起,我睡多久了?啊…赤裸的躺在餐桌上呀。」
馨薇躺在桌上,做出伸懒腰、打哈欠的姿势。「大概五分钟吧。嫂嫂,我去拿内衣或毛毯吧。」
雅雄像应有的权力似的,站在餐桌边抚摸馨薇的乳房、阴部。「不,不用了。我呀,有生以来第一次…刚才达到性高潮。」
「是吗?」
「是因为做了有罪过的事吧,还是用脚趾在我的肉洞口玩弄的关係,全身都好像变成性感带了。啊,你的手指真讨厌,但也弄得很好。」
馨薇一面扭动屁股,一面深深歎一口气︰「我现在发觉自己好像很好色。对今后感到很可怕,好像也应该感谢你的。」
「不,感谢的应该是我,还替我要来琼文的阴拓。」
「哎呀,你真笨,那是我的。」
「什么!」
「你真迟钝,不过,迟钝才有魅力吧。刚才弄到一半就弄不下去了,要不要我再吻那里呢?」
「嗯,谢谢嫂嫂。」
雅雄也上了餐桌,身体和馨薇呈反方向的,把肉棒靠近馨薇的脸上。放下身体时,眼前就是美矢子的肉缝,还闻到甜酸的芳香。「雅雄,你也吻我的,用舌头在那里玩弄吧。」
雅雄知道这可能是69姿势。馨薇抬起屁股,彼此吸吮对方的性器。「啊…雅雄,我又感到怪怪的,你能不能用手指摸屁股的洞?我想多了解自己的身体…啊…」
馨薇说完,这一次是深深的把雅雄的肉棒吞入嘴内。雅雄拚命忍耐射精的慾望,吸吮馨薇的阴核,同时把食指插入嫂嫂的肛门内。「唔…唔…」
馨薇发出低沉的哼声,主动的把耻丘用力压在雅雄的脸上,左右扭动屁股。餐桌发出「咯吱、喀吱」
的声响。雅雄忍不住了,开始射精。「唔…唔…」
馨薇好像又洩了,双腿伸直,肉缝不停的溢出蜜汁。两个人好像在餐桌上打盹,馨薇好像要摔下去的样子,雅雄急忙抱住她的身体,移动自己的身体,给馨薇留出空间。雅雄用毛巾擦拭自己和馨薇的胯下。「谢谢…雅雄…」
馨薇说完,还为了雅雄容易擦拭,把腿分开。雅雄看到馨薇的花瓣比先前更肥大,下体又不由得兴奋起来。「雅雄,刚才是一起的,男人和女人一起的是果真有的,我很害怕,你考上高中就得离开这里,不然我会…」
馨薇做出无奈的宣告。雅雄听完嫂嫂的话后,产生现在…的心情。「嗯,我答应。可是嫂嫂,让我在那里插进去一次吧?」
「雅雄,那样也许会使我的阴拓效力消失,那样也可以吗?」
「不…不行呀。」
「你说,考高中和我,是何者最重要呢?」
馨薇用大腿夹住雅雄的手,睁着大眼睛问。「这…当然是嫂嫂…又重要…又宝贵…」
「对,考高中应该凭自己的实力,那就来吧…」
馨薇用手臂挡脸,把双腿淫蕩的分开。雅雄握住肉棒,瞄準馨薇的阴唇,用力插进去。里面好像沸腾,肉棒轻易的进入。「嫂嫂,我做到了。」
雅雄知道自己的龟头碰到子宫,还有肉棒被包夹的舒爽感,使雅雄的兴奋达到最高点。「啊…好大…你的…比你哥哥的还好…啊…」
馨薇发出沙哑的哼声,头向后仰去。雅雄确实看清楚自己的成功。火热的肉棒将嫂嫂馨薇的花唇的右边推入到里面,左侧是挤扁,而且他的分身不知是否馨薇的肉洞太小,还有三公分左右留在外面。应该还能深深插入。「啊…好…太好了…脑海几乎要空白…啊…雅雄…」
馨薇已无力掩饰自己的脸,嘴唇半开,向左右扭动屁股,花蕊的颜色更深了。「啊…雅雄…我要掉下去了。」
馨薇的肉洞中段和洞口收缩,夹紧男人的东西。「啊…真的要掉下去了…雅雄…啊…怎么办…」
和进入淫浪状态的馨薇成对比,雅雄觉得自己还很冷静。因为已经射精二次,产生自己还能维持的信心。「噗吱…噗吱…噗吱…」
馨薇的肉洞口扭曲,在餐厅内响起淫靡的声音。这时雅雄又想到馨薇的性感带是在肉缝上端的肉芽,于是把重心放在肚脐下方,特别在那里用力压迫。还把手伸到屁股下方,粗暴的把手插入菊花蕾。「噢…我要掉下去了…雅雄…我先…」
馨薇双手抱紧雅雄的后背,下半身密接,全身便僵硬。馨薇的身体不久后变软,在雅雄的肉棒插入之下开始打鼾。「嫂嫂,不能睡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一天。」
雅雄轻轻拍打馨薇的脸颊,把浑圆的裸体翻转过来。「雅雄…你又要了…以后一定会让你玩的…在外面见吧…直到你有爱人为止…所以,现在饶了我吧。」
馨薇表示反对,但仍高高抬起屁股,採取雅雄的分身容易插入的姿势,雅雄信心十足的又从馨薇的背后开始抽插。「噢…又要掉下去了…唔…」
馨薇发出长长的尾音,向无限的快乐深渊掉落下去。一个月后,田雅雄当然考上高中。